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832章 华人街
    有很多事情,随着时间的流逝,都会被掩盖住真相,当事人不愿提及,外人都只能靠猜测。? ?

    杨波无意去揣度当时的人心,他只是有些好奇,想通之后,他便无意深究。

    第二日,曹元德带着一行人前往南斯夫人府上去签订捐赠协议。

    唐尼似乎并没有告诉南斯夫人,宇文已经再次出现的消息,杨波出现在现场,很快就完成了签字,现场也没有邀请记者,这是南斯夫人的要求。

    杨波舒了一口气,正打算离开时,他们这边的猪队友突然道:“南斯夫人,您的宝库里还是不少好东西,如果还想要捐献的话,尽管联系我!”

    南斯夫人朝着猪队友看了一眼,又是朝着杨波看过去,开口道:“杨先生,唐尼让我帮他转达一件事情,他说欢迎杨先生到沃克家族去做客。”

    杨波点头,“我会的。”

    南斯夫人笑了笑,转身离开了,并没有搭理那位猪队友!

    那位猪队友看着南斯夫人离开的背景,很是恼火,骂道:“不知所谓,不知所谓!”

    杨波没有搭理,转身便是离开了。

    回到车子上,宇文问道:“办完了?”

    杨波点头,“已经搞定了。”

    “那好,我带你去拜访老朋友。”宇文道。

    杨波有些诧异,没有想到宇文竟是在这里认识这么多人,不过,他也没有反对,给曹元德打了电话,告别一番,便是跟着宇文离开了。

    车子行驶了半个多小时,前面是一条热闹的街巷,杨波已经看到了街巷上挂着的大红灯笼,建筑风格也更加贴合国内的建筑,他便是猜到了,这里应该是华人街!

    宇文笑了笑,“这里今天很热闹,车子开不进去,就在这里下车吧!”

    杨波下了车子,跟在宇文身后,走入华人街区。

    来到洛杉矶数天,杨波还是第一次到华人街,这里比想象的还要热闹一些,游人如织,街面两侧都是店铺,灰墙碧瓦,看起来很有特色。

    耳边传来熟悉的乡音,听到有人用粤语、用闽南话、用普通话交流,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国内。

    杨波跟在宇文身后,有些好奇地打量着,但是看了一会儿,他就没有了兴趣,唐人街华人多,街景和国内也差不了多少。

    穿过大街,走到中间位置,宇文走进一间茶楼,杨波抬眼看了看,茶楼名“风雨楼”,看起来有些年景,牌匾上的字迹铁画横钩,很是不凡。

    跟着宇文走进二楼,宇文压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径直朝着三楼走上去,只是在楼梯口,两个身着青衣的青年男子站在那里,堵住了楼梯。

    茶楼装修精致典雅,红木桌椅,随处可见雅致的插话与古玩摆件,二楼人不多,坐在茶馆喝茶,格子窗隔绝了外面的噪音,场内显得有些安静。

    青衣男子盯着宇文,“你是谁?”

    宇文笑了笑,“我来找袁达。”

    青衣男子皱眉,他盯着宇文,又是朝着杨波看了看,见到两人不像是高手的样子,这才是冷哼一声,“通报堂口字号!”

    宇文摇头,“我没有堂口,你就帮我通报一下老袁,告诉他二十年前的故人来访!”

    青衣男子摇头,“如果不能通报堂口字号,万一大佬不认识你们,回头我岂不是要挨训?”

    宇文盯着两名青衣男子,两人看起来都不过二十多岁,看起来身材精瘦,但青筋鼓起,一看就是练家子!

    “既然不愿通报,那么我们只好自己上去了。”宇文道。

    说罢,宇文便是一脚踏上了楼梯,两个青衣男子微微变色,一齐挥舞拳头打了过去!

    宇文压根没有在意,双手一挥,一手拦住一只拳头,微微用力,两人竟是面色大变,齐齐退倒在地!

    一名青衣男子带倒了桌椅,场内出了喧闹声,所有的人都是看了过来,见到这边竟是在打架,接连数人站起身来,朝着这边走过来。

    杨波带来的几位保镖,早已分散坐下,这时候也都纷纷站起身来,场内响起哗哗的响动声!

    杨波抬了抬手,示意保镖不要动,他则是跟着宇文朝着楼上走去。

    四周守卫的人群涌过来,场面一时间有些惊险。

    “生了什么事情?”

    三楼突然有人走过来,朝着楼下问道。

    “他们把双红棍阿三阿四打倒了,想要强闯!”楼下有人应道。

    来人大概三十多岁,却已经有了些许白,他朝着宇文这边看过来,见到宇文并没有停步,不由面色微变,“你们要找谁?”

    宇文抬头看了一眼,“你是阿飞吧,都已经这么大了!”

    袁成飞瞪眼盯着宇文,看了好一会儿,方才是惊讶道:“你是宇文先生?”

    “二十多年没有见面,那时候你才十来岁,没想到竟然还认得我!”宇文道。

    袁成飞连忙深深作揖,又是朝着楼下挥了挥手,“都坐回去!宇文先生来找大佬,随手就可以伤了你们,下次把眼睛放亮一点!”

    说罢,袁成飞连忙道:“宇文先生请,我带你们去见大佬!”

    袁成飞也不再提通报的时候,径直把人带了进去。

    三楼环境更加雅致清幽,一个七十多岁的老者坐在桌前,身着白色练功服,须皆白,看起来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样子。

    老者抬头看过来,见到袁成飞直接带人进来,微微一怔,随即又是看到宇文,顿时愣住了!手中茶杯掉落在地!

    “怎么?这就是老袁你的待客之道?”宇文笑道。

    袁达这才是反应过来,站起身来,“宇文先生,真是没有想到啊,二十年一转即逝,我已经须皆白,老态横生,而你竟然和二十年前没有任何差别!”

    宇文笑了笑,没有说话。

    袁达仍旧是感慨不已,“当年我们一同争论习武与修道两种道路的不同,现在看来,终究是我错了!”

    宇文摇了摇头,“你也不必伤心,对于你来讲,武学能够达到你这种程度,已经是巅峰了,但是世间能够修道的又有几人?对于大部分人来讲,修道压根就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