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726章 接受
    杨波和洪秀秀赶到餐厅,林琳连忙把菜单递了过来,“想要吃什么,自己随便点!”

    这是一家西式餐厅,环境优雅,有钢琴师坐在中央,演奏着轻柔的乐曲,让人心神宁静。 ?

    杨波扫了扫菜单,点了餐,又是递给洪秀秀,大家各自点餐完毕。

    林阿姨从杨波一进门,就一直盯着他,这时候仍旧是看着他,“这段时间肯定很辛苦吧,你都瘦了,也晒黑了。”

    杨波摇头,“黑点正常。”

    洪秀秀看到杨波表情尴尬,也觉得林阿姨太过殷勤了一些,不过,杨波如果能早点认亲,不就没有这些事情了吗?

    “阿姨,您最近生意怎么样?”洪秀秀转移话题道。

    林琳点头,“还算是不错,一平这次举办了画展,也算是开了路子,回头要不要让他把油画拿到我那边,我来帮他运作一下?”

    洪秀秀有些惊喜,“真的吗?林阿姨,您是油画交易的行家,东南亚不少画家的作品都是您来运作的,如果一平的画作也能交给您运作的话,那就真是太好了!”

    林阿姨轻轻一笑,摇头道:“也不算是什么大事情,你们也不需要多想。”

    洪秀秀盯着林阿姨,又是看了看杨波,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林阿姨舐犊情深,但是杨波一直不愿意接受,那就没有办法了。

    很快,牛排端了上来,杨波吃着牛排,桌上又是消停了下来,氛围有些尴尬。

    林阿姨盯着杨波看了好一会儿,“杨波,我知道,你心里一直都在怨恨我,恨我当初丢下你,自己远走他乡,但是我当年真是太年轻,那时候,我也不过和你现在一般大小,一个未婚先孕的年轻母亲,你知道这该遭到多大的痛苦与打击吗?”

    林阿姨看着杨波吃饭,开口说了起来。

    杨波把刀叉放下,听着林阿姨的抱怨,他当然知道这样的不同,当年的社会背景,已经和现在不一样了,当初对于未婚先孕,整个社会都会排斥,甚至因此拉低了社会评价,但是现在的环境就宽松多了。

    只是,杨波还是觉得有些难以释怀!

    林阿姨见到杨波没有太多反应,不禁失望起来,“杨波,你是个好孩子,这些年受了那么多的苦,我都没有在你身边,这是我的错,我现在想要弥补这些亏欠与内疚,你难道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杨波愣愣地盯着眼前的玻璃杯,心里也在迟疑与徘徊,人的心理防线,正是在这样一次次冲击下攻破的,杨波也不例外,这么多年来,他渴望得到亲情,他当初为了得到杨父杨母的重视,甚至为此努力学习,为的只是让他们多看一眼!

    好一会儿,杨波看向林阿姨,“给我多一点时间。”

    林阿姨盯着杨波,看着他清澈的瞳眸,心中激动起来,杨波这句话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他不是不愿意接受,只是需要时间来接受!

    林琳禁不住便是失声痛哭起来,回国以来的彷徨与忧伤,认亲不得的委屈与无奈,甚至于当她回到金陵,只能见到双亲的坟墓,这一切,都有了结果!

    洪秀秀坐在一旁抱着林琳,她不住地朝着杨波示意,让他坐过去。

    杨波略微犹豫,坐了过去,林琳一下子抱住了杨波,哭得更加伤心起来!

    杨波抱着林琳,微微闭着眼睛,梦里多少次,他曾经幻想过这种情境,当他被养父误会打一顿的时候,他就想要一个温暖的怀抱;当他因为高考失误落榜的时候,他希望能够得到家人的宽慰和谅解,没有想到,他很快就被赶出了家门……

    抱着母亲,杨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林琳哭了很久,惹得很多人看过来,只是大家无意打扰,直到林琳哭着哭着,睡在了杨波怀里,像是个小姑娘一样睡着了,这些年,她实在是承受了太大的压力!

    杨波抱着林琳,在餐厅坐了一个下午,他一动不动。

    到了三点多钟,林琳终于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看到杨波,顿时笑了起来。

    “阿姨,您快起来吧,杨波已经抱了一下下午了。”洪秀秀道,她是有些着急了,崔一平的画展正在进行,而她现在却没有时间过去,不得不着急。

    林琳连忙起身,她帮着杨波捏着胳膊,“傻孩子,累了吧!”

    杨波摇了摇头,“时候不早了,咱们去画展吧!”

    “好!”林琳应了下来,她觉得自己因为杨波的一句话,年轻了十岁不止!

    回到画展,杨波便是见到一群人正围在一幅画前,细细研究打量着,崔一平则是站在一旁,满面得意。

    杨波走过去,“怎么回事?”

    “我把你送的那幅画挂了出来,他们都跑过来研究这幅画了。”崔一平道。

    杨波无奈摇头,“你傻呀,干嘛要挂这幅画,这岂不是喧宾夺主了吗?”

    崔一平摇头,“没事的,你就放心好了,上午该来的人全部都已经到了,下午过来的,都是要好的师友,我把这幅画拿出来,给大家赏析一下。”

    杨波点了点头,倒也明白,崔一平名气不大,能够邀请过来的,也多半都是师友,外面的游客并不多,到了下午,已经接近尾声,就更没有多少人了。

    “最近有没有拿几幅画试水?”杨波道。

    崔一平有些傻眼,“不着急吧,我现在名气还不够,恐怕价格不会高啊!”

    杨波摇头,“先试水再说,可以拿到淘画网试一试,拍卖行那边也可以试一试,反正也费不了多少工夫,你把画交出来,我来安排。”

    崔一平知道杨波投资了淘画网,他的名下也有一家拍卖行,他立刻点头道:“好,那就试一试,不知道能不能卖出几十万一幅!”

    杨波瞪眼看向崔一平,“还没有学会走,就想要跑起来了?你现在的水平,顶多也就在一两万,想要再高,恐怕都会很难!”

    “一两万就一两万吧,也算是收回一点成本,油画成本太高了。”崔一平无所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