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605章 苦闷
    林阿姨神色苦闷坐在酒吧里,一手端着啤酒,朝着洪秀秀诉苦道:“他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呢?”

    洪秀秀点头,“是啊,林阿姨,您已经做得很好了!”

    林阿姨摇头,喝下一大口的啤酒,“咱们相识也有七八年了,你认识我的时候,我的事业刚刚有所起色,那时候,起早贪黑地赚钱,不就是为了那个臭小子!”

    “我怕想要赚到更多的钱回来,我想要让那个臭小子过上好日子,不要被人欺负,能够吃穿不愁,能够高枕无忧!他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思呢?”

    洪秀秀拦住了林阿姨的酒杯,“阿姨,您已经喝得太多了,不要再喝了!”

    “我心里苦啊!”林阿姨哭诉道,她此时已经泪流满面!

    洪秀秀骂道:“都怪那个臭小子,您对他那么好,他还不满意,难道非要回到他那个养父母身边?”

    林阿姨摇头,仍旧是只顾着喝酒,今天杨波的话,实在是令她太伤心了!

    洪秀秀一边劝着林阿姨,一边忍不住叹息,林阿姨却是想岔了,也许对于杨波来讲,他并不在乎现在的荣华富贵,但是在人生成长的最重要的阶段,亲生父母不在身边,养父母或许对他不够好,那是无法弥补的遗憾!

    只是,这种话,她怎么好说出来?

    “阿姨,慢慢来,我相信,您对他的好,他一定能够看到的!”洪秀秀劝道。

    “他看不到,他看不到的,他现在一心只想着,跟着他位高权重的父亲,享受荣华富贵,压根不会想起我这个老太婆!”

    洪秀秀摇头,“阿姨,我现在和崔一平在一起了,我也问过他,杨波刚开始,并不认可崔家,也是过了好几个月,崔家做出了很多的努力,这才融入了崔家!”

    林阿姨神情有些呆愣,“秀秀,你说得是真的吗?”

    洪秀秀点头,“是真的!”

    “当初还是崔一平先认出了杨波,然后崔家找到了杨波,一直到正式认亲,我都是知道的,前后差不多有半年之久!”洪秀秀解释道。

    林阿姨重新燃起了希望,“原来真的是这样,小波他还在怨恨他狠心的娘!他还是爱我的!”

    林阿姨忍不住哭了起来。

    二十年在南洋奋斗打拼的辛酸苦楚,二十年的相思等待,二十年来生活的希望,在这一刻,全都迸了出来!

    林阿姨痛哭流涕!

    洪秀秀看得心酸不已!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阿姨红肿着双眼抬起头来,“秀秀,我会努力做好的!”

    “两位,你们好啊!”

    林阿姨抬头便是见到一个中年男子站在一旁,他身着少数民族服饰,看起来像是苗疆地区的,他朝着两人打了招呼,便是开口道:“两位,看你们哭得这么痛苦,需要什么帮助吗?”

    洪秀秀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不好意思,你找错人了。”

    中年男子笑了笑,“我没有找错人,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排忧解难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我们公司的主营业务就是为客户解决困难,我可以帮你讨债,可以帮你们寻仇,当然,也可以解决更多的问题,您可以私底下询问。”

    林阿姨皱眉,“不好意思,我们不需要。”

    中年男子笑了起来,“那好,我就不多打扰了,这是鄙人的名片,如果有需要的话,请拨打鄙人的电话,24小时开机,随时恭候您的光临!”

    说罢,中年男子转身离开了。

    洪秀秀仍旧是摸不着头脑,“这人真是莫名其妙!”

    说罢,洪秀秀拿起桌上的名片,就是要丢在地上!

    林阿姨却是拦住了他,“秀秀,给我吧!”

    “您要这个有什么用?”洪秀秀不解道。

    “没事,也许就有用了呢?”林阿姨把名片收了下来,她瞄了一眼,见到上面写的名字叫易木!

    夜色已深,林阿姨喝得太多,洪秀秀只好给洪裕打了电话,让他赶过来,这才是把林阿姨送进了酒店。

    走出房间,洪裕累得有些气喘,抱怨道:“你们喝哪门子酒啊!”

    洪秀秀无奈,“你以为我想喝啊,还不是因为杨波啊!”

    洪裕笑了起来,“你还真是别说他,我觉得现在杨波在崔家地位蛮高的啊,他以后会是你的小叔子,嘿嘿,你对他有意见?”

    “我哪敢啊!”洪秀秀翻了翻白眼,“这么有钱的小叔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以后生了孩子,也许也能分到一大笔!”

    “分钱?你是怎么想的啊,杨波即便是人再好,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你也应该知道生米恩,斗米仇,杨波这么聪明,压根不会给你们这种想法!”洪裕摇头道。

    “放心,我还没有那么贪心,我也没有这个意思,一平可是和我说过了,等到结婚的时候,送我一套老坑玻璃种帝王绿的饰!”洪秀秀说到这里,忍不住便是笑了起来,这么珍贵的礼物,即便是想要掏钱买,也很难买到!

    洪裕瞪了瞪眼睛,“这是杨波承诺送的吧?”

    “那又怎样?还不是我的!”洪秀秀兴奋道。

    洪裕摇了摇头,“真是幸运,这还没有嫁过去呢,就开始盘算这么多!”

    洪秀秀摇头,“不过,崔家是大家族,以后肯定不能像是在家里那么随便了,哎,真是苦恼!”

    “你这是偷着乐吧,现在都已经把崔一平管得死死的,以后结婚还不是听你的,不过,即便是大家族,平时过日子,也还是你们两个人过啊!顶多也就是逢年过节,大家待在一起罢了!”洪裕道。

    洪秀秀点头,“这倒也是,说起来,也还算是不错。”

    “对了,哥哥你这次回去之后,小心一些,马来政治生态对华人不太友好,你走这一步,可能会有危险,一定要联系好商会那些人!”洪秀秀道。

    洪裕点头,“嗯,放心好了,我会处理好的,商会那些人鼠两端,但是他们平时还是会表态支持的。”

    洪秀秀点头,“这样就好。”

    洪裕看向洪秀秀,笑道:“我现在就等着你尽快嫁入崔家,到时候,咱们家就算是有了奥援,在马来也会有说话的底气!”

    “真是太残酷,我这才刚离开家门呢!”洪秀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