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348章 住院
    “全身都检查没有?到底有没有受伤?”崔一平再次焦急问道。?

    “手腕骨折,其他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崔世源道。

    崔一平轻轻点头,转身把杨波拉了出去,“到底是什么情况?”

    杨波便是把刚才的情况仔细说了出来。

    崔一平顿时便是双目圆瞪,“天子脚下,竟然有人这么胆大妄为!你报警没有?”

    杨波点头,“之前就已经报警了,他们应该很快就会赶过来吧!”

    “这件事情我来处理!”崔一平摆了摆手,示意杨波回到病房。

    崔世源坐在病床前,不愿意躺上去,他看向杨波,“住院就不必了吧?回去养养伤就好了,这一住院,不知道要耽搁多少事情呢!”

    杨波摇头,态度坚决,“必须住院观察几天再说!”

    崔世源张了张嘴,想要开口,终究还是没有说话,他很是爽快地躺到了病床上!

    很快,就是有民警赶过来问话,杨波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又是介绍了崔世源受伤。

    那民警四五十岁的模样,看起来颇为油滑,问清楚了状况,便是摇头道:“小伙子,既然是在外面欠债了,那就要及早归还,如果是借了高利贷,你也可以另外报警立案,但是这一次的案件,恐怕没有那么容易找到凶手。”

    说着,民警看向杨波,见到杨波面上露出不满,他仍旧是道:“毕竟不是什么大案子,我们所里资源有限,所以如果你们能够提供更多的线索的话,对我们的破案来讲,是很有帮助的。”

    杨波点头,他朝着民警看过去,但总是感觉对方不是很尽心的样子。

    接着,就听对方道:“而且,如果真是查到凶手,恐怕处罚也不会太重,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杨波皱眉,“最多能做出什么处罚?是不是构成刑事案件?”

    “恐怕还是按照民事案件走。”民警道。

    崔世源一直躺在病床,只有民警问话的时候,他才会答两句,之后便一直盯着杨波,看着他了解案情。

    病房门打开来,杨波转身看过去,见到一身着军装的男子走进来,男子约六十岁左右,头灰白,走过来时龙行虎步,虎虎生风,他大踏步走进来,朝着杨波扫了一眼,看向崔世源,“你没事吧?”

    崔世源坐了起来,“哥,你怎么来了?”

    崔世勇把崔世源按回病床,“你安心养病。”

    说罢,崔世勇把视线转向杨波,朝着杨波看了一眼,微微点头,便是朝着民警问起了崔世源的情况。

    崔世源是几十年的老军人了,经验丰富得很,再加上那民警早已注意到眼前这位竟是挂着中将衔,说话间自然很是诚实,只是崔世勇比杨波厉害很多,一眼就瞧出了问题所在。

    “这些马虎眼也不要在我面前使出来了,我只要结果!这件事情的进展,我会和帝京市公安局长沟通协调的!”崔世勇说话铿锵有力,让老民警不敢多言一句,只能唯唯诺诺应下来。

    送走民警,崔世勇转身看向杨波,面上露出了笑容来,温和问道:“你就是小波?”

    杨波看过去,轻轻点头。

    崔世源笑道:“这是大伯。”

    杨波没有说话,也没有叫唤,崔世源面上有些黑,但终究不敢多说。

    崔世勇朝着杨波看了看,“很不错!就是没有当过兵,没有上过战场,少了一股肃杀的气质,倒是书生气十足!”

    病房门再次打开,就见到一个红色身影扑了过来,杨波转眼便是见到一个中年女人趴在了崔世源的病床前,抱着崔世源哭道:“世源,你受伤了?到底伤到哪里了?是哪个天杀的竟然伤了你?”

    说罢,中年女人竟是低头呜呜哭泣起来。

    杨波坐在一旁,瞪眼看着中年女子,他当然是认识对方的,这人正是吕敏!

    崔世源开口道:“哭什么哭,又没有死,不过是手腕伤到了而已!”

    吕敏盯着崔世源看了好一会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波坐在一旁,只得再次解释了一通,崔世源帮着解释道:“是我当时太不小心了,站在楼梯正中间,我就应该站在平台那边拦住,这样就好多了。”

    吕敏转身朝着杨波看过去,“你当时在干什么?你怎么不去拦着他们?世源都已经这么大年纪了,万一出个好歹,那该怎么办?”

    杨波皱眉,并没有多说什么,对于崔世源受伤,他的确是心怀愧疚,他没有想到那时候崔世源会站出来,拦住那些人!

    吕敏却是没有放过杨波,她一直对杨波心怀不满,遇到这种事情,就更加愤怒起来,“你也真是的,如果不是你在外面欠债,人家会来堵你的门?如果不是你在外面结仇,人家会这样做?也不知道小时候怎么教育你长大的!”

    杨波本是打算揭过这茬不再提的,但是吕敏一而再的这样说他,最后竟是直接暗骂起来,顿时便是令他火大起来。

    “你闭嘴!”不等杨波火,崔世源就已经怒气冲冲地吼了起来。

    吕敏一下子便是呆住了,她不知道崔世源为何突然要这样。

    “这些话也是你该说的?”崔世源冲着吕敏吼道,当年他把杨波丢掉,没有能够教育过杨波,这让他遗憾了很多年,吕敏这样说,显然在他的伤口上撒盐!

    崔世勇站在一旁,也是不住皱眉,这个弟妹太过任性!

    崔世源盯着吕敏看了好一会儿,冷哼一声,“下次不要再让我听到这种话!”

    吕敏呆了好一会儿,突然爆起来,“崔世源,我难道就活该给你做牛做马?”

    崔世源看向吕敏,没有开口。

    病房门打开了,崔一平走了进来,他匆匆走了几步进来,这才是注意到场内氛围有些尴尬,他看向崔世勇,叫了一声“爸”,这才是转身看向崔世源夫妇。

    崔世源看向崔一平,“一平,到底查到了什么人?有话就直说吧!”

    崔一平面上有些尴尬,朝着吕敏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