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340章 外姓人
    杨波睡意消失了,他有些恼火起来,不知道是谁在做这种无聊的恶作剧!

    他盯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正要闭眼睡着时,手机再次响起,这一次,对面仍旧是挂断了。? ?

    杨波忍受不住,回拨了过去,“你是谁啊?”

    电话没有挂断,对面沉默了好片刻,方才是开口道:“杨先生能听出来我的声音吗?”

    杨波顿时便是惊讶起来,对方声音绵软中带着生硬,正是那个倭国女孩舞衣!

    “你怎么打来电话了?”杨波很是诧异,他没有料到对方在反目之后,仍旧给他打电话。

    舞衣却是笑了起来,声音带着丝丝的魅惑之意,“难道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吗?”

    杨波皱眉,他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想到那只鼎,杨波问道:“你们把大鼎带走了?”

    “对啊,现在差不多已经用游轮运送回国内了吧,还要多谢杨先生呢!”舞衣笑道。

    “你打来电话有什么事情?”杨波再次问道。

    “没有事情,只不过是想要确定杨先生是不是安全罢了,既然宋先生很安全,那就没事了。”

    说罢,舞衣便是挂断了电话。

    杨波拿着手机皱眉不已,他总感觉对方应该是有事瞒着自己,只是他也不可能让对方说出来。

    第二日,杨波拿了玉料练手,看到最终的成品,也没有好意思去找柳一刀,他的雕刻退步了不少。

    杨波只好在潘家园中闲逛起来,潘家园人多热闹,杨波逛了一圈,买了一件一串小叶紫檀手串,并没有太多收获。

    “杨波!”

    杨波正打算离开时,突然被叫住了,他转身看过去,见到来人竟是吕敏!

    杨波曾经见过吕敏一面,但那时候他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对方应该也不认识他,双方匆匆走过,他没有想到在外面这么多人,吕敏竟然还是认出了自己。

    杨波抬头看过去,点了点头,故作不识地道:“您好,您是?”

    “我是崔世源的妻子。”吕敏态度不冷不淡地朝着杨波看了一眼,“你跟我来一下。”

    说罢,吕敏竟是转身就走,似乎是笃定杨波一定会跟她离开一般!

    杨波不喜对方的做派,尤其是因为宋浩轩到拾遗堂对面开了古玩店,这种事情难道吕敏就不知道?如果对方不知道这件事情也就罢了,如果对方清楚那件事情,那么吕敏的动机就值得考虑了!

    杨波朝着吕敏离开的方向看过去,那边有一家咖啡厅,内里环境不错,也有不少人坐在里面休憩,他轻轻一笑,跟着走了进去。

    咖啡厅里环境幽静,耳边传来细腻的钢琴声,座位之间有高高的遮挡隔开,桌前点缀着红花绿叶,倒也是私聊的好地方。

    吕敏轻轻地坐下来,姿态优雅,她转身朝着服务员道:“来一杯玛琪雅朵。”

    说罢,吕敏抬头看向杨波,“你要喝什么?”

    杨波看着自己这个便宜后母,“来一杯白开水吧。”

    吕敏没有多说,示意服务生可以离开了。

    很快,咖啡和清水端了上来,两人相对而坐,谁都没有先开口。

    已经是下午五六点钟,咖啡厅馆里人并不多,三两对情侣坐在一起咬着耳朵,玻璃窗外行人步履匆匆,马路上车流不息,再过一会儿,大概就要堵车了。

    吕敏把视线从外面收回来,也收回了繁乱的思绪,看着杨波与崔世源酷似的面容,心下一苦,不过,她还是收摄住心神,朝着杨波看过来,“怎么有时间到帝京来了?店里的生意还好吧?”

    杨波看向对方,“生意还好,只是前段时间有些竞争,不过都是小事情,已经处理好了。”

    杨波盯着吕敏的神色,见到她面色微变,心中便是一笑。

    吕敏忍了忍心中怒火,在这件事情上,她觉得自己忍受着巨大的委屈,她的丈夫在外面一直有一个孩子,而她结婚多年,却是因为丈夫的原因,没有子嗣,她抱着几分希望,想要让自家子侄继承家业,难道她还能有错吗?

    她是抱着和解的心思来接触杨波的,哪里想到对方第一句话就是朝着自己的伤口上戳过去,自家子侄再不争气,那也是自己的侄子!杨波再有本事,那也和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血缘关系!

    “哦,这样啊,看来你在金陵的生意应该很好了。”吕敏盯着杨波,“你母亲身体怎么样啊?”

    杨波瞪眼看过去,双眼瞪圆,满是怒火,他相信对方应该是知道他的情况,但对方这时候说这句话,是想要挑衅吗?

    “哦,不好意思,我是在说你的养母。”吕敏轻轻一挥手,轻描淡写地就是要揭过去。

    杨波盯着对方,面上有些难看,“吕女士,咱们有话直说,想必也不需要那么多弯弯绕绕的!”

    吕敏轻笑一声,喝了口咖啡,双眼微眯,似乎是在品味咖啡的滋味,她突然睁眼看向杨波,“我要你离崔家远一点,最好不要出现在帝京!”

    杨波看向对方,无论她表现得多么伪善,最终目的无非是想要阻止他认亲,即便是对于杨波来讲,他并不愿意认亲,但也不愿在这种事情上被别人所左右!

    “吕女士,你贵姓?”杨波盯着吕敏开口道。

    吕敏一愣,没有反应过来。

    杨波却是已经站起身来,他看向对方,“你姓吕,并不姓崔,这是崔家的事情,一个外姓人恐怕不好参与吧!”

    杨波朝着吕敏看了一眼,轻哼一声,转身便是离开了。

    吕敏被气得浑身颤抖,她瞪眼盯着杨波离开的方向,双目通红,杨波最后那句话刺痛了她,“一个外姓人”!她嫁入崔家近二十年,最终却是被一个小子称呼为外姓人!

    她也曾就此事去找了老爷子,最终被对方温言瓦解,最终的理由也无非于此,她是一个外姓人!

    难道她不能生子,错误在她?难道她嫁入崔家多年,没有一丁点儿的功劳苦劳?

    难道她就要甘愿为崔世源做牛做马,却要得到这样的称呼?

    不,她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