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498章 铁保的临摹
    “这幅书法让给我吧!”杨波坚持道。? ?

    鲁东兴眼睛盯着眼前的字画,注意力却是早已转移了过去,他是知道杨波厉害的,看中了墙上的字画,肯定会有说法!

    老板眯着眼睛,思忖片刻,方才饶有兴致地开口道:“这幅书法是乾隆时期大书法家铁保的作品!价值高昂,恐怕你难以承受!”

    杨波顿时笑了起来,这幅画压根没有提拔,更没有丝毫的证据来证明这一点,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还有这个人!

    铁保乾隆时期著名书法家,他是满族正黄旗人,在乾隆年间中进士,后来官至吏部尚书以及两江总督,他的草书正是学习王羲之的作品,这也是老板之所以这样说的原因!

    杨波朝着临摹的作品又是看了一眼,他很确定,这幅书法并非是铁保的作品,“这幅书法作品没有题跋落款,难以分辨,老板,你开个价吧!”

    “八百万!”老板道。

    杨波佯作大惊,“这不可能,你这幅书法没有名家题跋,缺乏证据,并非铁保作品。”

    老板笑着道:“这幅画是我祖上传下来的,如果价格不合适的话,恐怕我也不会出手!”

    杨波看着奸诈的老板,笑道:“那好,老板就留着吧!”

    鲁东兴看了看桌上的书画,一时间觉得毫无趣味,他站起身来,“那就这样吧!”

    老板看到杨波一行竟是要离开,连忙道:“几位,这边还有好东西,可以一起看一看嘛!”

    见到杨波等人没有反应,老板只好指着墙壁上的画作问道:“这位老板,您觉得应该给多少?”

    “三千。”杨波道。

    老板顿时跳了起来,“这怎么可能?我真是没有骗你,我这幅画是祖上传下来的!”

    杨波笑道:“漫天要价,坐地还钱,老板,咱们还是各自都退让一些吧!”

    老板有些气馁,“你能给出多少?”

    杨波道:“两万,不能再多了!”

    老板摇头,“实话说,我买回来都不止花了两万块!”

    杨波笑了笑,他就知道对方没几句实话,所谓祖传压根就是谎话,刚才他就注意到一种现象,这家店里所有摆放出来的都是赝品,反倒是几幅挂在墙上的画,都是真品!

    “三万块,这是我最后的价位。”杨波道。

    说罢,他只是稍稍停留了片刻,便是要转身离去。

    老板无奈道:“好吧,你赢了!”

    杨波面上没有笑容,“老板啊,你真是厉害!”

    拿了三万块现金交了过去,对方只给开出了两千的票,一边不忘解释道:“开的价格低一些,咱们都可以少交税。”

    杨波也没有反对,他并不在乎这点钱,但是对方显然也是要缴税的,他也生怕自己多事提出代对方缴税,会引起对方的误会,万一把交易搞黄了,那他就亏大了!

    走出古玩店,鲁东兴有些迫不及待地接过画作,“这幅画有什么特别的,该不会就是铁保的画吧?”

    杨波摇头,“我真的是想要买一幅丧乱帖回去临摹的!”

    鲁东兴不相信,但他注意到杨波的眼色,也没有多问。

    杨波把画作交到保镖手中,又是有些不放心,他把画从保镖手中拿了回来,转身朝着鲁东兴道:“我有点不放心,咱们还是先回酒店再说吧!”

    鲁东兴愣了一下,随即便是点头同意下来,他很清楚,杨波见识过很多的宝物,这次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显然是因为这幅画的价值太高!

    洛青很是诧异,但她一路上都没有多说。

    很快,三人回到酒店,杨波拿着瓶瓶罐罐,便是开始准备起来。

    大约半个多小时,杨波把药水准备好,按照揭画的方法,小心翼翼地操作起来,他戴着口罩,生怕呼吸的雾气会打湿纸张。

    药水喷洒在纸张上,纸张淋湿,杨波用细细的镊子,小心翼翼地把纸张揭开!

    杨波下手很小心,以至于动手十多分钟,只是揭开了一丁点儿,他的前额却已经布满了汗水!

    洛青站在一旁,拿着毛巾,帮着杨波擦汗。

    鲁东兴端着一壶茶,也不敢开口!

    一直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杨波方才是放下了工具,在他眼前,则是放着两幅书法作品,一幅作品显得很薄,还有不少的破损,另外一幅画,则是完整的多,只是纸张泛黄,黄得厉害!

    鲁东兴早已站在了桌前旁边,他也戴上了口罩,盯着桌面上的两幅书法作品,又是看到泛黄如橘的纸张,眼睛瞪得浑圆滚大,“这是王羲之的《丧乱帖》?”

    “《丧乱帖》用笔挺劲,结体纵长,轻重缓疾极富变化,这幅书法就是《丧乱帖》!”

    鲁东兴不等杨波开口,就已经自己猜测出来了!

    杨波点头,坦诚道:“这就是王羲之亲笔所书《丧乱帖》!”

    就算是洛青,也都是讶然道:“王羲之,这么久远的东西,肯定价值很高了,能不能卖出上千万?”

    鲁东兴摇头,“你真是说少了,这可是王羲之的真迹,现存的王羲之的书法作品,全部都是临摹本,最早的也是唐朝所传,如果这幅书法被确定下来,那就是国宝了!”

    “啊?”洛青惊住了,她没有想到这幅书法,竟会如此珍贵!

    杨波开口道:“这幅书法是国之魁宝,不容有失,我把它放到银行保险柜里!”

    “也好。”鲁东兴赞同道,这幅书法已经不是价钱的问题了,这关系到整个民族的尊严!

    现存的《丧乱帖》最古老的版本,是放在倭国的,这与隋唐时期的遣唐使有关联,而国内却失传了,这不得不说是个耻辱!

    很快,杨波便是把《丧乱帖》放进了银行保险柜中。

    三人这才是舒了一口气,鲁东兴抬头看了一眼,见到已经到了中午,他只好道:“咱们先去吃个饭,下午再去荷里活道转一圈,如果不能买到一样好东西,岂不是白跑了一趟!”

    杨波点头,“对。”

    “对毛线,你都已经捡到大漏了,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鲁东兴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