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840章 登门谢罪
    “是我。?  ?? ?”外面传来的是宇文的声音。

    杨波略微犹豫,没有把赤金走龙收起来,直接去开了门。

    宇文笑道:“我觉得你今天有些话没有说完。”

    杨波皱眉,他并不觉得自己哪句话没有说清楚,正要询问,宇文却是已经走了进来,他盯着杨波床上的赤金走龙,面上露出了然的神色,“我说呢,怎么会有道法的波动,原来是这些小玩意儿啊!”

    杨波有些愕然,这才明白过来,宇文应该是察觉到赤金走龙的灵力,这才赶了过来。

    杨波禁不住问道:“你认得这些赤金走龙?”

    宇文没有回应,反倒是问道:“你从哪里得来的?”

    “是从文物走私的仓库里找到的。”杨波道。

    宇文点了点头,介绍道:“你是做文物收藏的,应该能够看得出,这些赤金走龙都是唐朝之物。”

    杨波点头,“是。”

    “这些都是祭祀之物。”宇文道,“这是投龙祭祀的法器,投龙祭祀的活动来源于道教的天、地、水三官信仰。古代帝王祭祀山川,惯用沉埋形式,祭山用埋,祭水用沉。早期用于沉埋的祭物,有金银器、铜器等。”

    “到了唐代,则是逐步形成了沉埋金龙玉简的固定礼仪。一般就是把写有愿望的文字玉简和玉璧、金龙、金钮等器物一块用青丝捆扎,待举行醮仪后,再投入名山大川之中,作为升度之信,以奏告三元。”

    杨波点了点头,他大概是有些明白,古代帝王都喜欢祭祀山水,最为著名的就是泰山的封禅活动了,从秦始皇开始,历朝历代皇帝,都要进行封禅仪式!

    杨波略微犹豫,开口问道:“我感觉这些金龙身上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灵力,你刚才称呼为道法?”

    宇文犹豫了片刻,“有些事情没有跟你说,可能你也能够感受得到,天地间的灵力逐渐枯竭,这方天地早已进入末法时代,我们修炼的度更慢了,甚至于以前修道者能够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神通,也都逐渐失传了。”

    “我之所以能够说出这是道法的波动,还是因为当初在我年幼的时候,师父曾经使用一次,他施法也只是唤了风雷电,并没有能够降雨,那种道法的气息,我至今都无法忘记。自那以后,我就没有再见过谁使用过道法,我们师门有一门唤雨的法术,我都没有办法施法,所以也就没有跟你提过!”

    杨波听着宇文的话,突然有种奇异的感觉,他感觉自己如果能够学会道法,一定能够施法成功,这只是一种难以言明的感觉,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宇文不提教授唤雨术的事情,杨波也没有多说。

    “那这些金龙,都是为了投祭了?”杨波问道,“可是他们又是怎么才能产生道法?”

    宇文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师门的秘籍里并没有记载这些。”

    说罢,宇文便是道:“你慢慢研究,我先回房休息了。”

    杨波目送了宇文离开,却是没有多说,他很清楚,当初宇文教他引气术,应该只是心血来潮,直到现在,宇文也只是简单的介绍师门,但是师门很多重要的卜算道法医术之类的东西,宇文压根不提!

    杨波自然也不会因此忌恨,能够得到引气术,已经是邀天之幸,他自然也不会多想。

    拿起一直金龙,杨波盯着金龙细细看了起来,眼前光华再次闪过,杨波盯着金龙,突然就感觉手中金龙像是活了一般!

    他俯瞰着金龙,看着金龙摆动的姿势,突然福至心灵,他右手举起,在半空中描绘着金龙的姿势,体内的灵气随着他手中的动作,自然的流泻而出,杨波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畅感!

    只是动作进行到一半,杨波突然感觉体内一空,他连忙生生打断了自己的动作!

    手势一停,杨波顿时感觉空虚下来,浑身酸痛,甚至有种肿胀的感觉,这明显是脱力了,他顺势睡倒在床上,他能够明显感觉到,室内的空气中似乎有些潮意,只是他太过疲惫,不敢确定,眼睛微闭,逐渐睡去。

    宇文回到房间,想到刚才那十多条金龙,微微摇头,尽管他觉得金龙看起来不错,但是他并不觉得那些用于投祭的祭品就会好了,因为祭品最后都是要丢掉的。

    这样一想,宇文盘坐下来,五心朝天,开始修炼起来,尽管现在他的修炼并没有太多的效果,但是这么年以来,他早已养成了修炼的习惯,改不掉了,这时候让他睡觉,他可能还真是睡不着!

    修炼片刻,宇文突然愣住了,他分明感觉到空气中似乎有微弱的道法波动,这个波动很小,如果不是在修炼,他压根感受不到,他正要细心感受,道法波动突然就消失了。

    宇文不由看向了隔壁,他隔壁就住着杨波,难道刚从是他制造出来的道法波动?

    宇文愣了片刻,自己都是摇头,他觉得这不可能,因为杨波压根就不会道法!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杨波可能把灵力输入了金龙!

    这样一想,宇文又是镇定了下来,专心修炼起来。

    杨波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等到宇文开门,他心中惊喜,眼睛盯着这十二条赤金走龙,这里每一条姿态都不相同,是不是意味着,这里有十二道法术?

    当然,这都只是猜测,还需要验证!

    第二日,杨波吃了早饭,正打算让张三峡带他出门去玩一圈,袁成飞带着一个胖子走了进来。

    刚一见到杨波,胖子便是“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师叔祖,我罪该万死,求您责罚!”

    说话间,杨德胜已经是痛哭流涕,他爬着上前,想要抱住杨波的大腿,杨波一个退步闪身过去。

    杨德胜反应过来,连忙以头撞地,出“咚咚”的响声!

    “你怎么了?”杨波问道。

    杨德胜痛哭流涕,“我不该欺骗师叔祖,贝尔森和我关系很好,所以我刻意夸大了他的身价,还帮他安排了很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