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353章 录制开始
    苏省电视台是规模算是不小,杨波走到大厅中遇到不少眼熟又漂亮的美女主持,他只是打量了几眼,便是乘坐电梯到了三楼,演播厅就在这里。

    到了三楼,杨波便是见到一群人有些熙熙攘攘地排队等待入场,罗耀华站在后面,有些焦急地来回走动。

    见到杨波走进来,罗耀华顿时便是着急起来,“你怎么这么晚啊?快,导演都等急了,现在就要去化妆!”

    杨波有些诧异,“现在也没有迟到啊?化妆?还要化妆?”

    “当然要化妆了,要不然节目拍摄的效果不好,你快点过来,桂老师他们都在等着了!”罗耀华拉着杨波便是朝化妆室走过去。

    进了化妆师,杨波见到桂荣九几人已经化好妆,正坐着聊天,桂荣九见到杨波,连忙歉意道:“昨天没注意,忘记给你说,上节目都要涂点东西,要不然录制的时候,因为摄影棚灯光的原因会显得皮肤很黑,影响节目效果的。”

    杨波却是已经被化妆师拉着坐了下来,化妆师看起来二十多岁,捏着兰花指,“哎呀,你快点嘛,待会儿导演又要骂我啦!”

    杨波坐下了,化妆师便是拿着各种工具动了涂涂抹抹,不过片刻功夫,化妆师轻哼一声,“还好,我动作麻利,没有耽搁时间!”

    话音刚落,那边便是响起了导播的声音,“各部门请注意,请抓紧时间就位。”

    杨波随着桂荣九等人朝着演播室走进去,罗耀华则是要坐进观众席位。

    杨波之前曾经到过节目现场来当托儿,对于节目也算是了解一些,但是坐在专家席位上,难免别有一番感受。

    桂荣九就坐在杨波身侧,“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只是不知道这个专家席位坐不坐得住。”杨波笑道。

    桂荣九摇头,“你也不必谦虚,你的水平我是了解的,不过,毕竟太年轻,会引起不少的争议,当初节目组对你进节目的事情,争议非常大,最后之所以拍板的缘由,就是因为你年轻,能够引起不少的话题和关注度!”

    桂荣九意味深长地看向杨波,杨波当然能够明白对方这句话的意思,大家都是想要看他的笑话!因为他年轻,所有人都觉得他水平不行!

    杨波当然不能让别人看笑话!

    正思索间,主持人徐一鸣走上了前台,现场响起一片掌声,节目便是开始正式录制了!

    一鸣朝着专家席位看过来,“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的专家组成员,著名青铜杂项鉴定专家魏玉阳魏老师!”

    稍稍顿了一顿,等到下面掌声停下来,一鸣接着介绍道:“著名玉石鉴定专家吴国强老师!著名书画鉴定专家桂荣九老师!”

    说着,徐一鸣把视线转向杨波,“以及我们新来的瓷器鉴定专家杨波老师!欢迎他们!”

    杨波站着徐一鸣的声音,站起来朝着观众席鞠躬,却能够感受到观众席上扫过来的异样目光!

    杨波实在是太年轻了!让他在一众白之中,显得特别突兀!

    杨波与节目组很多人接触过,所以他们不会过于惊讶,但是现场的观众却不会如此,他们盯着杨波,看着这个即便是带了黑框眼镜,穿着中山装的年轻人,就算是再打扮,也就不到三十的模样!这是前所未有的!

    徐一鸣站在主持台,并没有过多介绍杨波,开口道:“下面我们有请第一位藏友登场!”

    杨波安坐在座位上,心中却是明白得很,他需要用自己的真实水平来征服所有人!

    一个年约七十多月的老者走进演播大厅,他双手空空,面带笑容。

    徐一鸣走上去,“老先生身体真是硬朗,老先生您好!请问您贵姓?”

    “免贵姓钱。”老人笑道。

    徐一鸣也是笑了起来,“哎,钱先生您好,您今天带来的是什么?我怎么没有看到呢?”

    “在这儿呢!”钱老先生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块羊形玉佩。

    “这还挂在脖子上的呢?”徐一鸣轻轻一笑,也没有去接,“您这玉佩是哪里来的?”

    “这个啊,这是我一岁的时候抓周抓到的,一直戴到现在,孙子要结婚了,现在打算买房,我也没有什么钱,所以就想把这玉佩卖掉,看看能不能帮衬一把!”钱老先生道。

    “真是舐犊情深,那就祝老先生能够如愿以偿了!”徐一鸣道。

    钱老先生拿着玉佩,颤颤巍巍走过来,走到桌前,负责鉴定玉石的吴国强老师连忙站起身来,他戴着手套,接过了玉佩。

    吴国强老师拿着放大镜,看了好一会儿,抬头看向钱老先生,“钱先生,您家里以前是地主吧?”

    钱老先生点头,“是的,是的。”

    吴国强老师笑了笑,“抓周是咱们的中华民族的一项传统风俗习惯,不过,现在已经很少有这种习俗了,因为大家觉得用这种方法来预测前途命运不够科学。不过,这块羊形玉佩,毕竟承载着老先生多年的感情寄托。”

    钱老先生连连点头,“是啊。”

    “这块玉颜色通透,质地洁白,包浆浓厚,在羊形玉佩的边缘,有些许黄色污迹,这应该是长期佩戴清洁不当所形成的。”吴国强看向钱先生,“不过,您的愿望怕是不能实现了,这块料子不是和田玉,而是巴基斯坦玉,恐怕价值不会太高。”

    钱老先生面色微变,表情僵硬起来,“这,这个,吴老师,这块玉佩能卖多少钱?”

    吴国强有些犹豫,“巴基斯坦玉产量大,价值不高。”

    钱老先生面上难看,似乎有些难以置信,他站在台上,一直没有动弹,“您就给说个价钱吧!”

    吴国强有些于心不忍,突然转过头来,看向杨波,“杨老师一直在古玩交易一线工作,比我更熟悉价钱,这个可以请教杨老师!“

    杨波本来正在走神,听到这句话便是一愣,随即便是有些怒气,吴老师这是想要祸水东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