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435章 非常手段
    杨波还在路上,就接到了罗耀华的电话,被摔坏双鱼花口碗的那对夫妇又到了拍卖行闹事,还带了记者过去!

    说话时,罗耀华语气中带着疲惫,杨波问道:“你那边能处理好吗?”

    “没事,我可以处理!”罗耀华道。? ?

    杨波略微迟疑,开口道:“我马上就过去!”

    杨波赶到拍卖行,见到杨朗身着一身保安服,帽子歪斜,衣衫不整,正站与前台的何圆圆聊天,何圆圆满面不耐之色,杨朗的笑容却越嚣张。

    何圆圆看到杨波,立刻站直了身躯,朝着杨波微微点头,“杨董好!”

    杨朗哈哈一笑,“圆圆,你是在叫我吗?我也是公司董事,你也知道的,公司两个老板,其中一个就是我的亲弟弟,他的股份,还不是我的?”

    杨波站在杨朗身后,皱眉不已,但在外人面前,却不好出手,只得厉声呵斥道:“衣衫不整,像是上班的样子吗?”

    杨朗听到呵斥,顿时身体一僵,他转身看到杨波走过来,顿时满脸堆起贱贱的笑容,“小波,你来了啊?”

    “你的工作岗位是在前台吗?”杨波厉声道。

    杨朗愣了一下,满脸尴尬,随即恨恨地朝着外面走过去!

    杨波心思压根没有放在杨朗身上,他朝着何圆圆看过去,“今天有人来闹事?”

    何圆圆连忙应道:“在会议室,听说闹起来了。”

    杨波点头,朝着里面走进去。

    距离会议室还有段距离,杨波便是听到了一阵吵闹声,他开了门,走了进去。

    会议室内,罗耀华坐在一侧,另外一侧,则是坐了杨波那天见到的膀大腰圆的中年男子,而他的妻子,则是激动地站起身来,朝着罗耀华这边吼叫道:“你也不能骗我们,明明送到你这里时是真品,现在被你们摔碎了,你们就说是赝品,天底下就没有这样的买卖!”

    罗耀华听到开门声,转身看过去,见到是杨波走进来,满面的愁云顿时消散了几分。

    杨波走了过去,坐在了主位上。

    中年妇女恶狠狠地盯着杨波,停了下来。

    杨波朝着中年男子微笑道:“怎么称呼?”

    中年男子盯着杨波,面露凶色,“陈雄兵!”

    “陈先生,您好。”杨波看向对方,依旧不急不缓,“咱们不算是头一次见面,上次见面时,也没有来得及多说,不过,我们这边也派人和陈先生进行了沟通,只是不知道陈先生为何要这么迫不及待地把事情捅到媒体?”

    陈雄兵冷哼一声,“你们拍卖行实力雄厚,我们只是小百姓,遇到这种事情,自然要找人主持公道,要不然,怎么可能会坐在这里同你们谈判?而且,你们拍卖行,不也找到媒体把这件事情压下来了吗?”

    杨波笑着摇头,“陈先生,理赔的事情,我们一直在商谈,双方是完全可以坐下来慢慢谈的,您放心好了,我们已经成立了专门的理赔小组,就这件事情和你协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你就放心等待吧!”

    陈雄兵看向杨波,面上满是不信,“还未请教,你是拍卖行?”

    “他是拍卖行的股东,大股东!”罗耀华道。

    陈雄兵盯着杨波,“好,我就相信你这一次!”

    说罢,陈雄兵站起身来,朝着老婆道:“咱们走!”

    中年妇女仍旧是不忿,“不能就这么轻易走了,他们翻脸不认账怎么办?”

    陈雄兵扫了一圈,“他们不会!”

    目送着两人离开,杨波转身看向罗耀华,“跟踪没有进展?”

    罗耀华摇头,“没有。”

    “那两个人找到了没有?”杨波接着问道。

    罗耀华仍旧是摇头,他当然知道杨波所指的是那个内奸鉴定师,还有那位摔碎了花口碗的家伙!只是现在人海茫茫,哪里会这么容易找到?

    杨波朝着施浩看了一眼,“施经理,谈判的事情就由你来负责!”

    施浩点头,“那好,就是不知道咱们的底线是多少?您给说个数,我也好有个底!”

    杨波朝着施浩看过去,“没有底线,我要你拖住他们,时间越长就越好!”

    施浩顿时明白了杨波的意图,点头道:“好!”

    施浩从会议室走了出去,罗耀华看向杨波,“已经拖了三天了,接下来恐怕不是那么好拖的,下面咱们怎么办?”

    杨波朝着罗耀华看过去,“没有办法,接着跟踪,继续查那两个人的消息,我就不相信,他们不露出马脚!”

    罗耀华看向杨波,面上露出担忧之色,“之前咱们也是这样合计的,只是现在一直没有线索,难道咱们就要一直拖下去?距离小拍只有一周时间了!”

    杨波笑了笑,“放心好了!”

    杨波心里其实并没有太多把握,但是他知道,他要给罗耀华更多的信心,所以也不介意撒谎!

    罗耀华勉强一笑,正要回应。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罗耀华拿起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号码,顿时露出吃惊之色,他转身朝着杨波看过去,“可能是有消息!”

    罗耀华接通了电话,“喂!”

    “老板,我是阿荣,我已经找到刘飞了!”

    罗耀华一下子站了起来,“他在哪里?”

    “他现在就躲在郊区的一处农户家里,是他的表姑家!整体不出门,如果不是他出来溜达,还真是找不到他!”阿荣道。

    罗耀华有些激动,他走了两步,“你现在不要轻举妄动,我马上就带人赶过去!”

    问清楚了具体地点,罗耀华方才是挂断电话,“是摔碎花口碗的那个小刘!”

    杨波点头,“现在就过去,堵住他,不能给他机会让他逃跑了!”

    罗耀华点头,“我马上安排人手!”

    罗耀华在金陵有人脉,他的父亲尽管在这里任职时间不长,但他却是黑白通吃,一个电话打出去,两人便是上车朝着目的地赶过去。

    在半路时,车后便跟了两辆面包车!正是罗耀华安排的人手!

    做这种事情,自然不能用寻常手段,只能黑吃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