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405章 月信斋
    胡尧龙轻轻一笑,“我花了八十万请回来的,研究了很久,还是不敢确定,不过,有你一句话,我就放心了。?  ”

    “这件白玉观音应该是明朝的,雕刻手法细腻,有北方地区的风格特点,算是极为难得的,你赚了。”杨波道。

    胡尧龙有些惊讶,随即便是哈哈笑了起来,“真是没想到,那人告诉我是清朝中期的,原来竟是明朝的,我可真是赚大了!”

    说话间,胡尧龙把锦盒放在了桌子上,面上笑容灿烂,“这有一块玉料是我收藏了很多年的,你看看如何?”

    杨波倒也没有客气,打开锦盒,便是见到盒中有一块拳头大小的羊脂白玉,玉料温润细腻,晶莹剔透,是块难得的好料子!

    杨波盯着玉料看了好一会儿,心中预想着,到底该雕刻何种题材,才能当做寿礼送出去。

    好半响,杨波方才是回过神来,他抬头看向胡尧龙,“你手头还有其他玉料吗?”

    胡尧龙盯着杨波,有些诧异,“你不满意?”

    “不,不!”杨波摇头,“可能是因为我的技艺有限,拿到这块料子,我总感觉自己没有办法完全把这块玉料的优点挥出来。”

    胡尧龙朝着杨波看了一眼,“好,那就换一块。”

    说罢,胡尧龙拿着玉料起身而去,他也知道一些雕刻师会有特殊的癖好,对于玉料会有不少的讲究,所以也没有在意。

    很快,胡尧龙拿出第二块料子。

    第二块料子是和田黄玉,这块玉料却只有印章般大小,黄玉色泽如琥珀,虽不够通透,但看上去很是华贵。

    胡尧龙指着黄玉道:“这是和田极品黄玉,国人以黄玉为尊,这块料子是我二十年前在和田山上无意中找到的。”

    杨波看了一眼,点了点头,“这块料子称得上是极品!”

    “可以雕刻一件蟠龙印章。”胡尧龙道。

    杨波盯着黄玉看了看,摇头,“印章不是我擅长的,恐怕还是不太合适。”

    胡尧龙有些无奈,他这次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看向杨波,“你跟我去书房,看看其他藏品?”

    杨波转头看过去,稍有犹豫,“这样可以吗?”

    “可以。”胡尧龙道,“玉料什么都是小事情,什么时候,如果你能够让青青回心转意,就算是献上我全部的身家,我也不会在意。”

    杨波抬头看过去,自然能够明白胡尧龙这是意有所指,但他却不愿意接这话。

    胡尧龙有些失望,但还是引着杨波朝着楼上走过去。

    很快,杨波跟着胡尧龙走进书房,在书房东北角的书架上,杨波看到了数块玉料放在那里。

    这些玉料大小形状各不相同,但显然都是极品和田羊脂白玉,杨波很是震惊,朝着胡尧龙看过去,“你做过玉石生意,恐怕时间不会太短吧?”

    “也有接近十六七年吧,我刚开始接触玉石那会儿,和田玉价格还不是很高,那时候好料子也不过几百块钱一吨,我囤了不少料子,后来和田玉石价格大涨,由此赚了第一桶金。”胡尧龙解释道。

    杨波响起之前听说胡尧龙家的事迹,接着问道:“你现在还在囤木材?”

    “对,做惯了这种生意嘛,有利可图,那就可以做。”胡尧龙道。

    杨波嘴里说着,眼睛却没有落下,他盯着玉料看了好一会儿,最终选择了一件稍小的料子,“算了,我还是雕一件寿星挂件吧。”

    胡尧龙笑了起来,“无论你雕什么,长辈都会欢喜的!”

    “借您吉言!”杨波道。

    杨波挑选出料子,正要问对方价格,没想到胡尧龙早已想到这些,他朝着杨波示意了下,“你稍等一下,再帮我看样东西!”

    说罢,胡尧龙转身走过去,很快便是从一旁的保险柜中,取出一件青花缠枝纹大盘来,他朝着杨波笑道:“你选了一块料子,我也不能吃亏,帮我看看这件大盘,咱们就算扯平了!”

    杨波朝着大盘看了一眼,他很清楚,这块玉料至少也要三十万左右,而鉴定一件瓷器,却是不会花费多少工夫,这显然是胡尧龙在刻意交好。

    杨波拿起大盘细细观察起来,大盘底足有“大清乾隆年制”六字楷书款,圈足细腻,青花颜色浓而不艳,缠枝花卉每一笔都形象生动。

    眼前光华闪过,很快,大盘上便是形成了一道光圈,杨波看了一眼,终于是确定下来。

    略微犹豫,杨波看向胡尧龙,“胡先生既然有门路搞到手,那么自然也应该清楚,这件大盘的来历!”

    胡尧龙略微犹豫,还是点头道:“我之前曾经找鉴定师鉴定,这件大盘是清朝乾隆年制?”

    杨波摇头,“这件大盘应该是民国时期所烧制,不知道胡先生知不知道民国时期,有一个叫做月信斋的地方?”

    “月信斋?”胡尧龙有些迷茫。

    杨波连忙解释起来,“在民国时期,有一个地方,能够仿制天下间大多数的瓷器烧制,只是很快因为分赃不均,才导致这个地方消失了,尽管这个地方只出现了大半年就消失了,但仍旧时候有一小部分的人记住了这里。”

    “杨先生的意思是,这件大盘是月信斋所烧制?”胡尧龙有些惊讶。

    杨波点头,“正是如此。”

    “何以见得?”胡尧龙仍旧是感觉有些难以置信。

    杨波微微一笑,拿起缠枝大盘,指着侧面一处图纹道:“你看这里。”

    胡尧龙细细打量过去,便是见到大盘侧面有一处所在,两枝缠枝花卉缠绕在一起,刚好形成一个月牙形状,如果这个月牙能够被当做巧合的话,那么旁边的一个缠枝花卉组成的“信”字,那就令人不能不信了!

    胡尧龙大吃一惊,好一会儿方才是反应过来,“天底下竟然还有这种地方,还好那处所在存在时间并不长,否则就是灾难了!”

    杨波点头,“的确如此,就像胡先生这只大盘,如果是一般人,压根看不出其中的差别!”

    很快,杨波便是带着白玉离开了,他要尽快把玉料雕刻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