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433章 前途
    华清韵转身朝着杨波看了一眼,轻叹一声,终究没有多说。? ?

    驱车二十多分钟,便是抵达了华老家中。

    杨波从后备箱中拿出了礼品,华清韵略微犹豫,伸手接了过去。

    杨波没有多说什么,穆臻臻作为蹭吃蹭喝的存在,这时候厚着脸皮不说话。

    华老住在丹枫白露小区,正是杨朗租住的那处高档小区,小区内环境清幽,高楼之间,绿树掩映,溪流环绕,小桥流水亭台,很有几分趣味。

    跟在华清韵的身后,三人乘坐电梯到了八楼。

    华清韵带了钥匙,打开了门,三人走进去。

    杨波抬眼,见到老两口正在客厅包饺子!

    北方吃饺子,南方吃馄钝,以北方的习俗来看,包饺子招待客人,算是极为隆重的了,杨波没有想到华老竟是有这样的兴致!

    见到杨波三人进来,华老微微诧异,随即便是热情道:“小波来了啊,快过来坐!”

    “稍等一会儿,马上就好!”华夫人也是热情地道。

    老夫人头已经完全白了,面上皱纹却很少,看上去很是神采奕奕!

    杨波连忙道:“华老,您这,真是太麻烦您了!”

    华老笑道:“如果真是觉得麻烦,那就去洗手,帮忙包饺子!”

    保健品被华清韵拎着,杨波手中那是拿着他准备的礼物,他把礼物放在一旁的茶几上,这才是去洗了手!

    华清韵坐到华夫人身旁,“奶奶,您怎么包饺子了?”

    “这段时间正好荠菜上市,多吃点时令蔬菜野菜,不是很好吗?”华夫人道。

    “奶奶,清韵的意思是,您为什么要这么隆重地接待杨波?”穆臻臻道。

    华夫人朝着华清韵看过来,“小波他没有跟你解释吗?”

    华清韵摇头,“解释什么?他什么都没说,只说让我问爷爷!”

    华老坐在一旁,满手都是面粉,他专注地包着饺子,似乎没有听到两人的对话。

    华夫人只好道:“老头子和小波爷爷是几十年的老友了,当年一起上过战场,所以两家也算是世交,杨波头一次来咱们家,就算是不和你一起回来,也是要隆重一些的。”

    华清韵大为诧异,她对爷爷的老战友也算是熟悉,想了一圈,就没有想到爷爷有姓杨的战友!

    华清韵正要多问一句,听到耳边传来的脚步声,她只好闭了嘴,不再多问。

    穆臻臻诧异地朝着老两口看过去,没有多说。

    杨波下手包饺子,他一直在金陵生活,小时候偶尔包饺子,但技术一般,现在一上手,竟没有任何生疏的感觉!

    见到杨波三下五下捏了一遍,一个饺子便鼓胀胀饱满地呈现在眼前,华老也是惊叹道:“小波真是受苦了,以前没少做家务吧!”

    杨波瞪了瞪眼睛,包饺子手艺好,就受苦了?

    不过,杨波随即便是想到自己的身世经历,便是明白了华老的想法,在他们看来,杨波被收养的那段时间,定然吃了不少的苦头!

    杨波苦笑,摇头道:“吃苦倒是没有多少。”

    华老愣了下,转移了话题道:“最近有些报纸不太安分,你应该也很忙吧!”

    杨波点头,“是忙了点,不过,已经开始着手解决了,很快应该就能够有结果了!”

    华老点头,“能解决就最好了,如果有需要的地方,直接告诉我!”

    杨波笑着点头,“您就放心好了!”

    两人聊了几句,华老看向华清韵,“你也去洗手包饺子!”

    华清韵摇头,抱着华老的胳膊道:“爷爷,您也知道,我不会的嘛!”

    “不会,那就更要学会了!你打小在南方生活,如果以后真是嫁到北方,过年过节不会包饺子,这怎么能行呢?”华老道。

    华清韵朝着华老看了一眼,“爷爷,您就这么着急把我嫁出去?”

    华老愣了一下,“家务以后肯定是要做的,先学着点吧!”

    华夫人也是催促道:“是啊,清韵,你快去洗洗手!”

    华清韵先后被爷爷奶奶催促,不得不起身去洗手。

    穆臻臻有些尴尬,跟着华清韵走了过去。

    两人走到洗手间,穆臻臻看向华清韵,“我怎么觉得,你家人很喜欢他啊!”

    华清韵有些委屈,实在是想不通其中原委,她朝着穆臻臻看过去,“你也看出来了,你觉得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杨波他已经和我爷爷奶奶统一战线了?”

    穆臻臻点头,“我觉得应该是这样,他们会不会已经达成一致了,只是这样一来,你的处境就危险了,也许大学还没有上完,就要去结婚了!”

    华清韵吓了一跳,“那我该怎么办?”

    “找一个假扮的男友!”穆臻臻道。

    “假扮的?找谁?”

    “刘铭宇!”

    华清韵吓了一跳,“你怎么会想起他?”

    “他的条件很不错啊,现在是学生会副主席,明年就会成为学生会主席,能够在学校表现这么出色,以后也必然很有政治前途!”穆臻臻仰着头,一副仰慕已久的模样。

    华清韵盯着穆臻臻,“就因为这些?”

    穆臻臻点头,“对,而且,我觉得刘铭宇的家庭条件,肯定要比这位强多了!”

    华清韵有些沉默,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尽管她还不是很清楚杨波的家世背景,但想到爷爷的情况,爷爷的战友,想必也不会差了,只是穆臻臻还不清楚这些情况。

    穆臻臻盯着华清韵,“我觉得他真得很有前途!”

    “好了,咱们出去吧!”华清韵道。

    两人走出了洗手间,坐下来包饺子。

    华老则是和杨波闲聊着。

    “你父亲说,你还在文物局工作?”华老问道。

    杨波点头,“不过是挂个职罢了,并不负责具体事务。”

    “文物局是副部级,以你现在从事的事业而言,算是不错的好口子,以后也算是有个养老的地方。嗯,你现在是什么职务?什么级别?”华老问道。

    听到杨波在文物局工作,穆臻臻并没有多想,在她看来,应该只是个小部门罢了,接着又是听到文物局是副部级,以她仅有的官场知识而言,这应该是指国家文物局了!

    她不禁朝着杨波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