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878章 自己的孩子
    谷川应付了一干手下,朝着杨波走过来,他朝着杨波深深鞠躬道:“感谢杨先生的救命之恩!”

    说罢,谷川挥了挥手,接着便是有人送来了一只木箱,打开木箱,里面放着青铜蛇!

    “这本来就应该是先生应得之物,现在才交给先生,还请您不要见怪!”谷川道。

    杨波是有些失望的,他本来已经做好了准备,接受谷川的大礼,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份厚礼,尽管杨波很喜欢这份礼物,但是这还远远没有达到他的期待!

    只是这么久以来,杨波的脸皮早已比城墙厚,喜怒不形于色,他轻轻点头,“谷川先生客气了。”

    谷川来到杨波身旁,就已经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见到谷川竟是朝着杨波鞠躬,所有人都是惊呆了,这个年轻人是谁,怎么能够受到谷川如此大礼?

    谷川笑了笑,“另外,我还准备了三株百年人参,以及一些灵芝之类的药品,舞会结束之后,就会交给您。”

    杨波顿时有些惊喜,“那就真是麻烦谷川先生了。”

    谷川先生笑了笑,转身招了招手,又是一人走了过来,这人手中端着托盘,托盘上盖着红布。

    谷川掀开了红布,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红色的小本本,递给了杨波,开口解释道:“这是京都银座商圈一层楼的产权,这层楼是我个人的私产,赠予杨先生,希望您不要嫌弃!”

    杨波很是惊讶,他朝着谷川看过去,摆手道:“谷川先生,您可千万不要这样,这就太贵重了!”

    谷川摇头,“对于其他人来讲,这层楼或许价值很高,但是对于我来讲,如果躲不过这一劫,再多的钱都不过是白纸罢了!”

    杨波看着谷川,见到他神情不似作伪,略微犹豫,便是接了下来。

    现场顿时惊呼起来,很多都是吃惊地看着两人!

    要知道银座是京都最为著名的核心商圈,寸土寸金,在这样的商圈中,尽管只是一层楼,但至少价值数千万美金,每年收租都有百万美金之巨,简直是个储钱罐!

    见到杨波收下房产证,谷川方才是笑了起来,“明天我就安排人把房产证交易到你的账户上!”

    杨波点了点头,“那好。”

    现场很多人看向杨波,都是充满了诧异,尽管没有人介绍,但是他们还是大概能够猜到杨波的身份,杨波应该就是那位神医!

    原来医生竟然可以这么赚钱!

    谷川朝着杨波点头示意,便是离开了。

    杨波却是成为了现场的焦点人物,很多人都是围拢过来想要向杨波打听治病的事情。

    杨波对于这些人并不在意,他很关心谷川下一步的行动,他生怕谷川会走错一步,如果谷川今天挂掉,那么他手中的房产证就没有办法过户了!

    杨波礼貌地回了众人几句,对于他们问题,杨波实在是感到头疼。

    “牙疼怎么最有效?”

    “经常肚子痛怎么办?”

    “大姨妈来了,疼得非常厉害,我该怎么办?”

    “神医,痔疮应该怎么治才能不痛苦?”

    ……

    杨波听着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只好道:“这些问题请去医院,我相信医生会治好这些小毛病的。”

    “尽管你是神医,但是你也不能这么傲慢!”有人顿时不满道。

    杨波朝着对方看了一眼,无奈道:“我出手都是要钱的,你能付得起吗?”

    杨波说了这一句,现场顿时静了下来,刚才谷川送出去的东西,大家都已经看到了,如果真是要送这么多钱,他们才不会愿意让杨波治病。

    尽管一句话得罪了几乎所有人,但是杨波身边确实清静了。

    等到人群散开,杨波朝着周围看过去,却是现谷川消失不见了,他转身看向罗耀华,“人呢?”

    罗耀华眨了眨眼睛,“你就放心好了,我既然等着看好戏,自然会注意他的动向!”

    杨波跟着罗耀华朝着角落里走过去,那里有一个拐口,是通向后院的,杨波很惊讶,“拐进去了?”

    罗耀华点头,“我亲眼见到他们拐进去了。”

    “他们?”杨波很诧异,“怎么会是他们?”

    “谷川和亚美一起过去的。”罗耀华道。

    杨波很是好奇,他一直在想,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们应该会怎么办?难道摊牌吗?

    “舞衣人呢?”杨波问道。

    罗耀华摇头,“不知道,她刚才不知道去哪里了。”

    杨波皱眉,却是没有多说,他很清楚,舞衣是谷川唯一的子嗣,无论如何,谷川一定会先保护舞衣的安全!

    走进后院,杨波便是见到有数人守候在外面,杨波径直朝里走,却是被拦住了。

    “我要去看谷川先生,我们约好了。”杨波信口道。

    守卫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谷川先生让所有人都不能进,但杨波却是个例外,因为他们都知道,杨波是神医,治好了谷川的绝症,在这里地位极高!

    杨波一手拨开他们,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拐了个弯,杨波走过去,见到后院竟也是有一张桌子,谷川与亚美分作两侧,桌子上点着蜡烛,看起来颇为浪漫。

    杨波看着这样的浪漫,却感觉有些诡异。

    杨波拉着罗耀华躲在墙角后面,听着两人的交谈。

    谷川端着酒杯,和亚美碰了碰,“今天是咱们结婚二十五周年,你还记得吗?”

    亚美竟是愣了一下,随即勉强笑道:“记得,我当然记得,当时你还显得有些年轻,看起来那么稚嫩,当时父亲让我嫁给你的时候,我还不愿意!”

    谷川笑了笑,“是啊,一转眼二十五年过去了,咱们刚结婚那会儿,整天吵架,那时候,我就在想,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亚美看向谷川,“这就是你当时出轨的理由?”

    谷川摇头,“那都是年少荒唐,这么多年来,我也算是悔过自新了。”

    亚美点了点头,“这倒也是,不过,我就是看那个舞衣不顺眼,现在咱们有了自己的孩子,是不是要让舞衣回美帝去?”

    谷川轻轻笑了笑,“自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