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846章 扶他一马
    此时,洛杉矶气象局却是乱作一团。

    亨利局长坐在办公室内,大雷霆,“你们怎么看的气象图?持续了近一个小时的暴雨,下得这么大,你们给我说没有?就这么一个小时的功夫,我们接到了多少投诉电话?你们知道吗?”

    “我们接到了几千个电话,都是投诉我们气象局不作为,这么大雨竟然没有预测出来,很多室外的活动被迫取消,最为重要的是,我们尊敬的市长大人要陪运动员参加长跑项目,半路上竟然被淋了个落汤鸡!”

    “我刚才就在外面,我在外面公园里烧烤,起风的时候,我觉得可能只是一阵,没想到接着就下起了大雨,烧烤炉完全就被浇灭了!”

    亨利盯着一个个下属,见到他们低着头不说话,不禁冷哼一声,“快点去查一下原因,看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这一次算是公共事件,我们要拿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

    头斑白的詹姆斯抬头看向亨利,“局长,这次的大雨,我们已经开始研究了,目前来讲,还没有重要的进展,因为根据近二十四小时的气象图显示,这场大雨压根就是突如其来,不知道从哪里刮来的一阵西南风,就完全把云层吹了过来。”

    亨利尽管很生气,但是詹姆斯是气象专家,专业知识极强,他的话不能不信,“突如其来?”

    詹姆斯点头,“对,我们直到现在,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阵风吹起来的。”

    亨利略微沉吟,“詹姆斯先生,你也知道,我们现在需要的不是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我们需要的是一个较为合理的解释,去糊弄那些所谓的民主人士,我这样说,你能懂吗?”

    詹姆斯点头,“那好,我们待会儿就能出结论。”

    亨利连忙点头,“好,最好是给那些举报我们的人,一个合理的解释!”

    ……

    忙了一整天,舞衣仰坐在椅子上,她上任不过两个月,已经把稻川会的事情处理得井井有条,颇得会社元老的赞誉。

    上午会见杨波,不过是她日程里临时加进去的安排,她没有想到,杨波竟然来到了这里,他们再一次相遇。

    只是想到失踪的兄长,舞衣又是不禁皱眉,她从小和哥哥相依为命,可以说是哥哥一手抚养她长大,她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哥哥,只是毫无线索,现在杨波出现,是不是说,当年他很清楚哥哥失踪的地点?

    绿人参有重用,她无法用绿人参来交换消息,只是这样一来,她就没有多少筹码了,只能通过接近杨波,从他手里搞到哥哥的消息!

    “咚咚咚”

    听到敲门声,舞衣坐起身来,面上忧虑尽去,只留下满面严肃,她已经习惯了用这张面孔来处理事情,她甚至知道,员工私底下给她取名“冰山美人”,她也不在乎,“请进!”

    秘书走进来,汇报起来,“社长,东京来电……”

    舞衣又是开始忙碌了起来。

    ……

    杨波一行收拾妥当,但也并没有回别墅,而是直接在酒店住了下来,他们的衣服完全湿透了,只能明早送去洗的衣服干了再说。

    第二日一早,杨波回到别墅,见到袁成飞竟是坐在客厅里,这让他有些惊讶,抬头却是见到张三峡站在一旁,张三峡满面青紫,看起来似乎是受了伤。

    杨波很是奇怪,但也没有多说,便是坐了下来。

    袁成飞则是接着汇报情况,“三峡他自己不争气,没有打过人家,被劫了一批货,咱们下面是不是要采取一点行动,不能让他们骑在咱们的头上!”

    袁达坐在正位上,面上波澜不惊,只是见到杨波时,方才冲他笑着点头,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方才是开口道:“三峡既然亲自到了现场,还被人家抢了货,自然是他无能!”

    袁成飞朝着张三峡看了一眼,面上有些不好看,因为张三峡是他的弟子,也是他一力安排他去掌管了文物走私这个业务的!

    张三峡更是羞愧地低下了头。

    袁达也不管两人面色,接着道:“稻川会最近两年崛起很快,咱们两家也一直有摩擦,但都控制在可控范围内,文物走私不是不是什么大生意,既然他们制造摩擦,大概就是想要试探一下咱们的态度。”

    袁成飞点头,洪帮是洛杉矶的老牌顶级势力,稻川会崛起得晚一些,但是每个新势力的崛起,都会引起利益的充分分配,稻川会大概是想要通过这种小摩擦,逐渐分配更多利益!

    这是这样的动作,完全就是侵害洪帮的利益,他们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我已经退了,只能帮你分析一下,具体怎么解决,还是要看你自己的本事,好了,你们回去吧!”袁达摆了摆手。

    袁成飞向袁达行了一礼,又是朝着杨波行礼,这才是带着张三峡离开了。

    等到他们出去,袁达看向杨波,“杨先生,你觉得张三峡和杨德胜比,如何?”

    杨波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袁达会这样问自己,他略微犹豫,“杨德胜圆滑,能够把生意的方方面面都处理好,但是他贪婪,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张三峡性格耿直了一些,看起来更像是双红花棍,一言不合就开打,这样的性格适合做头马,而不适合做大哥!”

    袁达点了点头,“的确如此,但是洪帮内还有一个培养的机制,就是像张三峡这样的,还是要给他们一定的机会,毕竟坐在不同位置,会有不同的思考,思维方式的转变,有些人的性格甚至可以做出一定的改变。”

    杨波点头,“这样也不错,你们的机制挺完善。”

    袁达笑了笑,“这都是前人的经验,我们后人不过是继承罢了。”

    说罢,袁达看向杨波,“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杨波有些诧异,“您可千万别这样说,是什么事情?”

    “我想请你帮忙扶持张三峡一把,他算是阿飞第一个出任主管的弟子,如果他不能扶上马,那么后面的弟子就会很难走下去,你是从事文物这一行的,了解比我们更深,所以我希望你能帮忙。”袁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