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815章 故人
    宇文曾经给杨波讲过练气士的四重境界,引气境、炼气境、炼神境、悟虚境,每一重境界,都是一重险关!

    岳珺瑶回到峨眉山,应该是去突破引气境,即将步入练气境,杨波并不清楚这样的度算不算快,但是想来应该算是极为少见的天才,因为岳珺瑶心思纯净,最适合修道!

    宇文一直在红尘中历练,能够步入练气境后期,也算是难得!

    杨波看向宇文,“你现在的境界,算是快的吗?岳珺瑶马上就要突破了,修炼算快吗?”

    宇文朝着杨波看过来,“看来,我还要跟你聊一聊!”

    “引气入体是最基础的境界,很多人为了以后修炼更加稳健,会在这一阶段细细打磨,岳珺瑶那个丫头,我见过,她是绝世的天才,能够在25岁之前突破这一重境界,都算是天才!她回去之后,应该不会立即突破,而是要花费一年时间,把灵气净化一遍!巩固基础!”

    杨波瞪了瞪眼睛,“二十五岁之前,都算是天才?你是多少岁突破的?”

    杨波嘴上说着,心里却是在考虑自己,自己今年已经23岁,体内的灵气差不多有半个鸡蛋大小,引气大半年,已经算是很快了但是他之前毕竟有千年灵芝的效力,灵芝用尽之后,他的度就慢了下来,二十五岁之前,恐怕很难突破!

    宇文有些得意,“我也不过是在二十三岁的时候突破的,算是早的,不过,修道之人,并不需要在乎这些,有人引气四十载,都没有突破,一突破就能抵达练气境,这种大器晚成的,也是万中无一的天才,而且他们在炼神境会更加顺利!”

    杨波有些惊讶,“你今年多大?”

    “你问这个干什么?”宇文板着脸,训斥道:“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岳珺瑶应该是十五岁开始引气,这时候突破是理所当然,你不要好高骛远!”

    杨波看向宇文,“修炼到悟虚境的人多吗?”

    “在以前,甚至有白日飞升的存在,只是后来灵气渐渐衰竭,抱朴子、陈抟老祖都曾举霞飞升,有史以来,最近一次飞升,应该是在明朝,自此之后,再无飞升!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悟虚境的存在,想必应该很少!”宇文道。

    杨波瞪了瞪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之所以修道,实际上是为了强身健体,举霞飞升,实在是距离他太过遥远,而且飞升到哪里去?现代社会,地球上环绕着数百颗卫星,就算是冲出地球,也能被现!

    “悟虚境很少,炼神境应该也不多见,那岂不是说,你现在算是一名有数的高手了?”杨波问道。

    宇文也不谦虚,点了点头,“正是如此!炼神境的前辈也有数位,但都已经不再下山。”

    杨波愣了愣,“那咱们去美帝,就更没有危险了?”

    宇文摇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你不能太过放松,即便是在美帝,也依然有风险,甚至有许多险地,修道者一直不敢踏足!”

    杨波不解,却也没有多问。

    “峨眉山上,有没有炼神境?”杨波问道。

    宇文点头,“有,岳珺瑶的师父正是炼神境,而且是近百年来,最有可能突破到悟虚境的!”

    杨波吓了一跳,“这么厉害?”

    “师太比你想象得还要厉害一些。”宇文道。

    “那定觉寺的法玄和尚呢?”杨波问道。

    “法玄是修得是佛,应该和我境界差不多。”

    杨波想了想,“传说中,修道之人可以与天地同寿,彭祖有八百载寿元,这是真的吗?”

    宇文轻轻一笑,“修道之人,的确是寿元要比常人长一些,但也并没有多少,引气境寿元最多在一百二十载,练气境寿元最多在一百八十载,炼神境寿元最多三百载,悟虚境则是五百载!寿元并非定数,人之一生,会遇到各种疾病伤痛,这些都会影响到寿元,修道之人也不例外!”

    杨波坐在宇文面前,不知不觉已经喝了一壶的茶水,第一次接触到这些,让他感觉到如此奇妙,对他来讲,这就像是另一个世界!

    杨波又是问了很久,直到夜幕初临,林琳过来叫他们出去吃饭,杨波方才是反应过来,他又是看向宇文,“你怎么还没有辟谷?”

    宇文摇头,“到了悟虚境,的确是可以辟谷,但也并非不食,辟谷是为了避免一些有害的俗物进入体内,但即便是到了悟虚境,仍旧是有一身臭皮囊,仍旧是有正常的新陈代谢,只是新陈代谢度慢了很多,所以只需要数天,十数天吃一次就可以了。”

    两人走进餐厅,便是闭嘴不言此事,但是杨波吃着晚饭,却满脑门都是这些心思。

    以往他练气也算是勤奋,每晚都会打坐,但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可能达到那样的境界!

    当晚,杨波把聚光镜拿出来,认真修炼,体会着灵气在四周活跃,感受着灵力运转所带来的丝丝生机,浸润着他的身体!

    第二日,杨波说了家里不允许他去美帝的事情,宇文朝着杨波看过来,“你家老爷子姓崔?”

    杨波点头,“对,姓崔!”

    宇文神秘一笑,“你带我去,也许是故人也说不定!”

    杨波有些吃惊,但也不疑,带着宇文到了老宅。

    老爷子正在菜园子里劳作,还是没有抬头,不过,抬头见到宇文似笑非笑,顿时觉得有些眼熟。

    “你是?”崔老爷子指着宇文问道。

    “老爷子,是否还记得五十多年前,在鸭绿江畔,有个道装青年?”宇文道。

    崔老爷子瞪大了眼睛,他死死盯着宇文,“你!是你!”

    宇文点头,“当年我的预言是否成真?”

    崔老爷子是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者,面对宇文,却是满面惊色,深深作揖,“大师,真是没有想到,五十年后,我们竟是能够再次见面!您当初说的事情,的确是一一应验!”

    宇文笑了起来,“我当初送你的火伤药方,可用到了?”

    崔老爷子点头,“用到了,那个药方的确是很好,不仅救了我,还救了很多战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