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679章 瑞香阁
    杨波订下了会议室,径直朝着外面走出去。??

    “你要去哪里?”刘良玉追了上去。

    “我们去捡漏!”杨波道。

    刘良玉大吃一惊,“捡漏?”

    “对!”

    杨波应了一声,径直走出了酒店,他上了车子,朝着岳珺瑶招呼一声。

    刘良玉迫不得已,跟着上了车子,“曹元德马上就到,你何必急于一时啊!”

    杨波摇头,“没事,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他们咬你一口,难道你还想反咬回去?”刘良玉皱眉。

    杨波笑着摇头,他朝着岳珺瑶看过去,“让保镖跟紧一点!”

    岳珺瑶点了点头,拿起电话打了出去。

    刘良玉朝着身后看了一眼,果然是一件一辆黑色大众,一直跟在车子的后面,“你这待遇,都有保镖了!”

    杨波也没有解释,很快,他把车子直接大马路上,便是下了车。

    “这么着急?”刘良玉有些吃惊。

    他下了车子,抬头看过去,见到旁边一家店面的招牌,“瑞香阁”,这家古玩店,正是王德建的店面!

    刘良玉响起杨波的话,微微有些惊讶,连忙跟了上去!

    杨波进了古玩店,王德建去参加了斗宝大会,这会儿只有一个鉴定师傅和伙计在店里,他也没有搭理对方,眼前光华闪过,便是感觉书橱中摆设的各色器物,都有了一层层光圈!

    一缕缕的光华飞射入他的眼中,杨波也不管这些,他径直走过去,把光圈厚的拿了出来,保镖这时候也跟了过来,杨波直接把东西塞进保镖怀里,示意保镖放在桌面上!

    “先生,您慢点,轻一点!”伙计连忙跑了过来。

    杨波点了点头,“这些看中了,我都会买的!”

    伙计立刻退了回去,不说话了,面对这样土豪,还能说什么?

    很快,杨波一连挑了数件物件,这才是停了下来,他转身回到桌子前,细细打量起来。

    他拿起一件清代光绪年制青花缠枝大盘,放在了一旁,这只大盘看起来品相颇为不错。

    “大盘什么价?”杨波问道。

    那位鉴定师傅瞄了一眼,又是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十万。”

    杨波皱眉,把大盘放在了一旁,这只大盘的价值也就在八万左右,这个价高了!

    杨波捧起另外一只鎏金铜佛像,扫了一眼,“什么价位?”

    鉴定师傅一直坐在椅子上,也不动弹,又是睁眼看了看,“两万!”

    杨波皱眉,“我也不喜欢讲价钱,咱们干脆利落一点,今天你给我的价格合适,我就会直接拿下,你先考虑一下!”

    鉴定师傅五十多岁,却是已经谢顶,他猛地睁开眼睛,双眼微微冒光,“一万!”

    杨波把鎏金铜佛像放在一旁,“包起来!”

    刘良玉站在一旁,他阻止了保镖想要动手的打算,亲自捧起了鎏金佛像,细细看了起来,这只鎏金佛像是汉传佛教造像,身材比例比较适中,身躯饱满结实,线条简洁流畅,丰腴而不虚。佛像****、腹部的起伏和平简的外衣形成对照,富有整体感。

    这是明代早期的佛造像!

    刘良玉立刻就做出了判断,他不禁震惊了起来!

    刚才杨波鉴定的情况,他是看在眼里的,杨波只是扫了两眼,立刻就转身谈价了,压根没有细看,这样的水准,难怪敢放出豪言壮语,说是要来捡漏!

    这只明代早期佛造像,至少价值6o万!

    杨波已经拿起了另外一只鸡骨白玉蝉。

    不等杨波开口,鉴定师傅就已经主动开口介绍道:“鸡骨白算是古玉玉沁最好的,至少要上千年才能形成……”

    不等对方说完,杨波就直接打断了对方,“不用说这么多,如果是真正的鸡骨白的,会摆在外面吗?至少价值百万以上,我买回去,不过是想要应付别人,你也不用多解释!”

    鉴定师傅讪讪一笑,老脸微红,“五百!”

    “嗯,收下来!”杨波道。

    说话间,伙计已经开始把这些价钱都记录了下来。

    刘良玉站在一旁,有些吃惊,这可完全是亏本的买卖啊,杨波既然知道这是假货,为何还要买下来?

    略微犹豫,刘良玉接过玉蝉,又是拿了放大镜看了两眼,好一会儿方才反应过来,这分明是汉八刀!

    王德建再一次走宝了!

    刘良玉默不作声,心中更为惊讶了!

    杨波拿起一件黄玉髓清水盂,看了一眼,随即放在了一旁。

    鉴定师傅连忙道:“这可是清代的黄玉,价值高昂!”

    杨波摇头没有开口,他接着拿起一幅画,看了两眼,《梅花金鱼图轴》,他指了指画作。

    鉴定师傅开口道:“这是清代画家虚谷的作品,用枯笔逆峰作颤动的线条,似断似续,韵味十足,作价十万。”

    杨波略微犹豫,点头,“拿下!”

    刘良玉感觉有些看不懂了,他盯着这幅画,看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现特别之处,杨波为何要买下这幅画,见到杨波正忙碌,他也不好多问,而且刚才那块黄玉,应该也没有任何问题啊!

    杨波拿起另外一幅画,《松溪幽胜图》,他扫了一眼,又是示意道:“这幅画。”

    鉴定师傅有些犹豫,咬牙道:“三万!”

    杨波点头,“这些都包起来!”

    鉴定师傅有些喜不自禁,立刻指派伙计帮忙包了起来,一边朝着杨波问道:“先生大才,买这么多东西,是要装修了吗?”

    杨波笑了笑,没有多解释,眼前光华再次亮起,他就不能给王德建留下任何的宝物,他要全部带走!

    刘良玉站在一旁,却是感觉惊呆了,因为他看着《松溪幽胜图》,这明显不是董其昌的画法,但却像是近代著名画家吴昌硕的风格!

    这是吴昌硕的临摹之作!

    即便是吴昌硕的临摹之作,那也不是三万块,恐怕要一两百万才行!

    伙计报出了数字,保镖递了一张卡过去,杨波却是伸手拦住了,他朝着大厅内的一张书桌指了指,“那只笔筒卖不卖?”

    伙计愣了一下,“那是老板的东西。”

    杨波朝着鉴定师傅看了一眼,“五万。”

    鉴定师傅有些犹豫,伙计继续道:“老板的!”

    “十万!”杨波再次道。

    “成交!”鉴定师傅同意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