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938章 给我打
    杨朗被架着送到了杨波面前,杨波盯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现在认识了吗?”

    杨朗面上的笑容显得有些尴尬,他朝着杨波看了一眼,嘻嘻一笑,“小波,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看我啊?”

    “你觉得,我是来看你的吗?”杨波道。 ?

    杨朗顿时愣住了,惊喜道:“你是来看爸妈的呀!这样就真是太好了!小波,你知道吗?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他们是多么得想念你啊!”

    “想念你的笑,想念你的外套,想念你白色的袜子,和身上的味道!小波,你应该知道的,我们是那么爱你,你回来吧,咱们一起住,每天早上起来,妈去烧饭,你就在旁边帮忙,每天你放学回来,妈都要教你烧饭烧菜,记得那个时候,你总是说你功课重,没有时间……”

    正说着,杨朗突然顿住了,他自己都已经察觉到了,他又说错话了。

    杨波没有多说,挥了挥手,自有人把杨朗带了出去。

    一行人走出厂房内,刘秘书朝着汤哥看了一眼,“阿汤,下次见到刚才那两位,态度一定要尊敬,我以前和你嘻嘻哈哈,这都无所谓,我也从来都不会计较,但是你如果胆敢这样对待那两位,你就是在找死!”

    汤哥完全被吓住了,面上有些苍白,他朝着外面指了指,“刚才那两位是?”

    “你不要管那么多,甚至不需要知道刚才那两位的身份,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情,他们是一句话就可以要了你的命的人!”刘秘书盯着汤哥,冷哼道:“不要觉得我是在跟你开玩笑!”

    汤哥立刻点头,“刘秘书,您怎么说,我就怎么做,一切都听从刘秘书的指示!”

    刘秘书点了点头,“以后不要让杨朗再来赌博,如果再次被抓到,一条腿!”

    汤哥愣住了,连忙点头,保证道:“刘秘书,都听您的!”

    刘秘书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汤哥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站在他身旁的马仔,看着汤哥这副模样,不禁好奇问道:“汤哥,那位是谁啊?怎么就这么嚣张?”

    “啪!”汤哥一巴掌打在马仔的脸上,“不知道的事情,不要乱说,更不要乱说话!就冲着你刚才那句话,你一条胳膊就没了!”

    马仔顿时低着头,不说话了。

    汤哥挥了挥手,“好了,好了,都不要看了,该打牌的打牌!”

    大家都是看着汤哥,见到他今天行事如此反常,也没有人敢多问。

    杨波一行把杨朗带了出来,四周都是田地,没有其他人影,杨朗这才是有些害怕起来,“小波,你不能这样对我,咱们一起长大,这么多年的感情,当初,你还记得吗?当初你没有作业本写作业,还是我把自己的作业本给了你的!”

    杨波盯着杨朗,摇头道:“你是把作业本给了我,但是我清楚记得,当时你是想要让我帮你写作业,写完你的作业,才能用作业本写我自己的!”

    “对啊,当初我也是为了你好啊,我是为了让你能够提前预习高年级的功课啊!”杨朗道。

    鲁东兴站在一旁,却是已经听不下去了,一脚踹在杨朗的腰上,“你还要不要一点脸?”

    杨朗被踹翻在地,他捂着腰部,不停哀嚎道:“哎呦,好疼啊,真是太疼了,我受不了了,赶快送我上医院!”

    “小波,小波!求求你救救我!一定要救救我啊!”

    “小波!你如果不能及时送我上医院的话,以后有何面目去见爸妈?你想一想啊,一定要仔细想一想啊!”

    杨朗不停地哀嚎着,似乎极度痛苦的样子。

    杨波冷眼站在一旁,一句话都没有多说,他就这样盯着杨朗。

    杨朗哀嚎了好一会儿,一直都没有听到杨波有什么反应,他不禁抬头看过去,见到周边几人都是冷眼旁观的样子,而杨波则是抱着膀子,站在一旁。

    杨朗终于还是停了下来,他揉了揉腰部,不禁开口道:“好了一点了,哎呦,鲁老板,您可是大老板,您的金脚可是比我的小命还要金贵,您可千万不能这样做了!”

    鲁东兴盯着杨朗,摇头道:“我是不会再踢了,我是觉得这样会脏了我的鞋子。”

    杨朗嬉笑道:“鲁老板,您可千万不要这样夸我!”

    杨波站在一旁,不禁皱眉,杨朗的脸皮实在是太厚了,而且还是厚颜无耻!

    杨波不愿再多说一句,他挥了挥手,开口道:“打!”

    杨朗躺在地上,浑身沾满泥土,他本来满面嬉笑,听到这个字,顿时满面煞白,他盯着杨波,“小波,你不能这样做!”

    杨波朝着旁边看了看,没有开口。

    现场数名壮汉却都是围拢上去,朝着杨朗身上招呼起来。

    尽管大家并不清楚杨波和杨朗之间的关系,但是两人刚才的对话,还是让大家猜到一丝端倪,所以动手时,难免留了一手,避开了致命之处。

    杨朗被打得不停乱叫,却是不敢再多讲一句。

    片刻,杨波挥了挥手,打手们相继住手,杨朗从人群中露出头来,此时,他的脸上一句青一块紫一块,想必身上也不会差了。

    杨波盯着杨朗,“还去不去赌博了?”

    杨朗嘴角肿胀得厉害,说话有些不清楚,“不去了,以后都不去了。”

    杨波点了点头,“钱从哪里来的?”

    “什么钱?”杨朗问道。

    杨波盯着杨朗,“我是说你赌博的钱,是从哪里来的?你自己赚的,还是偷的抢的?”

    杨朗有些不耐,“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的钱是从家里拿的,这怎么能说是偷的抢的呢?”

    “你从家里拿的?但是父母都不知道,难道还不是偷?”杨波训斥道。

    杨朗有些气愤,“你就是在胡说,这次赌博的钱,真不是我拿的,是爸拿给我的,他把钱给我,说是让我随便花,以后把钱花光了,我们一家三口就去金陵市区讨饭,现在讨饭也很赚钱的!”

    杨波盯着杨朗,愣住了,这是什么样的父亲,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