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895章 哪个重要
    杨波坐在车子里,怀中抱着花盆,他朝着外面看过去,见到南禅寺大门紧闭,在南禅寺外,围拢了大量的人群!

    现场所有人都是到过南禅寺的,他们相信慧然神尼,只是没有想到,在慧然神尼背后,竟然还站着一个绝世色魔!

    有些人庆幸当初没有答应慧然师太治病的要求,有些则是痛不欲生,她们当初误信了神尼,深夜前往南禅寺,醒来之后也有人现异样,为了清誉,都被她们自己隐瞒了下来。

    有人数十年如一日,前往南禅寺祭拜,现在却是得到这样的消息,顿时感觉信仰崩塌,世界崩溃。

    所有的情绪在见到南禅寺被查封的白色封条前,全部都宣泄了出来!

    “还我公道!还我公道!”

    “严惩三山和尚,严惩慧然师太!”

    所有人都是站在南禅寺外,大声征讨着!

    “你们看那边。”罗耀华指了指前面道。

    杨波抬头,见到前面街角涌来一群人,他们披麻戴孝,大声哭喊,正是花坛下那些死者的家属!

    “丧心病狂!”罗耀华尽管痛恨倭国,但是面对这种悲剧,还是感到愤慨不平!杨波朝着外面看了看,挥了挥手,“算了,我们走吧。”

    车子缓缓驶离,路上遇到数辆警车赶过去,现场显得有些喧闹混乱。

    罗耀华看向杨波,“咱们没事了吧?”

    杨波点头,但他总是感觉有些奇怪,因为三山和尚怎么会制作**药,这么多年下来,怎么可能就一点都没有泄露踪迹?

    不过,杨波也没有多想,“剩下的事情,就让他们去吵闹吧,咱们该走了。”

    舞衣抬头看向杨波,“你不留下来看热闹?难道不想看看三山和尚最终的结局?”

    杨波摇头,“不用了,我差不多能够想到最终的结局,不看也罢。”

    舞衣点了点头,“你那些东西,应该怎么办?”

    那些物件,杨波自己都没有仔细去看,他想了想,“直接送到港府吧,我让人在那边接货。”

    舞衣点头,“这的确更好一些,更安全一些。”

    尽管有诸多不舍,舞衣仍旧是把杨波两人送到了机场,她盯着杨波,看着他怀中抱着的盆栽,忍不住道:“你怎么一直都抱着它,把这盆栽送给我吧!”

    杨波连忙紧了紧,笑道:“这是件宝贝,你们当初说南禅寺有千年灵药,那里并没有千年灵药,但是这株药草药力非凡。”

    舞衣盯着杨波,含情脉脉,好半响方才是问道:“你还会回来看我吗?”

    杨波看着舞衣,见到她娇美的容颜上面带凄色,忍不住点了点头,“放心吧,我会来的。”

    罗耀华朝着旁边站了站,看着两人,没有开口。

    好半响,杨波方才是和罗耀华朝着机场走进去。

    罗耀华朝着杨波看了一眼,“你以后还会过来?”

    杨波怔了怔,“可能会来吧!”

    “应该会有机会的。”罗耀华道。

    杨波没有说话,他朝着机场的方向看了看,“也不知道美帝那边怎么样了!”

    飞机降落下来,袁成飞派人接了杨波两人,抵达别墅,杨波见到了宇文。

    宇文身着白色唐装,丝隐隐有些灰色,看起来恢复得不错,袁成飞则是站在他身侧,执弟子之礼。

    “看来这趟倭国之行,你这是命犯桃花啊!”一见到杨波,宇文便是忍不住道。

    杨波愣了一下,有些吃惊,罗耀华却是忍不住道:“你这眼光,真是厉害,快帮我看看,我有没有桃花运?”

    宇文哈哈大笑起来,“杨波双腮泛红,眉堂有粉色,这是命犯桃花之象,而且,你们是跟着那个小姑娘一起去的倭国,我老早就看出来了,那个小姑娘对杨波有意思啊!”

    罗耀华竖了竖大拇指,“高!高!”

    说话间,罗耀华忍不住朝着宇文身旁凑了凑。

    宇文笑了起来,“你嘛,就不用看了,你今年没有什么桃花运,以后恐怕也不太可能了,你鼻梁挺而直,眉宇犯煞,一看就是河东狮吼,所以你是没有桃花运的。”

    罗耀华听到这话,一下子便是愣住了,他一向自诩风流倜傥,哪里想到,竟会阴沟里翻船,难道他真是要从一而终了吗?

    杨波打量着宇文,见到他的白转青,应该是最近调养得当,“我之前又收到了一些人参,送了过来,你收到了没有?”

    宇文点头,“已经收到了,你有心了,接下来,这些滋补品就不太够用了,你就不要再收集了。”

    杨波点了点头,他能够感受到,宇文身上已经恢复了不少生计,他现在只需要把修为重新修炼回来,差不多就可以痊愈了,只是遭此剧变,宇文以后恐怕再难有进步!

    “你现在这种情况,有没有什么药方能够治愈?”杨波问道。

    宇文摇头,“如果有的话,恐怕也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我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会处理好的。”

    “我本来以为你们会直接回国的,现在回来,是想要做什么?”宇文问道。

    杨波略微犹豫,抬头看向袁成飞,“我是来拿回七宝镜的。”袁成飞浑身一震,面露苦笑,拱手道:“小师叔,七宝镜的事情,的确是我的错,我向您诚挚的承认错误,希望您能原谅我!”

    杨波盯着袁成飞,双目如电,“你错了?你怎么会错呢?”

    袁成飞愣了愣,朝着宇文看了一眼,见到宇文没有动弹,他只好接着道:“小师叔,我也是一片拳拳之心,想要早日治好师父的病,你不在的那几天,师父差不多已经病入膏肓,如果不能及时救治的话,恐怕会有生命危险的!”

    杨波微微摇头,“他的状况,我很清楚,也在尽力争取时间。”

    “小师叔,我就不明白,到底是救师父的命重要,还是你的七宝镜重要!”袁成飞突然大声喝道。

    杨波愣了一下,他盯着袁成飞,见到他满面正气的样子,忍不住更加厌恶,他厉声道:“我现在说的是偷窃的行为!”

    宇文坐在沙上,面上笑着,没有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