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592章 青青生病
    杨波想起了正事,他朝着柳一刀看过去,“看您一直都闲得慌,我找点事情给您做?”

    柳一刀盯着杨波,又是朝着岳珺瑶看了看,“你该不会是想要给我介绍徒弟吧?”

    杨波摇头,“我前端时间去了缅甸。 ”

    柳一刀愣了一下,随即抬头道:“你去赌石了?”

    杨波点头,“我在缅甸赌石,买到了两块极品料子!”

    说罢,杨波把两张照片放在了柳一刀的面前。

    柳一刀拿起照片,一下子站了起来,“极品翡翠!竟然是皇家紫和帝王绿!”

    “你切出来的?”柳一刀有些迟疑问道。

    杨波点头,“我前段时间收购了一家珠宝公司,这两块翡翠就是公司的镇馆之宝!”

    柳一刀愣了一下,“许氏珠宝?”

    “您知道?”杨波很是诧异,他觉得柳一刀平日里很少出门,没有想到消息竟是如此灵通。

    更为震惊的却是柳一刀,他亲手教导了杨波雕刻玉石,却是没有想到,杨波出去一趟,就收购了这么大一家公司!

    “许氏珠宝的老板,我以前是见过的,他来帝京邀请我去他们公司,我没有答应,这些年岁数大了,就不想动弹了。”柳一刀道。

    “那这两块翡翠,看来是要找别人去了。”杨波道。

    “哎,算了一事不烦二主,就交给我吧!”柳一刀一副不情愿的模样,心里却是见猎心喜。

    杨波笑道:“没事,如果您实在不愿意的话,我也可以找别人。”

    “还是我来吧!”柳一刀道。

    岳珺瑶站在一旁,“您不愿意,怎么还笑啊?”

    柳一刀瞬间无言以对,“小姑娘,你是被杨波骗来的吧?”

    “你瞎说,大波哥哥才不会骗我呢!”岳珺瑶辩驳道。

    柳一刀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小姑娘有意思!”

    说罢,柳一刀看向杨波,“要我帮忙,也不是什么难事,你去帮我看看胡青青,她最近到底怎么了?”

    杨波点头应了下来,“放心好了,她毕竟是我师妹,我还能不关心她吗?”

    柳一刀接下来细细问了杨波在缅甸的经过,当杨波说出他花了六个多亿方才是拍下了标王,柳一刀并没有太过诧异,“你这块毛料小了点,往年的料子,重两三吨的,都是有的,最后卖出一个亿欧元,两个亿欧元,都是存在的!”

    杨波点了点头,“这倒也是,不过能够切除玻璃种帝王绿,至少赚大了。”

    “翡翠王沈通没去?”柳一刀问道。

    杨波很是诧异,“您认识他?”

    “当然认识,沈通以前也在帝京住过一段时间的。”

    说罢,柳一刀直接摆手,“青青就住在市中医院,你联系她就知道了!”

    杨波很惊讶,“您都知道了,怎么还让我去啊?”

    “怎么?不可以?”

    杨波连忙摇头,“可以的,可以的!”

    杨波带着岳珺瑶走出去,岳珺瑶很是不满,“刚才那个老头子有问题吧?”

    “哪里有问题?”杨波好奇问道。

    “反正我就觉得他有问题,有些猥琐。”岳珺瑶道。

    杨波哈哈大笑起来,如果被别人知道岳珺瑶对柳一刀这个评价,肯定会有很多人反驳她,要知道柳一刀可是国家工艺美术大师,德艺双馨,是我辈楷模,怎么可以用这种词语来形容呢?

    但是在杨波看来,却是再贴切不过了,柳一刀的确是有的猥琐,竟然还一个人偷偷看小视频!

    最关键的是,看小视频竟然不知道分享!

    杨波笑了好一会儿,方才是止住了笑,他拿起手机拨打了胡青青的电话。

    没想到电话刚一接通,杨波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电话就被挂断了,一连数次,都是这种情况!

    杨波只好找出了胡青青父亲的电话,打了过去。

    胡尧龙接到杨波的电话,非常高兴,直接说出了病床号。

    杨波本来打算多问两句,想想就算了,因为到了那边再问也一样。

    到了病房,杨波见到胡青青躺在病床上,盯着前方,双目无神,看起来很是凄惨。

    胡尧龙站在一旁,见到杨波,连忙走过来,“真是感谢杨先生能够前来探望。”

    杨波低声问道:“这是怎么了?”

    胡尧龙拉着杨波走了出去,在门外低声道:“我也不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在一个半月前,青青突然告诉我,说她头疼,心里慌,正巧那段时间她熬夜太多,我买了补品给她补补,让她多休息。”

    “可是没有想到,几天之后,她的病情竟然加重了,有时候头疼得更加厉害,厌食,甚至开始胡思乱想。实在没有办法,我带她去了几家医院检查,都没有检查出病因,还是朋友推荐我待她来到了这里。”

    杨波很是诧异,“检查不出来?”

    “也有怀疑是心理上的原因,我也待她去看了心里医生,只是并没有什么效果。”胡尧龙面容憔悴,双目红,显然也是长时间思虑熬夜所致。

    “那你带她来这边,怎么治疗的?”

    “在她头疼的时候,针灸可以缓解疼痛。”胡尧龙道。

    杨波点了点头,却是没有多说。

    杨波两人走出去,岳珺瑶站在门口,她盯着胡青青看了两眼,见到她双目通红,嘴唇白,精神萎靡,便是走了过去。

    只是靠近到胡青青面前,她突然就感觉到一阵寒意袭来,就像是打开了冰箱门一般,这让她很是惊讶,但她仍旧是走了过去。

    “你这是怎么了?”岳珺瑶走过去,伸手摸了摸胡青青的额头。

    她的额头很光滑,摸起来却是有些凉,岳珺瑶的手放在她的额头上,好一会儿,方才是拿了下来。

    “你这是病了。”岳珺瑶道。

    胡青青仍旧是不说话。

    “病了吃药是没有用的,只能练功打坐,这是我师父教我的方法。”岳珺瑶道,“你病得很厉害,身体太虚弱,也不能补,有股子邪气。”

    杨波走进来,就看到岳珺瑶一本正经地,正在和胡青青谈着生病的事情,还告诫她要注意锻炼身体,这让杨波觉得有些好笑,但他没有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