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928章 砍铁块
    走进会所,是个前厅,杨波两人赶到现场,见到许多人围拢在一起。

    “哎,不要急着往里走,拿号,排队!”

    一个工作人员拦住了两人,语气里显得有些不耐烦。

    鲁东兴拉了杨波一把,乐呵呵地走上前去,从自动取号机里面取了号码,这才是细细解释道:“不要跟他们争吵,这里的人都是眼高于顶,就算是你再有权势,只要你不服从管理,他们也不会让你进去的。”

    杨波有些惊讶,“这是个什么组织?”

    鲁东兴摇头,“我不清楚,我调查过几次,最后都无疾而终。好了,在这里,就不要提这些事情了!”

    说话间,现场响起了呼喝声,杨波转身看过去,见到人群中,一人有些遗憾地走了出来,不住地摇头叹气,“唉,都已经是最后一天了,还是没有能够砍出痕迹。”

    杨波有些奇怪地看向鲁东兴,“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每个人每天都有一次机会,可以来尝试一次,他应该是尝试过好几次了吧!”鲁东兴道。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得到消息?”杨波问道。

    鲁东兴摇头,“你以为我是百晓生啊,我也是偶然打听到的,本来我是不相信这种事情的,甚至亲自赶过来,砍过一次,却没有能够砍出痕迹,但是后来见到有人轻飘飘地用剑砍出一道痕迹,我才敢相信,这里极有可能是真的有好东西。”

    杨波点了点头,朝着人群走过去。

    走到人群中,杨波便是见到,在人群正中,一个服务生站在一旁,正在叫号,一个三十多岁的粗壮汉子交了号码,走上前去,从前面的架子上,拿起了剑,双手握剑,朝着前面一块铁比划着。

    杨波盯着眼前的铁块,铁块是一段铁轨,上面留下了十多处痕迹,这些痕迹有深有浅。

    汉子举着剑,像是拼尽全力一般,用力向下砍了过去。

    “叮!”一声刺耳的声响传来,剑与铁块相交,火星迸溅,余声萦绕耳边。

    汉子双手紧紧握着剑,无力垂下,他喘着粗气,抬头朝着前方看过去,看到铁块上细微的碰撞痕迹,不禁有些遗憾。

    杨波盯着铁块,他能够清晰地看到,铁块上只有一道浅浅的白色痕迹,看起来并不显眼。

    “无效。”站在铁轨旁边的那位,甚至眼睛都没有完全睁开,低垂着目光,冷冷地回了一句。

    现场响起了一片嘘声,大家都是有些遗憾。

    鲁东兴拍了拍杨波的肩膀,“看到没有,我试过一次,手臂都麻了,但是没有一点痕迹。”

    杨波笑着点头,“放心好了,我来试试。”

    旁边一个中年男子朝着杨波看了一眼,撇了撇嘴,“小兄弟,多少人刚开始的时候,都像你这么自信的,但是现在,都回去了。”

    “我就试试。”杨波道。

    说话间,又是一人上去,那人身着青色道袍,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他拿起铁剑,口称“无量天尊”,接着,举起剑,轻飘飘地便是砍了下去。

    杨波瞪大了眼睛,说实话,他并不觉得使用蛮力能够看出痕迹,但是像眼前道士这般轻松的表现,还是让他大吃一惊。

    “叮!”铁剑与铁块交击的声音并不太过响亮。

    道士手拿铁剑,砍在铁块上,保持这样的姿势,并没有动弹。

    等到余音消散,便是见到道士面露笑容,他轻轻把铁剑拿起,朝着站在铁剑旁边那人道:“承认!”

    杨波盯着眼前的显得有些浅的痕迹,面上的表情有些奇怪,他朝着道士看过去,又是朝着守候在铁块旁边那人看过去。

    那人冷冷一笑,“弄虚作假,班门弄斧,还不快给我滚!”

    道士顿时大声道:“这是你们的规定,你们规定谁砍出痕迹,就让进去的,我现在也砍出了痕迹来,怎么能不让我进去?”

    周边人也跟着说道:“对呀,他是砍出了痕迹,你怎么能不叫人家进去呢?这位小师父看起来也很厉害啊!”

    “把现场的摄像拿出来,回放!”那人冷声道。

    道士顿时愣住了,接着,便是见到有人搬了笔记本电脑回来,他怔了一下,也不多说,转身便是朝着外面走出去。

    有人还没有看明白,“这是怎么了?怎么了这是?”

    “你没看出来啊,这是他诡计,他用剑砍在以前的痕迹上。”

    现在有些人这才是反应过来。

    接下来,又是有几人尝试,但都以失败告终。

    很快,便是轮到了杨波,他穿过人群,把自己的号码递了过去,鲁东兴站在旁边,低声道:“加油!”

    杨波笑了笑,走上前去,拿起了剑,剑一入手,杨波便是感觉有些不同,这并不是一把铁剑,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非金非石,摸起来有些温。

    想要用这把剑砍出痕迹,实在是困难得很,即便是杨波相信自己的力量能够砍出来,但他仍旧是不敢尝试,毕竟今天是最后一天,而且只有一次机会。

    见到杨波迟疑,那人禁不住提醒道:“快点,后面还有人在等着呢!”

    “年轻人,不要等了,快点砍吧,能砍得动的,都已经砍过了,你反正是砍不动,还在犹豫什么?”

    “对啊,年轻人,不要犹豫,闭着眼睛砍下去,待会儿手臂麻一会儿就好了!”

    “唉,我从一大早就来了,一直没有见到有谁能够砍出痕迹,我怀疑,这些痕迹都是伪造的!”

    杨波没有搭理他们,他举起剑,按照自己之前的猜想,灵力从手中涌出来,朝着剑中涌去,他用力朝着下面砍过去。

    “噌!”地一声,剑尖没入铁块之中,竟是比所有的痕迹都要深入!

    现场一片安静,除了粗重的喘息声,就再也没有其他动静!

    鲁东兴站在杨波身后,他盯着眼前的铁块,瞪大了眼睛,实在是难以置信!

    站在铁块旁边那人,猛然瞪了瞪眼睛,双眼冒光,他朝着杨波抱拳,“恭喜!”

    刚才开口说话的那几人,都是住了嘴,他们盯着现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