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454章 汉代计时器
    刘家昌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我和老郑相交数十年,他不是那样的人!”

    杨波稍顿了顿,“您是很了解他,但人总会变的!”

    说罢,杨波从旁边拿起了陀罗尼经被,“这件陀罗尼经被看起来的确是有陈旧黄的痕迹,但是看针脚就能看得出来,这分明是用棉线缝制的!”

    说着,杨波转身看过来,“你知道陀罗尼经被要用什么线缝制吗?”

    刘家昌摇头,“不知道,老郑他又不图我什么东西,怎么可能和那人合伙骗我?”

    杨波摇头,朝着刘胖子看了一眼,“这陀罗尼经被必然是要用真丝线缝制的,至于对方是不是图谋你什么,现在也不是很确定,兴许查一查才能知道。?  ”

    刘胖子道:“我来找人查一查。”

    说罢,他开着车子,拿着手机便是拨打了起来。

    刘家昌在一旁,仍旧是有些不满,却也没有多说。

    三人很快便是回到了家中,刘胖子带着杨波去看他的收藏品!

    刘胖子不到四十岁,但是做这一行却已经过二十年,这些年积累下来,已经有了不少的藏品。

    杨波看了一圈,现刘胖子收藏的不多,只有三十余件,但是每一件都是精品,这让杨波称赞了好一番。

    刘胖子谦虚了几句。

    两人正在交流,刘胖子接到了电话。

    “老郑的儿子投资失败了?”

    “他把帝京的房子已经卖出去了?还欠了外面不少钱?”

    刘胖子很是惊讶,挂断了电话,朝着杨波看过来,“还真是被你猜中了,郑家真是出了问题,我去告诉老头子!”

    两人走到楼下,刘老爷子正在陪孙女看电视,他面无表情地听着刘胖子叙述了一遍。

    末了,刘家昌方才是摇头叹息道:“真是没有想到啊,老郑家竟是出了这么大的变故,只是他为何要坑害我?”

    “他在津城的房子也卖掉了,最近半个月都是在租房子住,恐怕这次就是为了钓你上钩吧,按照你的说法,你们每人都要出一千万,就算是他和吴才仁平分,也有五百万了!”刘胖子道。

    刘家昌愣了一会儿神,最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吃了晚饭,刘胖子叮嘱杨波早点休息,说是要带你明天一早去鬼市。

    杨波看了一会儿书,躺在床上,一点睡意都没有,在每个行当都是一样的,而他们经常会行走在灰色地带,又因为每个人想法不同,所以大家际遇也各不相同。

    就像是他自己,如果当初一直待在古玩店里,做一个学徒,或许就会一辈子庸庸碌碌,即便是被崔家找到又能如何?

    胡思乱想了大半夜,杨波迷迷糊糊睡着。

    不知过了多久,杨波听到刘胖子的呼声,他爬了起来。

    两人洗漱了一番,刘胖子动手热了两碗牛肉汤,这是昨晚保姆煮好放着的。

    杨波尽管不饿,但还是喝了大半碗,垫了垫肚子。

    鬼市之所以称之为鬼市,是因为以前这个市场只在天还没亮的时候进行交易,有的人提着小灯,远远望去好似鬼火闪动,故名“鬼市”!

    津城的鬼市在一条无名巷,规模很小,大概也就七八十米长的模样,摊贩却很多。

    两人抵达时,这里已经是来了不少人。

    刘胖子解释道:“津城不像是金陵有专门的市场用作鬼市,这里的鬼市是非法设置的,因而遭受过好几次查封,所以来这里做生意的都要万分小心!”

    杨波有些诧异,“古玩市场不开放鬼市?”

    “大概是觉得不容易管理吧,民间一直在呼吁,但一直没有回应。”刘胖子道。

    杨波点了点头,“咱们头一次来,倒不至于被抓吧?”

    “你不要乌鸦嘴就好!”刘胖子笑道。

    两人循着巷子朝前走,杨波不时盯着巷子两侧的地摊,这里规模小,但物件却是不少,几乎每个摊贩面前都是密密麻麻地摆满了古玩!

    杨波很快便是注意到一个类似笔筒一样的东西,那只笔筒是黄色釉面,高约二十厘米,直径七八厘米,上面有两个眼。

    这件“笔筒”在杨波眼中却是光芒大盛,杨波看了一眼,便是明白这是件好东西!

    “老板,这个怎么卖?”杨波问道。

    老板看起来三十多岁,面上黝黑,他抬头朝着杨波看了一眼,“三千块!”

    “太高了,一百。”杨波直接道,尽管已经有钱了,但他却不愿轻易糟蹋。

    老板又是朝着杨波看了一眼,转眼见到站在杨波旁边的刘胖子,“说三千就三千!”

    刘胖子站在一旁道:“黄癞子,你这是看人要价啊!”

    “不敢,不敢,刘老板,这位是您朋友吧?”黄癞子问道。

    刘胖子点头,“是我亲戚,来津城旅游,特意来鬼市看一看!”

    黄癞子嘿嘿一笑,“刘老板的亲戚那也不一般啊!”

    杨波站在一旁摇头,倒是没有想到刘胖子在津城竟然有这么高的知名度,他朝着“笔筒”指了指,“算了,这只笔筒拿回去摆在老面馆里,也能提高不少档次!”

    黄癞子倒是没有多说,乐呵呵地应下来,这只笔筒他花了三十块买下来的,三千块卖出去,已经算是赚大了,他才不会管杨波买回去做什么!

    杨波付了钱,拿着“笔筒”离开。

    两人走远了一些,刘胖子这才是好奇问道:“这只笔筒做工差了点,三千块贵了!”

    杨波笑了笑,“你还真以为这是笔筒?”

    刘胖子看过来,“这是什么?”

    “汉代黄釉陶水计时,是用来计时间的工具,这种器形很少见,不过汉代博物馆会有。”杨波解释道。

    刘胖子愣了一下,“你一说,我想起来了,还真是计时器,不过,你这眼睛也太厉害了吧,这才刚进来,就淘到了好东西!”

    杨波呵呵一笑,这压根不算什么!

    两人继续朝前走过去,刘胖子因为刚才的事情,故意和杨波隔开了一段距离,也省得那些摊主认出他来,给杨波添麻烦!

    杨波则是抱着陶制计时器,接着朝前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