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614章 鸡鸣石
    “既然没人反对,那就这样决定了!”中年男子道。 ?

    杨波盯着眼前的青铜器,走了一圈,这才是现了问题,实际上,这批青铜器有四分之一是假的,只是经过了做旧处理,很难分辨出来。

    刘胖子选中了一件青铜爵,爵上刻了一个“孝”字,他朝着杨波低声问道:“这件如何?”

    杨波扫了一眼,这一件他刚才已经看过了,爵是饮酒器,圆腹前有倾酒用的流,后有尾,旁有把手,下面有三个尖高足!

    造型很不错,再加上爵上面有一个“孝”字,说明这可能是一件有铭文的祭器,价格不菲!

    杨波低声介绍了一遍,开口道:“这样吧,你先准备一下,待会儿我帮你估个价!”

    刘胖子有些惊喜,“好!”

    杨波笑了笑,对他来讲,暗标是最合适的方式,因为他可以看到标底,这是别人没有办法做到的,这样一来,他想要买到的物件,基本上都可以买下来!

    顾长顺也是看中了三四件青铜器,杨波也都一一鉴定了,只有一件是赝品,但他并没有承诺帮对方投标,关系没有达到那一步,他自然不会这样做!

    很快,杨波便是看到了最后一只青铜鼎,这只鼎为四足方鼎,器身是四幅图,竟是表达了一个故事!

    第一幅图是伐木,第二幅图是一个人躲在石头后面,似乎在偷听对话,第三幅图是士兵朝着树上撒东西,第四幅图,是从树里奔出一只青牛!

    杨波看着这只鼎,又是看着上面的四幅画,很是惊讶,因为这四幅画所显示的,正是流传于民间的一个传说故事!

    杨波盯着四足方鼎,眼前光华闪过,他见到四足方鼎上,有厚厚的一层光圈,光圈厚度差不多也就在两千七百年左右!

    杨波盯着这只鼎,顿时恍然起来,这竟是秦文公时期的方鼎,因为鼎身所处的年代,就是这个朝代,而且故事也是生在那个朝代!

    刘胖子见到杨波站在那里,眼睛盯着这只四足方鼎,不由低声问道:“有问题?”

    杨波摇头,“没有问题。”

    刘胖子盯着四足方鼎,“这四幅画是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杨波有些诧异。

    刘胖子点头,“我不清楚。”

    “这是生在秦文公时期的一个故事!”主持交易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一边开始解释起来。

    杨波顿时感觉有些不爽,因为那人说话时,声音很大,几乎所有人都能听到,这样一来,很多人就会投标,抬高青铜鼎的价格!

    中年男子高声道:“传说在秦国的时候,武都郡故道县南山有一座怒特祠,祠堂边上长着一棵梓树。秦文公派人去砍伐这棵梓树,顿时就有狂风暴雨。树上的创口随即合拢,整整砍伐一整天也没有把它砍断!”

    秦文公就增派士兵,拿着斧头的人多达四十个,还是砍不断。士兵们疲倦便回去休息,其中有一个人伤到脚,不能走路,只好躺在树下,他听见鬼对树神说:“攻战得很辛劳吧?”其中一个树神说:“哪里算得上辛劳?”

    鬼说:“秦文公一定不肯罢休,怎么办?”树神回答说;“秦文公能把我怎么样呢?”鬼说:“秦文公如果派三百个人披着头,用大红丝线绕住树干,穿着赤褐色的衣服,撒着灰来砍你,你能不困窘吗?”树神便哑口无言。

    第二天,伤到脚的这个人便把听到的话告诉秦文公。秦文公于是派士兵们都穿上赤褐色衣服,紧跟着创口砍出,就用灰撒上。结果树被砍断,树中有一头青牛跑出来,奔跑着进入丰水中。

    大家平时听到这样的故事,都是不以为意的,但是结合青铜器上面的图案,以及青铜器所处年代,就不得不让人感到惊奇了!

    “难道说,这个故事是真的?”

    “也有可能是在秦文公之前的故事。”

    “这种事情,又没有正史记载,传得多了肯定会失真的!”

    现场议论纷纷,但是大家对于这只鼎的兴趣更大了。

    刘胖子有些无奈,杨波微微摇头,示意没事。

    杨波迅转移了视线,看到了最后一件!

    这并不是一件青铜器,而是一块石质的印章!

    杨波拿起一旁的手套戴上,这才拿起了印章,这是一枚虎钮石印,看起来很是不凡,杨波掀开石印,见到下面刻了两个字“陈宝”!

    杨波愣了一下,这两个字的确也有来历。

    按照史书记载,秦文公十九年,秦文公在陈仓游猎,途经北阪城时,得到一块名为“陈宝”的石头,石头颜色像肝脏一样。秦文公于是命人在北阪城建陈宝祠,用一头牲畜祭祀。陈宝祠的东南方向,曾在晴天出雷鸣般的响声,野鸡都跟随着鸣叫,因此称作“鸡鸣神”。

    当初看到这一段历史的时候,杨波就觉得很是怪异,因为这种情况很难解释得通,但是看着眼前这枚石印,他便明白了过来,这是一块陨石!

    只有陨石白天坠落,才会使得天空像是燃烧一般,鸡鸭跟着啼叫,只是没有想到,陨石被雕刻成为了印章!

    杨波盯着石印,随即便是醒悟过来,他们一定是打开了秦文公之墓!

    要不然,也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接连出现两件和秦文公有关的古董,也许他们知道刚才那件青铜鼎的来历,却没有搞明白这件石印的来历,这才会放在一起!

    杨波瞪了瞪眼睛,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眼前这些,应该只是墓葬中宝物的一部分!

    甚至可能只是一小部分,毕竟是秦文公的墓葬!

    “好了,请大家准备好自己的投标单,咱们要开始投标了。”中年男子不知何时站在只有两条凳子拼凑的小台子上。

    说话间,已经有人从外面抱来了箱子,每个箱子对应着不同的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