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670章 借精求子
    刘全明转身看过去,见到杨波站在背后,他冷哼一声,“你是谁?”“我是她男朋友!”杨波道。?  ??

    刘全明呵呵一笑,朝着岳珺瑶指了指,“那这个姑娘又是谁?”“你管这么多?”杨波冷哼一声。

    刘全明轻轻一笑,“真是会瞎说,华学姐是我们学校的校花,从来就没有过男朋友!”

    “不,他就是我的男朋友!”华清韵道。

    这句话一下子便是打破了刘全明的幻想,他盯着华清韵,又是朝着杨波看了看,满面不可思议!

    “这怎么可能呢?”刘全明仍旧是不愿相信,“华学姐,你可是全校男生的女神,你怎么可以?”杨波听着觉得有几分好笑,“滚吧,滚吧!我也不想打你一顿!”

    刘全明见到华清韵没有再搭理他,面上不禁苦笑,他本以为死缠滥打就会有机会,没想到华清韵竟然早已有了男朋友!

    刘明全只好黯然神伤地离去!

    杨波与岳珺瑶坐了下来,“他是谁啊,你怎么会认识这种人?”

    华清韵朝着岳珺瑶看了一眼,冲她点头示意,这才是道:“我也不认识,我今天在图书馆自习,他坐在我旁边,有一道题目不会做,我就帮他讲解了一下,没想到他就一路跟我到了这里。”

    杨波哈哈一笑,即便他没有上过大学,但也知道这种追女孩子的手段,方法极为简陋,但是对付华清韵这种学霸女孩子,却显得极为高明。

    华清韵见到杨波一直在笑,不禁埋怨道:“你又不管我的死活,笑什么啊!”

    “没,没!”杨波摆手,“我没笑什么,只是觉得你的性格真是太温柔了。”

    说罢,杨波转身看向岳珺瑶,“珺瑶,如果你遇到这种情况,你该怎么办?”岳珺瑶翻了翻白眼,“我压根不会帮他解题。”

    杨波愣了一下,“这个狠,方法也好,完全就是根除问题。”

    “如果你帮他解了题,他还跟着呢?”杨波接着问道。

    岳珺瑶略微思忖,“打他!”

    杨波看向华清韵,“看到没有!”

    华清韵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好了,我明白以后该怎么办了。”

    华清韵看着两人,不禁心中微酸,上一次,她就反对杨波一直带着岳珺瑶,但她只是用离开的方式来表达抗议,但杨波似乎毫无察觉一般,没想到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们一直在一起。

    杨波看向华清韵,想要提起分手的事情,但又觉得有些不合时宜。

    华清韵开口道:“你最近都去哪里了?”

    “去了缅甸。”杨波道。

    “怎么去了那种地方,多危险啊!”华清韵道,“爷爷奶奶一直想见你,你又经常不在,你这两天有时间吗?一起去我家吃个饭吧!”

    杨波一下子愣住了,这,不是说好的要分手,怎么变卦了?“没时间?”华清韵见到杨波犹豫,体贴道:“没关系的,下次再去也一样。”“有,当然有时间了。”杨波连忙道。

    华清韵似乎是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接下来,两人聊着近况。

    杨波说起在缅甸的经历,华清韵就坐在对面,双手托着香腮,凝视着杨波,目光中充满了崇拜。

    岳珺瑶坐在一旁,颇为无聊地喝着咖啡。

    正说着话,杨波抬头看到外面有个熟悉的身影走过去,他微微皱眉,不知道杨父来市区想要做什么?

    一直聊到晚上,三人一起吃了饭,杨波这才是开车送了华清韵回学校。

    回到家中,岳珺瑶也不说话,朝着杨波看过去,“你不是说要分手的吗?”

    “氛围不对,不好提出来!”杨波道。

    岳珺瑶翻了翻白眼,“真是婆婆妈妈!”

    第二日,杨波带着岳珺瑶赶到古玩店,没想到竟是在门外遇到了杨母。

    杨波有些吃惊,“您怎么来了?”

    杨母盯着杨波,眼圈泛红,“我坐在这里,等了一夜了,你终于来了。”杨波愣了一下,连忙搀扶住对方,尽管他对养父母有怨言,也近乎断绝了关系,但毕竟还是有二十年的养育之恩!

    “我昨天刚回到金陵,如果没有回到金陵的话,您岂不是白等了?”杨波道。

    杨母只顾着哭泣,没有回话。

    杨波只好开了门,请杨母坐下,又是拿了纸过来,“您这是有事吧?”岳珺瑶好奇地盯着杨母,搞不清对方的身份。

    杨母朝着杨波看了看,又是看了看岳珺瑶,开口道:“你快劝劝你爸吧,他已经走火入魔了!”

    “走火入魔?”杨波愣了一下,杨父练功吗?

    杨波随即又是反应过来,“生了什么事情?”

    “半个月前,他在小区门外的电线杆上,看到了一个小广告,上面说是富婆求子,那个小广告,我后来也去看了,上面写富婆叫小英,三十七岁,老公是港府富商,因为老公不能生育,所以想要借精求子,求代孕,一旦受孕当即支付3o万酬金,孩子顺利生产的话,再支付15o万酬金!”

    杨波听得有些目瞪口呆,怎么扯到小广告上面去了,杨父该不会是信吧?

    杨母双目泛红,“他刚开始也是不愿意相信的,可两天后,他又接到了一条短信,也是同样的内容,他当时没有在意。大概一周前,我们两个拌嘴,他就给那个狐狸精回了一个电话,他亲口告诉我,那个女人的声音柔美动听,他要财了!”

    “我当时就劝他,他一个糟老头子,谁会找他借精?都是骗人的!可他就像是着了魔一样,就是不愿意听我的劝,********想要上当,前几天,他好像又接了电话,他把家里的钱全都带走了,现在不知道在哪里呢!”

    杨波听得目瞪口呆,没有想到杨父还有这样闷骚的心思!

    “那就报警吧,让警察查找他的住宿记录,只要找到酒店,就能找到人了。”杨波道。

    杨母顿时醒悟过来,“我真是傻啊,家里也没个明白人能求助!”

    杨波无奈,只好亲自拨打了报警电话,打电话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事,真是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