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322章 心思
    崔世源疲惫地回到家中,仰躺在沙上不想动弹,最近工作很忙,思虑过多,常常让他回到家中就不愿意动弹,不过,想到今天路上遇到的那对薛氏父子,他便是无奈摇头。?

    他一直都不是小气的人,那天晚上的事情却是让他气愤不已,现在想来,也是因为他对杨波的亏欠心理过重,所以遇到和他相关的事情,他就感觉坐不住了。

    不过,既然对方没有能够取得杨波的谅解,他自然也不会原谅对方!

    坐了片刻,客厅的灯突然“啪”地一声打开了,他知道这是吕敏过来了,但是他却是不愿意动弹。

    吕敏走过来,见到丈夫躺在沙上闭眼假寐,便是忍不住一叹,这段时间,丈夫一直在和她冷战,她很清楚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那个该死的私生子!

    宋浩轩在金陵的所作所为,她都是知之甚详,其中不免有她的作用在里面,但是宋浩轩最终没有能够成功,却是最大的败笔,她现在甚至在想,如果宋浩轩当真是赢了那个私生子,现在又会是如何?

    丈夫会接受自己的安排,会让宋浩轩继承他的衣钵吗?

    吕敏自己心中都是打了问号,她希望自己的侄子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但她更加清楚,从丈夫的角度来讲,宋浩轩毕竟还是外人,是外姓人,继承衣钵本就是有难度,现在冒出个私生子来,那就更加不容易了!

    但她还是要努力!

    “不早了,回床睡觉吧!”轻轻推了丈夫,吕敏低声道。

    崔世源似乎是刚从睡梦中醒来,他眯着眼睛朝着吕敏看过去,“哦,你回来了啊!”

    “这都几点了?我今天没有出去,一直在卧室!”吕敏道。

    崔世源点了点头,“这样啊!”

    说罢,他竟是起身朝着书房走过去。

    吕敏很是有些生气,他们之间数十年的夫妻感情,难道还比不上一个私生子吗?而且还是二十年不见的私生子!

    “崔世源,你给我站住!”吕敏呼道。

    崔世源站住了,他转身朝着吕敏看过去,“你到底想怎么样?”

    吕敏心中一软,苦苦哀求道:“你难道就这么想要认下你那个私生子?”

    崔世源站住愣了愣,点了点头,没有多说。

    吕敏心中一叹,继续道:“为了他影响咱们之间的关系,你难道没有一丁点儿的愧疚吗?这么多年了,看着别的女人有孩子,能够做母亲,而我却是这个样子,难道你就没有一丝的同情吗?”

    吕敏看向丈夫,满是期望,她是多么希望丈夫这时候能够悔改啊!

    崔世源愣了好一会儿,似乎也是想到妻子这么多年以来的贡献,想到因为自己受伤,妻子一直没法真正成为一个母亲!

    好一会儿,崔世源方才是轻声一叹。

    吕敏听到这声叹气,一下子便是充满了希望,她盯着丈夫看过去。

    “这不一样!”崔世源道。

    这句话平时听起来或许正常,但此时此刻听在吕敏的耳中,却是让她感觉是那么得刺耳!她真得是没有办法和那个私生子比较,甚至或许在崔世源看起来,自己和那个私生子都没有相提并论的资格!

    “有什么不一样!”吕敏呼道,她终于是忍不住,眼中含着泪水。

    崔世源转过头去,忍住了不去看吕敏,“就是不一样!好了,不要再说了,你早点休息吧!”

    吕敏走过去,拉住了崔世源,“你那个私生子真的就有那么好,你当真了解他吗?”

    崔世源犹豫了一下,“我不了解他,但是我知道他是我的骨肉,他的骨血里流淌的是崔家的血!”

    吕敏就感觉自己脑袋像是要炸了一样,她一直都是在想丈夫不能接受宋浩轩的理由,现在终于是确定了下来,宋浩轩他毕竟不是姓崔,而且他身上流淌的是宋家的血脉!

    吕敏感觉到一阵失魂落魄,抓住丈夫的手落了下来,站在那里愣住了。

    崔世源朝着妻子看了一眼,轻声一叹,最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转身走进了书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吕敏清醒过来,早已是泪流满面,她再也忍耐不住,趴在沙上哭了起来!

    崔世源坐在书房里,心情也是不好,有些人需要衡量,就像是宋浩轩之于杨波,谁远谁近一目了然,只是有些人一直看不清形势,痴心妄想罢了!

    想到杨波,崔世源又是忍不住想到崔一平之前的汇报,杨波面对宋浩轩,自始至终都一直很淡定,而宋浩轩的表现,难免失了不少分!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崔世源拿起手机看过去,见到打来电话的正是他的侄子崔一平!

    “叔,小波到帝京了!”崔一平开口道。

    崔世源大吃一惊,“他怎么现在来帝京了?”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最近打听到一些事情。”崔一平有些犹豫起来,“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嗯,你说吧。”崔世源道。

    崔一平略微犹豫,“我听说他前段时间和罗耀华、文物局曹司长,一起去了一个古墓,就是最近新闻上报道的非常多的那个清朝古墓!在古墓里面有很多机关,非常危险,只是后来新闻媒体把这一段掐去了。”

    崔世源很是诧异,“他不是做文物鉴定吗?怎么不老老实实在金陵待着?现在跑到帝京来做什么?而且还去墓地?”

    “去墓地已经是年前的事情了,我不知道他这一趟来帝京又是为了什么?”崔一平道。

    崔世源点了点头,“辛苦你了,对了,你最近学习的怎么样?画一幅画放在我这边客厅怎么样?”

    崔一平连忙道:“叔,您就别埋汰我了,我现在画艺还差了些,等我学艺出师,一定给您画一幅!”

    崔世源哈哈一笑,“好好!”

    “杨波的事情到底怎么样?”崔一平道。

    崔世源沉思起来,“你安排人手跟踪他,最主要的是能够保证他的安全!”

    “那好,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办吧”崔一平道。

    “好,辛苦你了!”崔世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