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833章 帮会大佬
    袁达请两人坐下,又是让袁成飞去端了茶水过来,这才是亲自给宇文倒了茶!袁成飞侍立一旁,眼睛盯着宇文,双眼炽热,二十年前,他是见识过宇文的厉害的,当初宇文一只手就打败了师父袁达,两人还进行了一番辩论。?

    现在二十年过去,宇文竟是没有丝毫变化,整个人还是和二十年前差不多的模样,这也是他师傅袁达一开口就坦诚当年观点有误的原因所在。

    袁成飞很清楚,他习武三十余年,早已留下了满身伤痕,就像是他师父,即便是武功已经趋至化境,但是一身伤病无法治愈,每次下雨天,都会浑身疼痛,对他们来讲,年老之后,压根就是受罪!

    但是,如果他能够转而修道,像是宇文这样保养,是不是会能够排解病痛?

    袁达给宇文倒了水,这才是看到杨波坐在一旁,杨波年纪不大,只有二十多岁,看起来更像是宇文的弟子,按理来讲,师父坐下,弟子是必须站着服侍的,就像是袁成飞那样!

    宇文朝着杨波指了指,“这位是我师弟。”杨波朝着袁达抱了抱拳。

    袁达连忙回礼,“失敬失敬!”

    袁达执礼甚卑,想来也是因为最近两年,越认识到习武的坏处。

    宇文摆了摆手,“老袁,不用这么客气,你年纪也不小了,想来在洪帮中地位更高了吧,被别人看到,有失体统。”

    袁达摇头,“我已经老了,这两年饱受伤痛折磨,每次想到你当年所说的话,我都会后悔一次,当初就应该听你的话!”

    宇文笑道:“这句话绝对不是真话,当年你五十多岁,已经是堂口大佬,浑身伤痕,你所练习的家传袁家拳,具有杀伐之气,本就是用于江湖争杀的武学,即便是你当时把袁家拳放下来,现在依旧会面临身体暗伤之痛!”

    袁达摇了摇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既然已经踏入江湖,每天所想的,都是能够活下去,也就考虑不了那么多,如果当初不练袁家拳,我也活不到现在,也算是祸福相依了。”

    宇文点了点头,“正是如此。”

    袁成飞听到两人所说,甚至已经能够看到了自己的晚年,“噗通”一声,袁成飞直接跪了下来,“宇文先生学究天人,一定有办法解救我师父,他现在每日被暗伤所扰,整夜整夜睡不着觉,求宇文先生援手!”

    宇文朝着他看了一眼,又是朝着袁达看过去。

    袁达尽管并不愿意见到袁成飞跪下,但是念在他一片孝心,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能期望地看向宇文。

    宇文笑了笑,“老袁,你算是找了一个好徒弟!”

    袁达摇了摇头,“不过是个愚钝的弟子罢了。”

    话虽如此,袁达笑容却是很灿烂。

    宇文道:“老袁,你的病症算是暗伤长期积累所致,当年我就现了,所以才会劝说你放弃习武,只是你这么多年,仍旧是坚持习武,因而暗疾早已病入膏肓,我可以送你一副药,主要用于止痛,这些暗伤只能慢慢调养了。”

    袁达点头道:“只要能够止痛,让我睡一个安稳觉,我就没有什么好求的了!”

    袁成飞连忙拿了纸笔递了过来,放在宇文的面前。

    宇文也没有迟疑,拿起笔,写下了药方,开口道:“这是调养的方子,每日一次,调养个十年八年就差不多了。”

    袁成飞愣住了,他显然没有想到,宇文竟会这样讲,袁达已经七十多岁了,如果再去调养十年,他就八十多岁,到时候还能够留在世上也说不定了!

    宇文把药方递了过去,示意袁达去抓药。

    袁达接了方子,安排人去中药房抓药,唐人街有一家中药店,尽管很多人已经习惯了西药,但是在唐人街,中药铺的生意仍旧不差分毫!

    宇文则是和袁达交流起来,两人关系不错,二十多年没有见面,竟然仍旧有共同话题。

    杨波坐在一旁,存在感很差,不过,他也没有在意,喝茶听着两人聊天。

    许久,袁成飞端了汤药回来,“师父,您趁热喝了吧!”

    袁达端起药汤,一饮而尽,看起来压根没有感觉到烫。

    袁成飞看向宇文,“宇文先生,这个药方,我可以喝吗?”宇文盯着袁成飞上下打量了一番,这才是开口道:“这个药的剂量重了很多,也有一些东西不适合你,我来帮你开个药方。”

    “好!”袁成飞很是兴奋,再次拿了纸笔,亲眼见到宇文把药方写下来。

    袁达显得非常兴奋,“喝了这碗药汤,我感觉浑身暖乎乎的,似乎好了不少!”杨波坐在一旁,“这是心理作用,中药药方一般作用没有那么快,要等十天半月,才能真正有效果吧!”

    袁达点头,不过仍旧是很兴奋,“宇文先生,如果你能早来几年,我会少受多少苦?”

    说罢,袁达突然愣住了,他的双手突然朝着自己身上挠过去,看起来就像是身上爬满了蚂蚁一般。

    “我为什么感觉浑身好痒。”袁达突然道。

    接着,袁达便是愣住了,朝着身上抓上去,“痒死我了!”

    宇文刚写完药方,见到袁达这边突然就有了剧烈的反应,也是吓了一跳,他很确定,自己的药方应该不会有问题!

    袁达似乎有些承受不住,他摔倒在地,朝着地上胡乱蹭着,完全丢失了高人的风范!

    宇文连忙伸手拿捏住袁达的脉搏,随即大惊失色,“他的体内竟然有毒!”

    说话间,宇文双手用力朝着袁达身上拍了过去。

    宇文的动作很快,双手如飞,不住地拍打着袁达的四肢以及腰部,看起来就像是泰式按摩一样!

    宇文的动作很规律,甚至可以说是技巧性很强,每一次拍打,都能够听到清脆的拍打声。

    袁达的喘息逐渐均匀了不少,宇文这才是停了下来。

    袁达抬头看过去,有气无力地道:“宇文先生,真是感谢了,您刚才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宇文开口道:“你中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