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948章 救援
    鲁东兴朝着身后看了看,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不就是别墅吗?你就放心好了这栋别墅交给我,我帮你重新装修卖出去,回头我再送你一套。  ”

    杨波摇头,“不用,反正我也不太过来。”

    鲁东兴伸手拦住他道:“不要客气了,今天我高兴,一切都没问题。”

    杨波朝着鲁东兴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同意了下来,一栋别墅对鲁东兴来讲,并没有任何的压力。

    杨波正要细问鲁东兴的状况,手机铃声响起,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杨波便是愣住了,来电的竟然是周新!

    杨波一直猜测周新是通过岳珺瑶的关系介绍过来,甚至第一次见面,周新还开玩笑说他也会透视眼,那时候吓了杨波一跳,当然,他后来就知道了,周新并不会这些。

    接通了电话,便是听到周新拿着手机道:“杨波,你在哪里?快来救我!”

    杨波愣了一下,“出了什么事情?”

    对面似乎顿了一下,接着便是听到声音已经变了,“杨前辈,您还记得我吗?”杨波愣了一下,“薛钟?怎么回事?”薛钟笑了笑,“杨前辈,真是不好意思,也不是我想要把周道友扣留下来,只是他在我这里待了那么久,每天好酒好菜招待,找最漂亮的姑娘,甚至他还睡了一个二流的明星,这些,我觉得都无所谓!”

    “可是他跟着手下人学了坏习惯,跑去赌博,输掉了五千万,人家老板找到江南会,让我去还款,杨前辈,您也应该知道,江南会是大家的,一共的资产也没有五千万,这种情况下,让我去哪里搞钱来还债呢?”

    杨波拿着手机,听到薛钟的描述,面带诧异,他实在想不到,周新竟然像是个江湖骗子一样,搞出了这些事端。

    不过,杨波随即又是有些皱眉,因为他觉得这件事情或许不是那么简单,周新或许贪玩一些,但是应该也不至于去借了五千万!

    “对方说是什么时候还钱?”杨波问道。

    薛钟笑了起来,“没事,杨前辈,这都是小事,我刚才都已经给绿城集团的周总打了电话,只要您说一声,他就会把钱送过来。”

    杨波皱眉,“不用了,我今天过去接他。”

    薛钟愣了一下,“杨前辈,您不用亲自过来的。”“没事,我今天晚些时候赶过去,对方既然是求财,应该也不会对周新不利,你帮我看着点。”杨波开口道。

    薛钟连忙答应了下来。

    鲁东兴有些诧异,“怎么回事?出了什么事情?”

    杨波把这件事情稍稍解释,鲁东兴却是勃然大怒,“这件事情一定是薛钟搞的鬼,周新虽说贪玩了一点,但是他毕竟不是很熟悉,如果没有人引导,他怎么可能会沾染到这些东西?”

    杨波点头,却是没有多说,“你打个电话,帮忙安排一辆车子,我去余杭走一趟。”

    “我们一起去。”鲁东兴道。

    说罢,鲁东兴便是拿出手机,打了电话。

    很快,司机开着车子赶过来,两人上车,鲁东兴因为刚刚引气入体,所以有些亢奋,但是时间一长,难免有些后遗症,坐在车子上便是睡着了。

    杨波愣了愣,想要给岳珺瑶打电话,却是联系不上。

    正在迟疑间,他接到了岳珺瑶的电话。

    “我是岳珺瑶的师父,你是杨波吧!”

    对面传来的是个女声,声音轻柔温婉,听起来倒像是二十多岁的女子,杨波一直以为岳珺瑶的师父应该是四五十岁,像是电视剧里面那些师太一样,显得有些凶恶,没有想到她师父的声音如此年轻!

    “我是杨波,师太您好!”杨波招呼道。

    “嗯!”师太应了一声,“杨波,前些日子,珺瑶的师兄下山去余杭寻你,这段时间一直没有消息,我心血来潮,卜算一卦,现他近日有困笼之灾,距离你不远,你若有时间,就去帮扶他一把!”

    杨波有些诧异,他没有想到岳珺瑶的师父竟是如此厉害,不过,他也没有犹豫,连忙道:“师太请放心,我现在已经在路上,应该很快就能见到他了。”

    师太点了点头,“周新是武当弟子,他与珺瑶差不多从小在山上长大,尽管有些小聪明,但是经验不足,所以还请你帮忙照看,让他不至于堕落凡尘。”

    杨波顿时有些犹豫,不过他还是没有解释,只是道:“我会照顾他的。”

    杨波从别墅中走出来,就已经下午一点多钟,他和鲁东兴到这个时候,都没有吃饭,不过,他们也不觉得饿。

    一直到五六点钟,车子方才是驶进余杭,来到江南会的驻地。

    到了江南会,杨波看到在外面放着的那块铁轨,上面的痕迹仍旧是很明显,鲁东兴跟在他的身后,低声道:“两次进来,心态完全不一样啊!”

    杨波笑了笑,表示理解,之前鲁东兴一直都没有入门,他心里是很着急的,现在终于是入门,终于让他不再那么急切。

    两人站在门外,还没有敲门,大门便是打开了,薛钟走了出来,恭敬道:“杨前辈,真是不好意思,劳您跑了一趟。”杨波微微点头,朝着他身后打量,“周新人呢?”“他在休息。”薛钟道。

    杨波皱眉,朝着里面看了一眼,“休息,他做了什么事情,怎么会这么累?”

    薛钟笑了笑,“杨前辈,年轻人嘛,精力旺盛,总要做一些年轻人该做的事情。”

    “我们去看看他。”杨波道。

    薛钟面上露出些许为难,他朝着杨波看了一眼,“杨前辈,怕是有些不便。”

    “没有什么不方便的,我们过去吧!”杨波开口道。

    薛钟张了张嘴,却是没有多说,只是朝着里面走,带着路。

    杨波跟着薛钟走进去,江南会内并没有什么变化,仍旧是竹林幽静。

    很快,薛钟便是带着杨波来到了一处偏房,他朝着里面指了指,“就在里面。”

    薛钟站在那里,只是朝着里面指了指,并不朝着里面走。

    杨波皱眉,他朝着里面看了一眼,面色有些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