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782章 定觉寺
    漫天大雪飘落,帝京一片银装素裹。? ?

    杨波起床的时候,大雪仍旧是没有停止,他已经听到了岳珺瑶与吴玥两人堆雪人出的银铃般的笑声。

    吃了林琳烧的早饭,外面的大雪竟是慢慢变小,到了九点多钟,大雪已经停歇下来。

    杨波又是等了半个多小时,等到早高峰过去,这才是开着车子独自赶往定觉寺。

    尽管杨波已经错开了早高峰,但是路上仍旧是堵得厉害,好在出城的路倒还好一些,跟着车流的方向,杨波逐渐驶出了帝京城,来到了郊区。

    车子一路开到定觉寺,杨波轻车熟路地找到小沙弥,让他通报,好在小沙弥对杨波还有些印象,跑进去通报了一番,杨波这才是得以进入。

    见到法玄和尚时,他正在给别人消灾解难。

    圆脸光头的法玄和尚端坐一侧,手中不断拨动着念珠,看起来宝相庄严,堪称活佛典范!

    坐在法玄对面的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女子,女子皮肤白皙,样貌看起来极为美艳,只是她这时候紧锁着眉头,似乎是遇到了天大的难题。

    法玄和尚安抚道:“施主,你不必如此挂怀,本不是你的,自然也不会天上掉馅饼!”

    美艳女子微微皱眉,“大师,实话说,为了这件事情,我也求了不少佛门大师,他们都安慰我,这件事情总还有一丝希望,可是为何您会这样讲?”

    法玄和尚呵呵一笑,“因为他们贪图你的香油钱,而我不必贪图这些!”

    女子身着一身淡绿风衣,脚上着黑色高筒靴,身材窈窕,很有几分韵味,在一片红色的木质家具与光头中,更显艳丽!

    她盯着法玄大师看了好久,见到他呵呵笑着,忍不住摇头,“大师,您如此淡然,难道就不怕定觉寺香火不够旺盛,无法供给佛祖?”法玄和尚笑了起来,“佛祖自然不会怪罪。”

    说罢,法玄朝着外面指了指,“看到没有,即便是你今天不捐香油钱,外面可是有人愿意排队,外面那位就是来送钱的!”

    美艳女子皱眉,显然对杨波出现在这里很是不满,不过,她也听说过法玄和尚的名头,知道这位大师不能得罪,她又是朝着杨波深深看了一眼,这才是转头看向法玄和尚,“这个年轻人能捐多少香油钱?”法玄和尚笑了起来,“姑娘,你现在做外室,每年能够拿到的钱,想来不过百万左右,就算是家中那位,手里的财富应该也不过数十亿,是不是?”见到女子点头,法玄和尚朝着外面指了指,“他手中足足有数百亿,你说,他是不是大主顾?”

    女子愣住了,她朝着杨波看过去,一眼看过去,见到杨波样貌普通,也不知道是不是法玄和尚的提醒起了作用,细看过去,她竟是觉得杨波颇为耐看!

    法玄和尚笑了起来,“你心中执念太深,放下执念,你就可以从容面对,放不下,你将会面临无尽的争端与烦扰!”

    说罢,法玄和尚挥了挥手,“你回去好好想一想,我要接待贵客了!”

    美艳女子朝着杨波看过去,“您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法玄和尚笑了起来,“你还是别要了,你走错了路,已经错失了相识的机会,你觉得他年少多金,恐怕还不清楚,如果是被他的家人现你接近他,面对的恐怕不是财产争端,而是性命之忧!”

    美艳女子朝着杨波看了一眼,这才是离开了,走到杨波身旁时,还不忘朝着他眨了眨眼睛。

    杨波鼻尖一股香风吹过,他呛得差点就要打哈欠,他很是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女子为何如此明目张胆这样眨眼!

    坐到法玄和尚对面,杨波皱眉道:“你和她说了什么?”法玄和尚笑了起来,“你很关心她?”

    杨波略微思忖,“的确是长相漂亮,但是我不感兴趣!”

    法玄笑道:“那位是个外室,最近一直在求佛想要生下子嗣,只是多年努力没有结果。”

    杨波上下打量着法玄和尚,“你们的业务真是宽泛,这种事情也要接?”

    说罢,杨波又是上下打量着法玄和尚,张了张嘴,没有多说。

    法玄和尚冷哼一声,“你不要胡说八道,坏了我的清誉!”

    杨波笑了起来,他刚才想说借精生子的事情,没有想到法玄和尚反应这么快!

    “不必管她。”杨波道,说话间,他拿出了锦盒,放在了桌面上,“您看看这个如何?”法玄和尚拿起锦盒,打开来,看了一眼,便是呆住了,他从盒中拿出金箔的叶片,朝着杨波看过来,“贝叶经?你是从哪里搞到的?”“缅甸。”杨波道。

    法玄和尚盯着经文,细细研究了起来。

    杨波倒也没有多说,一直坐在那里,喝茶品茗。

    许久,法玄终于是看完了贝叶经,他朝着杨波看过来,“这贝叶经非常珍贵,你带过来,是打算送给我的吗?”

    杨波上下打量着对方,“不是。”

    法玄被噎了一下,他微微摇头,开口道:“这是一份金箔贝叶经,非常珍贵,现存的贝叶经数量不过上千部左右,主要存在于藏区!其他地方也有一些,没想到竟是被你碰到了。”

    杨波笑了起来,“我想问问这页面上的云纹。”法玄朝着杨波看了一眼,又是看了看贝叶经,微微摇头,“这里的云纹就是贝叶的纹路!”杨波瞪了瞪眼睛,“贝叶的纹路?”法玄点头,“贝叶是一种植物,这金箔上面,正是贝叶的纹路!”

    杨波愣住了,他一直以为这种纹路很神秘,正是这样的纹路,这才使得金棺看起来无懈可击,但是他哪里知道,这竟是再平常不过的贝叶自身纹路!杨波停顿了好一会儿,方才是醒悟过来,他转身朝着法玄看过去,见到法玄仍旧是盯着贝叶经,他朝着法玄看过去,“我仍旧是感觉云纹有些奇怪,你觉得这种纹路,是不是显得很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