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680章 清玉阁
    杨波面上露出了笑容,他示意保镖去把笔筒拿了回来,笔筒外面漆黑如墨,似乎涂了一层油漆,外面没有任何图案,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比普通笔筒还要丑不少的笔筒!

    很快,刷了卡,保镖把卡收了回去。?  ??

    杨波微微一笑,指着那件黄玉髓清水盂,开口道:“这是清代造假黄玉,把青海玉在老醋坛里浸泡十年,再拿到阳光下曝晒,接着用盐水煮开,就变成了黄玉,这是清代的手法!亏你们还当成了宝贝!”

    鉴定师傅瞪眼看向杨波,“你说的是真的假的?”

    “老醋必须要五年以上的陈醋,盐水最好是用海水的浓度,这样制作出来的黄玉,颜色匀称,看起来很真切,就像这一块一样!”

    杨波解释着,鉴定师傅瞪直了双眼,就像是杨波一刀子缓缓捅了过去,又慢慢抽了出来!

    那酸爽劲儿!

    杨波转身走了出去。

    保镖们带着杨波买下的东西,跟着走了出去!

    坐回车子里,刘良玉很是诧异,“我不是很明白,虚谷的《梅花金鱼图轴》为什么要买下来?看起来并没有利润空间啊?”

    杨波转身朝着刘良玉看了一眼,“就在昨天,虚谷另外一幅画《江山秋景图》在港府的拍卖会上,以六百七十万的价格成交了。”

    刘良玉瞪了瞪眼睛,“六百七十万?”

    杨波点头。

    刘良玉不得不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价格,实在是乎他的意料!

    要知道,很多画家的价格都会徘徊在一个固定区间,像是虚谷这样早已不在世的古代画家,画作数量有限,价格会逐渐升高,但这个过程并不快,但是,虚谷另外一幅画卖出六百七十万,这完全就会间接带动虚谷所有画作的价钱!

    至少眼前这幅画两三百万是有了!

    “《松溪幽胜图》是吴昌硕的临摹作品?”刘良玉问道。

    杨波点头。

    刘良玉视线盯着杨波,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甚至已经能够想象得到,当他们把这些东西带到酒店,王德建会是怎样的一副嘴脸!

    “最后这只笔筒?”刘良玉问道,这支笔筒的购买价格最高,这让他更是好奇,其他物件已经这么值钱了这件应该也不会差吧?

    “到了酒店再说!”杨波道。

    车子朝前行驶,刘良玉愣住了,“这不是去酒店的方向。”

    “付东兴是什么来历?”杨波问道。

    刘良玉愣了一下,“你该不会是想要搞他吧?”

    杨波没有回应,“他有古玩店吗?”

    “他没有古玩店,但是他弟媳妇有一家店。”刘良玉道。

    “弟媳妇?”杨波愣了一下,“为什么不是弟弟?”

    “因为他的弟弟早亡啊!”刘良玉道,“我这样说,难道你还没有听明白吗?”

    说罢,刘良玉哈哈笑了起来。

    杨波心里隐隐有所猜测,但还是试探着问道:“他有侄子吗?”

    “到底是侄子还是儿子,还真是说不清,遗腹子,只不过这个遗腹子生得有点晚,到了第十一个月才生下来!”刘良玉道。

    杨波终于还是没有能够忍住,笑了起来,“这个付会长真是有意思!”

    刘良玉摇了摇头,“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

    岳珺瑶坐在后面,有些没有听得明白,“你们说的是什么意思?”

    “遗腹子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第十一个月生下来就晚了?”

    杨波愣了一下,再次笑了起来。

    刘良玉只好解释起来,“遗腹子,就是生下来的时候,他的父亲就已经去世了,怀胎十月,如果在他父亲死去的第十一个月生出来,你觉得这可能吗?”

    ……

    很快,杨波再次把车子停在了马路边。

    一个交警急匆匆地跑了过来,不耐烦道:“这里不能停车!”

    杨波笑了笑,“停一下,马上就走!”

    “不能停!”交警道。

    杨波开了车门,走了下来,“有点急事。”

    说罢,杨波径直下了车子。

    刘良玉跟在后面,连忙朝着交警道歉道:“不好意思啊,他有点着急!”

    “再不开走,我马上就叫拖车过来!”交警威胁道。

    刘良玉没有办法,只好朝着杨波追了过去,“你不要车子了?”

    “让他拖走好了,又不是没有车子了。”杨波道。

    刘良玉瞪了瞪眼,这完全就是纨绔做派!

    清玉楼有个风韵的女老板娘,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杨波走进清玉楼,就感觉到一种与寻常古玩店不同的氛围,这里的摆设布置,一切都透着女人的气息,这种风格的不同,清新中带着淡雅。

    老板娘身着一身粉色旗袍迎了上来,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哟,哪阵风把刘老板吹来了?”

    老板娘却是认出了刘良玉,刘良玉摆手,“我今天只是个导游,客人不是我!”

    老板娘看起来四十出头,她朝着杨波看了一眼,“想要买些什么?”

    杨波微微点头,眼前光华闪过,朝着四周看了过去。

    再一次重复了之前的动作,杨波挑出了十多件古玩,摆放在桌子上,这让老板娘顿时惊喜起来,连忙沏茶,“几位,快请坐!”

    杨波朝着老板娘看了一眼,老板娘笑容灿烂,看起来更俏丽了几分,难怪会有那种事情!

    杨波并没有坐在,而是拿起了第一件敬畏堂制青花天蓝釉青花梅瓶。

    敬畏堂是乾隆时期,皇亲国戚或达官贵人定制的青花瓷器,所署的青花斋堂款,这只瓶子看起来不错,老板娘极力推荐。

    杨波洗看了一眼,却是放到了一旁,这只瓷器明显存在问题,竟然是个接了底的梅瓶!

    这让老板娘有些愕然,“这只梅瓶绘画技法这么娴熟,看起来这么漂亮。”

    杨波没有搭理,继续拿起了第二件瓷器,这是一件古香书屋款青花笔洗,外面光圈浓郁,正是一件精品瓷器!

    老板娘朝着杨波看了一眼,仍旧是热情道:“八十万,只要八十万!”

    杨波抬头看过去,“古香书屋,这是哪个朝代的款识,我怎么没有见过?”

    老板娘也是愣住了,价格都是老不死的定下来的,她只要卖东西就行了,哪里管得了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