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869章 欠一个解释
    杨波接连问了数句,罗耀华一时间有些无言以对,只好道:“宇文反正是同意了。 ”

    听到这个回答,杨波方才是想到宇文的处境,其实,宇文的处境极其危险,他受了重伤,体内生机消耗殆尽,如果不能及时补充,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绿人参只有一株,现在已经先一步被袁成飞拿到手,杨波就算是想拿,恐怕也没有办法了,这应该是宇文之所以同意收徒的原因吧!

    杨波无奈,只好道:“我知道了,你照顾好自己,我去查查这件事情。”

    “对了,袁成飞在早些时候,进了你的房间,好像是拿了什么东西揣在怀里面,我去找了找,不知道他到底拿了什么东西。”罗耀华道。

    “嗯,我知道了。”杨波道。

    挂断电话,杨波直接打给了舞衣。

    “我需要一个解释,绿人参不是已经运到倭国了吗?为什么现在会被别人拿到手?”杨波直接厉声问道。

    舞衣愣了一下,“生了什么事情?”

    感觉舞衣不像是说谎,杨波解释道:“袁成飞在美帝国,已经拿到了绿人参!”

    舞衣大惊,“我的确是骗了你,绿人参被我留在了美帝,只有吉山才能拿到它,如果真是被袁成飞带走了,那就应该是吉山的问题了!”

    杨波忍不住皱眉,“这件事情,请你给我一个解释!”

    舞衣只好道:“你稍安勿躁,我去了解一下。”

    很快,舞衣便是收到了反馈,她有些遗憾地道:“吉山拿着绿人参和袁成飞交换了七宝镜,他现在已经打算带着七宝镜返回倭国了。”

    杨波皱眉,之前他就大概猜测到其中缘由,没想到他和舞衣离开美帝,竟是给那两位制造了便利!

    想到袁成飞竟然偷偷拿了他的七宝镜去交换,杨波便觉得这个人有问题,人品很差!宇文应该也明白这一点,只是他已经别无选择了!

    “谷川那里如何了?”杨波轻叹了口气,既然这边已经无法改变,他也不愿多管,只能把眼前的事情做好,至少要从谷川这里敲出一点好东西!

    “我现在和你一样,都是外人,你离开之后,我也被赶走了。”舞衣道。

    杨波皱眉,“那就算了,等晚上再说吧!”

    杨波给罗耀华打了电话,告诉了他前因后果,让他注意防范袁成飞,接着便是修炼起来。

    灵力耗尽之后的修炼很有效果,灵力快涌入体内,使人产生一种畅快的感觉,杨波逐渐沉浸在修炼之中。

    ……

    杨波离开房间,谷川头上的淤血仍旧是在流淌,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这让他看起来很恐怖,亚美甚至忍不住拿着湿毛巾,要帮他擦拭干净,却是被谷川阻止了。

    “既然杨先生不让擦,那就等等好了。”谷川显得有气无力,但是他语气里带着尊敬。

    亚美盯着谷川,“他的针灸很灵验?”谷川无法点头,开口低声道:“在此之前,我每时每刻都能够感受到脑海中肿瘤对大脑的压迫,甚至头疼已经成为了习惯,但是淤血流出来之后,我却是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

    田中盯着谷川,“会不会有问题?”

    谷川没有回他,似乎对他有些不满。

    众人都是关心谷川,围过来谈论,之前有想要谷川早点去世的,这时候也不敢表露出来,毕竟谷川也算是痊愈了大半!

    谷川对杨波充满了敬仰,但是并没有表达,他趴在床上,很快便是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谷川感觉到暖融融的感觉,他迷迷糊糊听到了对话。

    “把他沉进水里淹死,这样我们就能够在一起了。”

    “不行,还要留他下去,让他为我们干活,只有跟着他,他才能把我扶持上去,我才能掌握大权!”

    “你就是太胆小了!”

    “不是我胆小,是你太胆大,竟敢在这个地方和我**!”

    谷川刚刚醒来,便是听到这样的声音,他顿时感觉有些熟悉,但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他迷迷糊糊,恍惚间,似乎觉得这是在做梦。

    谷川重新醒过来,已经到了晚上,照了照镜子,他的脑袋上流了大量的血,这些血流到脸上,已经干涸,整个人颇为恐怖。

    房间里静悄悄的,似乎没有人。

    “亚美!”谷川呼唤了一声,仍旧是没有人回应。

    这时候,只有一个老仆跑了过来,“夫人出去一会儿,让我看着点。”谷川点了点头,“我现在去洗个澡,你去把杨先生和舞衣叫过来。”

    仆人回道:“夫人已经把水放好了,您现在就可以洗了,我去请杨先生和舞衣姑娘待会儿过来。”

    谷川点了点头,他走进浴室,泡在浴缸里,感觉整个人都轻了好几斤,似乎脱掉了身体中的厚重外壳一般,只是,恍惚间,谷川有些奇怪,总感觉这个情形有些熟悉。

    仔细洗漱了一番,谷川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他把一切收拾妥当,又是等了一会儿,这才是见到杨波与舞衣走了过来。

    谷川泡了茶水,请杨波和舞衣相继坐下,这才是开口道:“感谢杨先生的针灸,我感觉好多了。”

    杨波点头,朝着谷川看了一眼,眼前光华闪过,他能够看得出,谷川脑肿瘤明显小了很多,这样一来,对于脑神经的压迫就会小很多,这也是谷川能够明显感觉到轻松的原因。

    杨波点了点头,“不必客气。”

    “杨先生,我想请教一下,是不是这次治疗之后,脑肿瘤就消失了?”谷川问道。

    杨波摇头,“没有消失,只是减小了不少,还需要数次治疗,才能完全治愈。”

    谷川点头,“接下来就辛苦杨先生了。”

    杨波朝着舞衣看了一眼,略微沉吟,开口道:“谷川先生,当初之所以答应给您治病,是因为舞衣小姐允诺我一株绿人参,但是我刚刚得到消息,绿人参已经被吉山先生交换出去了。”

    谷川朝着舞衣深深地看了一眼,“绿人参的事情,我知道,吉山也向我汇报过的,杨先生,您看,是不是可以用其他东西来补偿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