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540章 明劲
    一场闹剧,草草收场,岳志凡被送到医院检查,双手骨折七处,这让众弟子对杨波更加忌恨!

    只是杨波行事独立,一直都是跟着师父学武,其他人很难接触到,再加上师父回护意思非常明显,让大家一时间不敢轻举妄动!

    杨波每天练习岳家拳,招式越娴熟,他把岳家拳前五套拳法,一一拆开,一招一式打乱配合,衔接起来。

    习武的过程中,杨波的气力逐渐增大,身体的柔韧性逐渐增强,肌肉线条也更加突出,短短三日,竟是有了不少的变化!

    岳衍看着杨波演示了前五套招式,心中震惊,嘴上却是平淡道:“你很有天赋,接下来,我教你后面的五套拳术!”

    杨波每日勤练不辍,修习过程中,他不断运起引气术,灵气运转也越流畅,只是增虽说不慢,但这几日,只是增加了米粒大小,这样的度让杨波很是不满,只是在这里,他不方便把千年灵芝拿出来熬药。

    这些天,杨波不管外事,岳珺瑶与华清韵两人无聊,只好朝着外面跑,她们一起吃饭逛街,睡在一起,相互分享生活经历!

    十日功夫一晃而过,这一日,岳衍教导之后,杨波提出了告辞。

    岳衍皱眉,“十天时间太短,尽管你进步神,但恐怕还难以掌握岳家拳精髓。”

    杨波无奈,“最近有些事情要出去,没有办法继续聆听师父教诲。”

    岳衍摆手,“也罢,你现在已经算是入门了,剩下的就是勤学苦练了,你不必叫我师父,我教导你武功,一为报恩,二则是为了珺瑶,你也知道她的事情,师门任务,不得不完成!”

    杨波点头,“珺瑶的师门很神秘,我自然会保护好她的,只是我这几日习武的过程中,感觉身体里似乎有股气力在涌动,会不会是暗劲?”

    岳衍大吃一惊,随即摇头道:“劲力分明劲、暗劲和化劲,我修行数十年,也不过到了暗劲的层次,你距离这一步,应该还有些层次,这应该是错觉。”

    杨波点头,“我也觉得如此。”

    话虽如此,杨波却是感觉到有些不以为然,因为他的确是感受到了身体里涌动的劲力,他只得坚持道:“您还是给我讲一讲,或许以后机缘巧合能够突破呢!”

    岳衍微微一叹,“练武切忌好高骛远,既然你提到,那我就说一说吧!”

    “劲力分为三个层次,明劲、暗劲和化劲。明劲最好理解,就是拳中之刚劲也,在这一步中,需要练到‘整劲’的层次,也就是说能够轻易调动全身的力量于一点,这需要提高整体的素质,增强力量和度!”

    “到了暗劲,就是拳中之柔劲也,这一阶段,要做到易筋、练气、化神,增强动作柔韧性,圆活舒展,运用自然,身体之中自然能够生出一股气力,使得爆力增强数倍!”

    “至于更高层次的化劲,我还没有体悟到,等你到了那一层次再说吧!”

    杨波点头,心中却是沉思起来,果真如同对方所说,他现在整劲都没有练好,这恐怕真是一种错觉了!

    到了晚上,杨波即将离开,他请了众位岳衍以及众位师兄弟到了沧州最好的酒店!

    酒店装修很豪华,众人到了酒店,都是显得有些拘谨,现实的习武之人,并不如武侠小说江湖里那般洒脱,除非生来大富大贵,谁也没有多余钱财,大家平时聚会都是在大排档胡吃海喝一番,来这种地方还真是不多!

    岳衍知道杨波身家不菲,倒也没有多说,师兄弟们点着大几百上千的菜,都是有些心痛,但是看着杨波面部改色的样子,禁不住点了茅台酒!

    一直到酒席散去,一众师兄弟酒足饭饱,酩酊大醉,大家看到杨波拿着拿着一张金色的卡,刷了卡,在服务生恭敬地欢送中走出酒店,大家这才是想起杨波之前的话,“几千万上亿还能输得起”!

    大家后悔不跌,曾经有个亿万富翁站在自己面前,自己却没有去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如果再给自己一次机会,一定要紧抱杨波的大腿!

    不过,想到自己以后或许还有机会,而岳志凡的那个躺在医院里的傻逼,以后恐怕再也没有机会了!

    第二日一早,杨波收拾了行囊,带着华清韵与岳珺瑶两女离开。

    华清韵要回去照顾爷爷,所以不愿去出国,当然,也是因为她只是冒牌女友,跟着来沧州,已经是被爷爷所逼迫,现在已经算是完成了任务!

    杨波三人回到金陵,把华清韵送回了家中,杨波也到了华家坐了坐。

    华老先生见到杨波带着一个漂亮如仙儿一般的女孩回来,大吃一惊,却是没有当场说出来,只是对上次杨波治好了他的病,表达了感谢。

    “华老客气了,这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杨波道。

    华老先生道:“无论如何,都是要感谢你,毕竟癌症难治,就算是手术后,也有复的危险。”

    杨波笑着没有多说。

    华老先生又是问了几句沧州之事,都是被杨波敷衍过去了。

    坐了一会儿,杨波和岳珺瑶起身告辞。

    华夫人看着杨波离开的背影,忍不住朝着华清韵问道:“这是要把人家女孩子带到家里去了?”

    华清韵点头,“应该是吧?”

    “是就是!你这些天不是和他都在一起吗?怎么又冒出一个姑娘来?你是怎么看着他的!”华夫人连忙问道。

    华清韵摇头,“他是我能够看得住的吗?奶奶,我也知道你们关心我,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可以吗?”

    华夫人有些生气,“老头子,孩子都被你惯坏了!”

    华老有些无奈,只得让华清韵把沧州生的事情,细细说清楚。

    好一会儿,华老叹气,“什么历练红尘啊,压根就是借口,人家就比咱们有眼力多了,跟在身边一年,这是要把孙女朝着人家怀里送啊!”

    华清韵看着爷爷,一时间有些无语起来,和岳珺瑶在一起这段时间,她能够感受到岳珺瑶的心思单纯,绝对不是这种人,只是这种话说出来,有谁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