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859章 受伤
    如果贝尔森没有收拾东西,恐怕想要找到青铜蛇是非常难的,稻川会的人在房间里还没有来得及翻箱倒柜,就已经在现场现了蛇铜像!

    舞衣看着手下人交过来的蛇铜像,扫了一眼,转身看向贝尔森,厉声道:“抓起来,带走!”

    贝尔森被堵住了嘴,压根说不出话来,他拼命挣扎,却是没有丝毫作用。?

    陈德胜被压制在沙上,不敢声,生怕舞衣注意到他!

    没想到舞衣转身把蛇交给了一旁的鉴定师,这才是转身看向陈德胜,她微微蹲下身子,让两人视线平齐,这才是幽幽开口问道:“陈德胜?”

    陈德胜连忙“呜哇呜哇”地点头。

    舞衣朝着后面退了两步,朝着陈德胜的嘴指了指,立刻有人把杯盖拿走了,陈德胜终于是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舞衣盯着他,“你和杨波很熟?”

    陈德胜瞪大眼睛盯着舞衣,又是慌忙把视线压低了,以前他就曾经听说过稻川会的分社长非常漂亮,亲眼见到对方,竟真得被对方容光所慑!

    “师叔祖人很好。”陈德胜道。

    舞衣盯着陈德胜,手中却是抽出了一只锃亮的匕,轻轻拍着他的脸,“想要活下去吗?”

    陈德胜连忙点头,“想!”

    “那就帮我做件事!”舞衣道。

    陈德胜看向舞衣,隐隐有所猜测。

    果不其然,就听到舞衣开口道:“帮我从杨波那里偷一样东西!”

    陈德胜看着舞衣漂亮的脸蛋,却是浑身寒,“您肯定也认识师叔祖,他非常厉害,就算是神偷都不一定能够从他手中偷到东西,更何况是我?”

    舞衣轻轻一笑,用匕拍着陈德胜的肥脸,“是吗?神偷都偷不到,那我还留着你有什么用?你的弟弟已经毕业了,马上就要去硅谷上班,你的妹妹还在圣玛利亚学校上高二,每天都会乘坐同一辆公交车上下学,是吗?”

    陈德胜面色突变,“您身份尊贵,如果亲自去讨要,说得不师叔祖就送给您了,也说不定?”

    舞衣咬着银牙,“你到底偷不偷?”

    “我偷!”陈德胜连忙道。

    舞衣冷哼一声,“把他带走,屋子里值钱的古董都带回去!”

    现场的古董很快便是被收拾干净,只剩下一片狼藉。

    稻川会很快便是把赔偿金交到了杨波手中,杨波把支票放到了袁达的面前,“这些天麻烦你们了。”

    袁达却又是把支票推了回来,“不用了,这些都是赔偿给你的。”

    杨波笑了笑,他知道袁达的意思,开口解释道:“放心好了,等宇文回来,我会把这些事情说给他的,他也不差这点钱,你收下来,给这些天受伤的兄弟们一点医药费和抚恤金。”

    袁达朝着杨波看了一眼,这才是收了下来,“那就多谢杨先生了。”

    杨波笑道:“是我应该谢谢你,感谢你们的帮助。”

    客套了一番,袁达方才是看向杨波,“这次该怎么收场?”

    杨波略微沉吟,“等等吧,等宇文回来再说,他已经离开三天了,我总感觉有些问题。”

    袁达便是没有多说什么。

    回到房间,罗耀华突然朝着杨波道:“那可是一亿美金,六七亿人民币,你难道就一点都不心动?”

    杨波朝着罗耀华看了一眼,“你想要?”

    罗耀华摇头,“不是我的东西,我当然不能要。”

    “我的回答也是如此。”杨波道,他略微有些犹豫道:“这次的事情恐怕是难以收场了,宇文迟迟不回来,舞衣态度坚决,不愿意交出绿人参,这样一来,我们即便是手拿七宝镜,恐怕也没有太多作用,就怕他们做出疯狂的事情来!”

    罗耀华摇头,“我倒是觉得舞衣还有些理智,那位议员先生,恐怕就不好对付了!”

    正商量间,有佣人敲了门,说是有人来找杨波,这让他很是惊讶,到了客厅,见到陈德胜坐在那里,杨波禁不住笑道:“你最近很悠闲吧?”

    陈德胜点头,“是啊,师叔祖,我来找您,就是想要让您帮我找点事情做!”

    “哦?你想要做什么事情?”杨波问道。

    陈德胜略微犹豫,“我以前是做文物走私这一块的,但是现在是张三峡掌管,我不可能跟他争权,我想能不能帮他分担一点,他手上没有足够的渠道,我来帮他打开销路!”

    杨波盯着陈德胜,面上似笑非笑,对于文物走私来讲,销售渠道是最为重要的资源,掌握了销售渠道,就相当于掌握了财源,毕竟文物不像是一般商品,文物没有固定的定价,只要取得了定价权,接下来,就可以任意操作!

    “师叔祖,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已经改邪归正了,这次再也不会贪小便宜了。”陈德胜道。

    杨波摆了摆手,“这个事情,我做不了主,回头我会跟袁成飞提出建议的。”

    陈德胜有些失望,点了点头,“那好,那就多谢师叔祖了。”

    送走了陈德胜,杨波摇头,他很是不解,陈德胜既然已经离开了,为什么还要回来,要知道,当初他贪了这么多钱,一直都没有清算他,已经算是极给面子了,他现在还想要争夺张三峡的权力,岂不是自取灭亡?

    杨波把事情说给罗耀华,罗耀华也是奇怪得很,“我怎么感觉有问题啊,他不应该逃得远远的吗?难道说他回来,是想要图谋什么?”

    “他能图谋什么?”杨波惊讶,“钱?利?”

    “也许是七宝镜。”罗耀华道。

    杨波微微摇头,不是很理解。

    两人正要多说,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尖叫,“宇文先生,宇文先生,您这是怎么了?”

    听到尖叫声,杨波两人连忙冲了出去,杨波便是见到宇文步履蹒跚走进来,满头黑竟成为银丝,整个人像是苍老了数倍!

    他的右胳膊空荡荡的甩着袖子,衣服上满是红色的血印!

    杨波连忙冲了过去,扶着宇文坐下来,脑海里却是一片苍白,一时间不知道想些什么,宇文已经是练气境后期,越了这个世界的战力,能够伤他的人少之又少,为何他会受到这么重的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