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308章 宣德炉
    车子停在门前,杨波下车走过去。?

    整个村子红砖青瓦的瓦房早已被淘汰,这栋老宅也因为长时间无人居住,年久失修,破败得厉害,房前是一片泥地,东侧围了一圈栅栏,栅栏里有小的棚子,似乎栽种了什么。

    杨波走过去时,就见到杨母端着一个簸箕走了出来,簸箕里装着大米。

    “妈!”杨波叫唤了一声,这个称呼他喊了二十多年,即便是生父出现,他也一时没有办法去接受。

    杨母抬起头来,两个月不见,她的头竟是已经变得灰白,她眯着眼睛看向杨波,手上一抖,簸箕掉落下来。

    杨波连忙跑了过去,“妈,你没事吧?”

    杨母摇头,“没事。”

    说罢,她蹲下去就要去把掉在地上的米捡拾起来。

    杨波拦住了她,“算了,都已经脏了。”

    杨母愣了愣,“我捡起来喂鸡!”

    杨波帮着杨母把大米收好,杨母抬头朝着他看过来,“你吃饭了吗?”

    “没。”杨波道。

    “我去下一碗面给你吃!”杨母说着,转身去了厨房。

    厨房就是在外面新搭出来的小棚子,棚子四面没有遮挡,里面放了煤气灶,杨母在里面忙活着,杨波只好进了房间。

    老房子低矮阴暗,又有些潮湿,杨波走进去,便是闻到一股霉的味道,这里已经很多人没有人住过了,杨母即便是打扫干净,也掩盖不住阴潮气,杨波甚至能够看到屋内方桌桌角都已经黑,这是霉后清洗过后的痕迹。

    瓦屋内隔出了一个房间,其他都是相通的,屋内空荡荡地,只在墙角处放了一张床,一个衣柜,而在房屋的正中,则是摆放了佛龛,供奉了一尊瓷白的观音菩萨像。

    杨母把饭碗端了进来,一边歉意道:“这里条件简陋,你先凑合着吃一顿,回头我去买点菜!”

    杨波找了凳子坐了下来,“不用忙活了,我随便吃点就行。”

    说罢,他接过碗筷,便是吃了起来。

    面条只是普通的煮面,里面放了些许葱花,还有白菜,吃了两口,杨波从里面翻出一个煮蛋来,他鼻子微酸,他还记得小时候,经常不愿意吃鸡蛋,杨母总是逼着他吃下去的情形。

    “什么时候来老家的?”杨波低声问道。

    杨母低着头,有些沉默,“快一个月了。”

    杨波略微犹豫,“怎么把县城的房子给卖了?”

    杨母低着头,没有开口。

    杨波愣了愣,终究还是没有多问,就算是杨母不说,他也知道,杨母这是想要多留点钱,等到杨父他们父子出来,能更加方便一点。去年杨父病危,都没有舍得把房子卖掉,现在卖掉了,杨波心里却是觉得突然松了一口气。

    面条的味道很熟悉,二十年都没有变化,让他吃过之后胃里暖暖的,只是看着杨母居住的环境,他却没有那么舒心了。

    “回头你跟我回市里吧!”杨波开口道。

    杨母摇头,“算了吧,我一个人住在这里蛮好的,这里的老邻居都还在,有空没空还能串串门!”

    “屋子已经漏了吧,这里生活也不是很方便,我看屋子里也没有暖气,晚上太冷了。”杨波接着道。

    “没事,多晒晒太阳就好了。”杨母坚持道。

    杨波朝着杨母看过去,见到她的面上满是执拗,也就知道她必然是心有怨恨,因为她一直觉得杨波是有能力把他们父子捞出来的。

    杨波也的确是有能力这样做,所以他也没有过多解释。

    吃完了面条,杨波站起身来,出去洗了碗,他朝着杨母道:“我出去走一走!”

    杨母点了点头,也没有起身,一直就坐在门口的小凳子上晒着太阳。

    杨波心里在思索着解决的办法,他尽管不愿意见到杨氏父子,但杨母待他还算不错,二十年的养育之恩,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割舍断的!

    村子里多半的人家都已经建了新楼房,唯独在村子西头还有两处瓦房,一处是他们家,另外一处则是土地庙。

    土地庙很小,只有二三十个平方大小,这处土地庙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是被拆除过的,改革开放后,又被乡民们建了起来,只是规模小了很多。

    土地庙门外两侧挂着一副对联,“庙小神通大,天高日月长”,字体方正遒劲。杨波小时候也曾来这里玩耍,偷吃桌上贡果,后来他就很少来这里了。

    在土地庙正中,供奉了土地神,土地神慈眉善目,造型亲和。而在土地神雕像前,则是摆放了一只香炉,里面积满了香灰,上面仍有余香袅袅燃烧着。

    杨波扫了一眼,正要转身离去,却是陡然一愣,因为他现香炉两侧双耳竟是象形,细细看过去,象粗眉杏目,长鼻直竖,表情自然细腻,竟是循了“太平有象”的吉意装饰,这样的香炉可不多见!

    杨波眼前一亮,光圈迅形成,见到光圈厚度,杨波便是大吃一惊,这竟然是宣德炉!而且还是大明宣德年制的宣德炉,正宗的宣德炉!

    杨波很想冲过去把宣德炉带走,但是他抬头朝外看了一眼,见到一个老太太站在不远处,正在朝着他的方向看过来,像是防贼一样。

    杨波慢慢走了出去,心里却是在思忖自己如何能够把香炉带走,宝物放在这里,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杨波没有再逗留,他转身回到家中,心里思忖应该如何找个理由。

    回到家中,杨波见到杨母正在屋后,他便是走了过去,见到杨母拔了蒜苗,朝着这边道:“家里也没有什么菜,我拔点蒜苗,回头给你炒个鸡蛋。”

    杨波鼻子一酸,连忙回头嗯了一声。

    屋后用遮雨布盖住一块,杨波看过去,见到下面竟是一口棺材,他有些惊讶,连忙转身问道:“妈,这怎么有棺材?”

    杨母看了一眼,“这是你爷爷当年留下来的,你爷爷下葬的时候,你爸爸没有舍得用,说是要留给他自己。”

    杨波朝着棺材看了两眼,也是想了起来,乡下老人有准备棺材的习俗,只是杨父这样做,实在是不为人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