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310章 练手
    杨波一行抵达老家时,见到杨母正站在门外张望着,也不知道张望了多久。?

    杨波把李二两人带到屋后,指着棺木道:“你们先看一看,我有点事情。”

    说罢,杨波朝着杨母叮嘱一番,便是拎起蛇皮袋朝着土地庙走过去。

    路上并没有其他人,这让杨波舒了一口气,他迅走进庙里,把香炉内正在燃烧的香拿了出来,又是把香灰倒进准备好的赝品宣德炉内,重新插好燃香,朝着香炉抹了抹香灰,把作案现场收拾干净,杨波把宣德炉装进蛇皮袋,朝着外面走出去。

    一直到他把香炉小心翼翼地放进后备箱的箱子里,这才是舒了一口气。

    杨波转身朝着屋后走去,却是没有注意到他匆匆从土地庙中来去,引起了老太太的注意,老太太走进土地庙,朝着四周看了看,土地神像在,香炉在,香火仍旧在点燃,略微有些疑惑,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杨波已经把香炉换掉了。

    杨波走到屋后,见到蒋老板正在和杨母谈价钱,杨母见到杨波走过来,连忙招手道:“小波,你懂得多,你来看一看,这木头能卖多少钱?”

    杨波微笑着走过去,“蒋老板给出了什么价?”

    杨母伸出四只手指道:“这个数。”

    杨波点了点头,他走过去,朝着棺材看了一眼,“蒋老板,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这个数字太低了点,你想必应该也做过这种生意,香楠木无论是这样直接卖,还是做其他物件,都远远高出这个数字。”

    “杨兄弟真是会开玩笑,这种东西怎么还好去做其他家具?”蒋老板否认道。

    “是吗?”杨波笑着盯过去。

    蒋老板见多了这种情形,也不甚在意,什么眼皮也没有动一下。

    “八万,蒋老板给这个数字就拉走吧!”杨波道。

    蒋老板连忙摇头,“不行,不行,这个价钱太高了。”

    “已经很合理了。”杨波道。

    蒋老板略微犹豫,“六万块,杨兄弟让我点托运费,就这个数字了!”

    杨波转头朝着杨母看过去,见到她已经心动起来,他做出犹豫的样子,半响方才道:“那好,就当是交了蒋老板这个朋友!”

    蒋老板笑了起来,“好,我现在就找车子过来拉走!”

    蒋老板忙着打电话,杨波走过去,朝着杨母道:“这个价钱还可以吗?”

    杨母点了点头。

    杨波想了想,开口道:“我现在去县城买套房子,你还是那里住吧,乡下毕竟不方便,而且半年时间很多,他们应该很快就要出来了,这里也没有什么住的地方。”

    杨母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拒绝,因为杨波最后一句话说服了她,这里没有住的地方,杨父一个人回来还好,住在这里,杨朗非得炸毛不可!

    付了帐,杨波包了红包递给李二,李二谦虚了一番,收了下来。

    杨波带着杨母去了镇子上银行,把钱存了起来,又是赶到县城,托鲁东兴帮忙买了一套精装新房,花了他三十万,把钥匙交给杨母,杨波这才是把杨母送了回去。

    回到店里,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杨波把铜象耳宣德炉拿了出来,细细擦拭起来。

    宣德炉被香灰沾染,看起来极为普通,但是真正擦拭干净,便是能够看到真正的藏经色,像是藏经纸一般的颜色。

    这只宣德炉包浆沉稳,色泽典雅,敦厚之中不失灵巧精致,在底下,有“宣德五年吴邦佐造”八字楷书款,吴邦佐正是宣德炉的督造官!

    杨波心情大好,他把宣德炉收拾妥当,带着返回家中,这一趟,收获极大!

    回到家中,杨波洗了澡,拿起刻刀,正要练手,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杨波看了一眼,正是胡青青!

    “喂,你找我有事吗?”胡青青毫不客气道。

    杨波有些哑然,“我昨天找你有点事情想要请教。”

    不待杨波把话说完,胡青青便是道:“我昨晚上了飞机,去了东京,没有看到你的电话,你有什么事情直说就好了!”

    “我这里有块香楠木的料子,想问一下价钱,你昨天……”杨波解释起来。

    然而,不等杨波说完,胡青青再次打断道:“哦,香楠木,香楠木的价钱不是很高,但也还是算中高档木料了,这主要看香楠木的成色、大小……”

    胡青青解说了好半天,方才是想起来,朝着杨波问道:“你是要雕刻香楠木了吗?我告诉你,香楠木不好雕刻,你最好找杨木、柳木之类的练练手,省得把你的钱都花在材料上……”

    杨波一直没有打断,一直等到胡青青突然开口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事情?”

    杨波有些头疼,“我这里有块料子,想要卖掉……”

    “卖掉啊,我爸在帝京,这样的料子,他恐怕不会专程跑一趟金陵。”胡青青再次打断道。

    “胡青青!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讲完?”杨波加大了声音,严厉道。

    胡青青吓了一跳,声音顿时温柔了起来,“啊?你说吧!”

    “我昨天想找你问价参考一下,但是现在木料已经被我卖出去了,不是要用作雕刻,也不是想要让你父亲过来收料子!”杨波厉声道。

    “哦。”胡青青应了一声。

    杨波缓了缓语气,“有点着急,说话声音大了一点,你没被吓着吧?”

    “没,没事。”胡青青道。

    聊了两句,交流了最近的雕刻心得,杨波挂断了电话,和胡青青聊天真是难啊!

    杨波拿起刀子,心中想象着胡青青的模样便是雕刻起来,因为心中有气,所以他下刀很快,甚至不假思索,刀随手动,手随意动,刀刀入木。

    因为动作快,所以杨波雕刻出来的形象就难免显得粗笔勾勒,如同汉八刀的粗线手法,但他又远远达不到,以至于最终雕刻出现的形象,棱角分明。

    杨波看着最终的成品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来雕刻也可以泄情绪,柳一刀让他每周寄去一件得意之作,留待点评,如果把这件寄过去,肯定是要挨批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