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775章 金棺
    杨波把两人带到了拾遗堂,开了卷帘门请两人进去,杨波稍稍收拾了一下,这才是开口道:“不好意思,很久没有回来了,这里有些灰尘!”

    中年男子这才是稍稍信服了一些,他打量着店内装饰,朝着杨波道:“如果不到这里来,我还真是不敢相信杨先生竟是鉴定师!”

    杨波笑着摆手,“很多人都不相信的。? ? ? ”

    “鄙人姓周,周怀信,手上有一件家传的宝物,想请杨先生掌眼!”周怀信话语中多了几分郑重。

    杨波点头,“周先生不必如此客气。”

    周怀信点了点头,从包里掏出了一只锦盒,放在桌子上,他一手用力按稳了锦盒,缓缓朝着杨波这边推了过来。

    杨波看到对方竟是如此郑重,也不禁感到好奇,尽管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是看到蓝月这样一副表现,很显然,这人在她的家乡能量不小,至少能够帮人进电视台做主持人,这就不简单!

    盒子放在杨波面前,他眼前光华闪过,锦盒内的东西,顿时让他大吃一惊。

    杨波接过锦盒,小心打开,从锦盒中拿出一尊金质微型棺材!

    杨波抬头朝着周怀信看过去,满面惊疑,“这是金棺!”

    周怀信点了点头,“对!”

    杨波视线盯着金棺,见到金棺以纯金锤鍱而成,除底部外,遍体浅刻精细。棺头以珠纹为地纹,上部刻如意云纹图案,中部刻直线纹,类似栅栏,下部凿刻门扉,左右各有乳钉三排九枚。

    棺尾以珠纹作地,刻由下面共出的如意云纹五朵,上托一轮慧日;两侧地作珠纹,各刻两个高髻人人手鸟身、鸟脚鸟尾羽人,前者两臂伸张,后者双手合捧果盘,周围遍饰如意云纹图案;棺盖也以珠纹作地,凿刻仙鹤三只,翱翔于如意云纹之中!

    在金砖外围,萦绕着厚实的光圈,这件金棺竟是唐朝所制!

    杨波双手捧着金棺,视线逐渐渗透进去,而金棺的内部,竟然还有一尊小金棺!

    杨波把金棺轻轻放回盒内,沉吟片刻,方才开口道:“这件金棺是唐代所制,制作工艺非常精美,是一件难得的精品!”

    “唐朝所制?”周怀信问道。

    杨波点头,“对,就是唐朝所制,具体来历还不清楚,但是从纹饰的风格上来看,这应该属于盛唐时期!”

    周怀信看起来有些激动起来,他把金棺放回盒子中,这才是朝着杨波问道:“如果是想要出手的话,能卖多少钱?”杨波看向周怀信,“您想卖掉?”

    周怀信微微有些迟疑。

    蓝月开口道:“周先生不是生意人,最近家里想要换套房子,正在筹钱!”

    杨波朝着蓝月看过去,见到她不住眨眼,便是明白过来,恐怕是因为这件金棺来历不明,对方才会急于处理,不过,他倒是不惧,略微思忖,杨波道:“如果周先生愿意信我,我愿意给您出价!”

    周怀信看向杨波,“您能给出什么价位?”

    杨波略微犹豫,伸出五只手指,示意了一下。

    周怀信盯着杨波的手指,有些迟疑,他是老江湖,自然不会被杨波的把戏骗了,他眉头紧锁,“五千万?”

    杨波摇头,“周先生真会开玩笑,我人做生意很诚信,五百万!”

    周怀信朝着杨波看了一眼,面露迟疑,心中却是大喜,这实在出了他的心里预期,不过,他也不会任由杨波开价!

    “杨先生,咱们能够在紫金山碰面,也算是缘分,蓝月能够认出您,也算是缘分,五百万太低了!”周怀信道。

    杨波笑了起来,倒也不以为意,他很清楚,无论对方开出什么价位,他是必然要拿下的!

    “周先生,您来说个价,咱们谈一谈。”杨波道。

    既然是有了兴趣,杨波也不吝啬表现出来,他已经不像是以往那么锱铢必较了,即便是多花一些钱能够拿下来,他也在所不惜!

    经过一番谈判,杨波花费了九百万拿下了这件金棺!

    看着蓝月两人离开的身影,杨波禁不住皱眉,他有些明白过来,蓝月这应该算是投桃报李,这才会把周怀信介绍到这里来,不过,能够买下金棺,杨波的确是非常高兴!

    杨波略微收拾一番,直接关了古玩店离开了,他无意在这里多待,万一待会儿又人上门,他岂不是要耗费不少功夫?

    回到家中,杨波拿出金棺,细细打量着金棺上的纹饰,整件金棺看起来浑然一体,看起来并没有任何能够打开的痕迹。

    不过,杨波眼前光华闪过,他能够清晰地看到,里面存在一尊素面无纹的小金棺,而在小金棺的里面,则是有一小截舍利!

    舍利!又见舍利!

    杨波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最近一直在和舍利打交道,他盯着眼前的金棺,无论是光华渗透,还是灵力输入,甚至他拿着小锤子轻轻敲打,都没有任何作用,这让他很是惊讶!

    难道小金棺原本就是直接浇筑在里面的?

    杨波有些难以置信,却是没有丝毫办法,只能就此作罢!

    待在房间里没事,杨波犹豫着要不要去看杨父杨母,踌躇了半天,他还是下楼开了车子,赶回溧水县城。

    县城的房子是杨波买的,所以他知道位置,赶到小区门外,天色已经有些微微黑暗下来,他循着记忆中的路线,走到楼下,他突然又是犹豫了起来。

    耳边传来熟悉的说话声,杨波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竟是迅找了墙角躲了起来,站在墙角,他见到了熟悉的两个身影走过来。

    杨父显得有些老态龙钟的感觉,头灰白,按理来讲,他是不应该这么显老,但他去年新做了手术,今年又反骗了女骗子的财色,大概是透支太多!

    杨母扶着杨父,“小朗最近又跑出去了,他性格跳脱,但没有脑子,做事蠢笨得很,我怕他再被人家给骗了!”

    “你不要管他了,他如果有我一半的智慧,也不会落到现在这种状况!”杨父怒道,“如果过两年我死了,你千万不要管他,小心他把房子卖掉,你就真得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