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683章 就是他
    现场顿时尴尬起来,付东兴把人家赶了出来,没有想到赶出去的竟然是条过江龙!

    人家一个人在这儿玩斗宝!

    一个人敢玩斗宝,这该有多大的底气啊!

    曹元德也是惊讶,“你这是一个人自嗨吧!如果真是把你的藏品全部都拿出来,我还真觉得你能够一个人玩斗宝,你都带过来了吗?”

    杨波朝着旁边指了指,“看到没有,那边,那些全都是,我刚才出去一趟买来的,大家可以欣赏一下!”

    曹元德转身看过去,果然是见到旁边有一排长桌,上面放了不少物件排列整齐,数名保镖站在旁边看守着。

    “真是你刚买回来的?”曹元德仍旧是有些难以置信。

    “砸钱谁不会啊?”王德建高声道,他走了进来,朝着杨波看了一眼,“肯定是砸钱买来的!”

    杨波笑了起来,“我倒是建议王老板去看一看!”

    小伙计却是一下子认出了杨波,“是他,就是他,刚才就是他!刚才就是他跑到咱们店里买东西的!”

    王德建大吃一惊,“是他?”

    所有人都是看了过去,刚才那件黄玉髓的鉴定,已经让所有人都间接领教了杨波的水平,现在陡然见到他,大家都非常惊讶,这不是刚才被付东兴赶跑的那位吗?

    付东兴也是愣住了。

    曹元德笑了起来,他差不多已经能够猜到杨波刚才为什么要出去了!

    王德建没有多说,连忙朝着那一堆古董跑了过去,他迫切想要知道,杨波到底买了什么。

    很快,王德建就找到了自己熟悉的那几样东西,他甚至看到了自己平常所用的那件笔筒!

    王德建低声问了伙计,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杨老板,就凭你这本事,再去学习一百年,再来参加斗宝大会吧!”

    “呵呵,还说自己一个人的斗宝大会,你一个人能够组织的起来,这几样东西,都是我店里不要的破烂玩意罢了,现代仿的鎏金铜佛像,价值一万,作假的鸡骨白玉蝉五百块,清代虚谷的《梅花金鱼图轴》十万块,作假的《松溪幽胜图》,还有我平常用的笔筒!”

    “哟,没想到那只笔筒,你都愿意收啊,啧啧,早说呀,我那边笔筒多得是,是不是我用过一段时间,你就会觉得不错?”

    王德建哈哈大笑起来。

    杨波满面微笑,没有丝毫动弹,“王老板,多笑一笑,我怕你很快就要笑不出来了!”

    王德建冷哼一声,“你胡说!”

    曹元德压了压手,“我来看一看!”

    王德建把自己店里的那几样东西拿在一旁,很多人都是围了过来。

    “鎏金佛像看起来线条流畅,形象生动饱满,很不错的仿品啊!”

    “我怎么感觉着鎏金佛像很有眼缘啊!看起来像是真品啊!”

    曹元德站在人群中间,看了好一会儿,“这是元代鎏金佛像,价值不菲!”

    现场立刻就哑了火,大家都是看向王德建,却是见到他面上已经变得铁青。

    这件鎏金佛像价值上百万,也就意味着他的店里至少损失了盈利百万的机会!

    这就是看走眼!走宝了!

    曹元德没有多言,拿起了鸡骨白玉蝉,“这是汉八刀,典型的汉代玉件。”

    有人早就看王德建巴结某人不顺眼,不禁揶揄道:“刚才王老板说多少卖出去的来着,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是五百块啊!”

    “是五百块!这价值至少翻了百倍啊!”

    曹元德微微摇头,看向清代虚谷的《梅花金鱼图轴》,他看了好一会儿。

    这让王德建不由紧张起来,他舔了舔嘴唇,“曹司长,这是赝品吧?”

    现场不由一阵哄笑,这还有期盼自己的东西是赝品的人!真是怪事啊!

    不过,现场很多都是古玩店老板,自然能够理解王德建这种走宝的痛苦之处,都是盯着曹元德看过去。

    曹元德略微犹豫,“这是一件真品,刚才你说卖了十万块,可能是有点低了。”

    “这怎么可能?虚谷的名气并不大,十万块已经顶天了,如果我手上能有虚谷的话,那卖出这个价位,那真是赚大了啊!”

    “虚谷名气不大,我都不知道清代有这个画家。”

    王德建连连点头,“是啊,这个价位不高吗?”

    曹元德略微有些犹豫,“一般情况下,的确是这样,但是就在昨天,虚谷另外一幅画《江山秋景图》在港府的拍卖会上,以六百七十万的价格成交了。”

    王德建顿时愣住了,面色越低沉难看!

    曹元德有些不忍心,他朝着杨波那边看了一眼,见到满面淡定,不禁摇了摇头,杨波这一手,实在是太狠了,完全就是虎口夺牙,从别人嘴里抢食,这样的事情,只要做那么一次,就足以令人懊悔数年!

    杨波现在竟是一次捡漏这么多,这就是完全不给别人活路了!

    “这幅《松溪幽胜图》,应该是当代临摹之作,不过画风极好,应该是个名家!”

    付东兴站在一旁,见到王德建面色难看至极,不由怒道:“这怎么可能会是名家临摹?董其昌的作品,独具特色,很多人都不愿意临摹!”

    曹元德朝着付东兴看了一眼,“国内还是有当代大家临摹的,是吴昌硕,他临摹了很多董其昌的作品!从这幅画的风格上来讲,正是吴昌硕的作品!”

    付东兴顿时哑口无言,他愣在当时,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王德建面色苍白,他死死盯着眼前这些古玩,这里有些可都是陈列在他店数年啊,却是被他走宝了!

    更为关键的是,这次走宝,却是被杨波捡漏了,拿过来重重打在他的脸上!

    这让他颜面扫地,颜面无存!

    曹元德拿起最后一只笔筒看了看,却是没有看明白,这支笔筒有何异常,为什么杨波要买下这只笔筒,他不由转身看向杨波。

    杨波笑了笑,站起身来,走了过去!

    接过曹元德手上的笔筒,杨波从兜里掏出一把刀子,刀子光亮如新,看起来极为锋利,他竟是一手持刀,朝着笔筒划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