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842章 提醒
    玉耳杯,在杯子两侧,各有一只耳朵,这种耳朵一般是为了便于端取。

    见到杨波盯着玉耳杯,杨德胜便是介绍道:“这只杯子是我三年前留下来的,当时送过来的时候,我特意请了专家鉴定,他们说是朝鲜玉耳杯。”

    杨波盯着玉耳杯,眼前光华闪过,看到玉耳杯表面厚实的光华,杨波略微犹豫,因为他很容易就判断出,这只玉耳杯应该是雕琢于汉末时期,玉耳杯则是和田白玉的材质,这不禁让他有些疑惑起来。

    如果这是朝鲜风格的玉耳杯,那么在汉末时期,东北地区存在的政权应该是高句丽,那个时候,朝鲜族还没有真正形成,高句丽是个横跨现在北朝鲜和辽省的游牧民族,那时候南朝鲜也有两个小国,但都没有足够的实力!更没有获取和田玉的渠道!

    也就是说,当时能够雕琢出这种水平的玉耳杯的国家,应该就是高句丽!

    对于高句丽这段历史的研究,一直都是国内的一个盲点问题,史学家以前一直以为高句丽就是朝鲜族,但是随着考据增加,很多学者更加认同高句丽这段历史是中国少数民族史的观点。

    当然,对于杨波这种民族主义者来讲,高句丽的确是国内历史的一部分!

    “这只玉耳杯帮我收起来。”杨波道。

    杨德胜愣了一下,随即大喜,他很清楚,如果杨波能够带走几件文物,那也就代表杨波彻底原谅他了!

    还有一层原因就在于,他觉得这件玉耳杯价值不高,相比于刚才那个橱柜里的瓷器差了不少,对于杨波挑选了价值较低的物件,他很高兴!

    杨波也没有多想,接着看了起来。

    接下来几件都是朝鲜和倭国两国的文物,有倭刀,有倭国瓷器,也有朝鲜族玉印等物件,杨波对这些物件不是很了解,大概看了一遍,觉得这些物件价值不是太高,便是放弃了。

    接连又是看了两个橱柜,都是没有找到好东西,杨波正有些不耐,杨德胜却是拉着杨波走到了下一个橱柜,“师叔祖,您看这幅画如何?”

    杨波抬头见到面前竟是一幅纸张已经完全泛黄的古画,古画上是鹤群盘旋于宫殿之上,而在古画的右侧,则是有题,“政和二年延福宫宴辅臣,有群鹤自西北来,盘旋于……”

    杨波盯着这些字迹,看着熟悉的瘦金体,想象着当年的情形,心中却是大惊,这是宋徽宗所绘制的《瑞鹤图》!

    宋徽宗原名赵佶,本职业是皇帝,绘画与书法都是他的兼职,后世评价他“诸事皆能,独不能为君耳!”就是说他是个艺术天才,但却不适合做皇帝!

    宋徽宗距今有千年之久,他的书画作品流传很少,杨波很快确定下来,这幅画正是真品,他不禁有些兴奋。

    “好,这幅画帮我收下来。”杨波道。

    接下来,杨波接连看到了齐白石、张大千、李可染等人的画作,但他并没有花费时间去细看。

    很快,一件清代嘉庆白玉镂雕凤纹长宜子孙牌吸引了杨波,这只玉牌是用顶级羊脂白玉雕琢而成,用工精细,应该是皇家精品,杨波也收了下来。

    杨波转了一圈,没有再看到其他好东西,他把三样东西归拢在一起,这才是朝着杨德胜问道:“多少钱?”

    杨德胜连忙道:“师叔祖,您这不是打我的脸吗?”

    杨波朝着杨德胜看过去,“咱们也算是本家,我觉得你还是要接着这笔钱,你难道觉得自己可以永远都做这个差事?”

    杨德胜一下子便是愣住了,面上阴沉不定,似乎在考虑杨波的意思,他一直都很清楚,帮内有人对他占了这个位置很不满,甚至早有人提议要更换他这个位置,只是袁成飞一直压着反对声,这次的事情之后,他也的确是很有可能不会在这个位置上了!

    这样一想,杨德胜反倒是有些紧张起来,他很清楚,他在这个位置上坐了十年,有很多事情已经说不清楚,如果真是来人接了他的位置,定然不可能帮他捂盖子!

    杨德胜看向杨波,突然就跪了下来,“师叔祖,求教,弟子该如何度过这一劫!”

    杨波摇头,“有些事情,你比我更清楚,何必问我?”

    杨德胜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他朝着张三峡道:“张师兄,之前答应你,让你任选一样物件,还有琳娜,你也可以选一样!”

    张三峡有些迟疑,“真的?”

    琳娜则是满面难以置信,随即又是欣喜起来,因为她很清楚,这里的东西价值极高,“好啊,真是太感谢了!”

    杨波站在一旁,倒是没有阻止,这里的物件既然不可能全部被他所用,杨德胜拿出来做人情,也是正常的举动。

    很快,两人各自挑选了物件,杨波给杨德胜签了一张两百万美金的货款,这才是离开了。

    临走前,杨德胜再次表达了感谢,朝着杨波道:“师叔祖,这些剩下的物件,我马上就要带回去了,您真的不要了?”

    杨波摇头,“不用了。”

    略微犹豫,杨德胜道:“师叔祖,现在时间紧迫,等到我有时间,一定带你去贝尔森的那里,他那里,应该私藏了不少好东西。”

    杨波笑了笑,“好啊!”

    很快,张三峡拖着杨波的箱子,三人离开了厂房。

    坐回车子,张三峡沉浸在兴奋中,琳娜却是朝着杨波看过去,“您觉得他不会再待在这个位置上?”杨波笑了笑,“是不是经常传言他要动的?”

    琳娜点头,她的面部柔和,并不像是西方人所喜欢的那种棱角分明的形象,大概知道今天要陪杨波,所以没有再穿制服,而是穿了碎花连衣裙,金黄的秀被她扎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整个人看起来年轻了不少!

    琳娜认真地点头,“的确是有这种传言!”

    杨波笑道:“那不就是了,既然有这种传言,那就不是空穴来风,经历过这次的事情,袁成飞一定不会容他再待在这个肥差的位置上!”

    琳娜有些犹豫,“那谁会来这里?”

    杨波笑了笑,朝着前面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