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966章 书架上的秘籍
    杨父显得有些兴奋,解释道:“杨波从来都是不拘小节,所以房间里会搞得很乱,我带你们去看看。?   ”

    周新兴冲冲地跟着杨父走过去,薛钟尽管奇怪,但还是跟着走了过去。

    很快,杨父带着两人来到一间房,他朝着里面指了指,道:“这里就是了。”

    周新点了点头,推开了房门,一推开门,他便是愣住了,因为他能够闻到一股扑鼻而来的脚臭味,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人住的吗?

    杨父站在一旁,似乎也是闻到了味道,他转头朝着杨朗瞪了瞪眼睛,又是看向周新,笑着解释道:“小波这个孩子啊,不拘小节,这些小事情,他从来都是不在意的。”

    周新朝着杨父点了点头,“这才是做大事的人嘛!”

    杨父连连点头,很是赞同道:“对啊,要不拘小节,这样才是做大事的人嘛!”

    薛钟站在一旁,紧锁着眉头,不拘小节?这是属于个人卫生问题吧,这么邋遢的一个人,竟然被杨父美化成不拘小节,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周新屏住了呼吸走了进去,这个房间看起来不大,除了一张床外,还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台电脑,靠墙的地方,则是放了一个书架,书架上放着寥寥数本书,还摆放了几样物件。

    周新很是好奇,朝着书架走过去,他先是看向那几本书,尽管有些不愿相信杨波会把他的秘籍放在这里,但周新还是细细看了看。

    只是看了一眼,周新便是愣住,第一本书是《黄帝内经》,第二本书是《内景图》,第三本书是《金瓶梅》,第四本则是《水浒传》。

    周新仔细想了想,把手伸了过去,拿起了《内景图》,他觉得这本书很有可能就是杨波的修炼秘籍,所谓内景,应该是体内经脉之说,这本书应该讲的是灵气走向问题。

    杨朗站在杨父身后,看到周新竟是要拿书,愣了一下,随即伸出手来,想要拦住周新!

    杨父却一下子抓住了他的胳膊,朝着他瞪眼!

    杨朗张嘴想要说出来的话,也被他吞了下去,他只能以目视意。

    杨父却是瞪眼,压根不容他讲出来,更不允许他动弹,杨朗只好瞪大了眼睛,盯着周新。

    周新拿起《内景图》,翻看起来,只是翻了两页,他便是愣住了,因为他看到内里竟是两个光溜溜的人在打架!

    这竟然是春宫图!

    周新拿着书本,满面惊讶,杨波作为练气士,他竟然看这种东西?这让周新感觉很是不可思议,因为在他的感觉里,杨波不会是这种不务正业的人,他怎么可能看这种无用的书籍呢?

    既然有了这种判断,周新便是联想起来,内景是周身经络走向,讲的是人体内视之景,从杨波之前在江南会门前砍铁块的情形来看,杨波的境界应该高出他一点,应该是引气境后期。

    按照岳珺瑶的描述,杨波是没有师承的,这样的练气士怎么可能比他的境界还要高,肯定是修炼秘籍更好一些!这也是周新之所以坚持进来参观的原因!

    现在看来,很有可能就是因为双修之术!

    对,他就是因为双修,修炼的度才会那么快的!

    周新心中有了判断,他对剩下几本书更加好奇起来!

    周新拿起《金瓶梅》,看着里面彩色的册页,瞪直了眼睛,他面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兴奋,他把书放在了《内景图》的上面,这是他要带走的。

    接着,他又是翻了另外两本书,他把水浒传留了下来,带走了《黄帝内经》。

    薛钟站在一旁,他瞄了一眼书里的内容,面上显得有些怪异,他实在搞不清楚,周新到底是要做什么。

    很快,周新便是把三本书放在一旁,他朝着房间看过去,见到床头竟是挂着一柄桃木剑!

    周新指了指床头的桃木剑,“这柄剑也是杨波的吗?”

    杨朗正要开口,杨父直接就是回道:“当然,这是杨波的房间,里面的东西都是他的。”

    周新点了点头,“能不能把这把桃木剑拿下来给我看一看?”

    “好啊,我来拿!”杨父立刻笑道。

    周新点了点头,空气里的味道臭烘烘的,让人作呕,杨父站在椅子上,把木剑拿了下来,他接了过去,仔细地盯着桃木剑。

    这柄桃木剑看起来朴实无华,桃木剑似乎被长久摩擦,表面上已经有了一层光滑的包浆,周新耍了两下,感觉桃木剑轻飘飘的,他微微皱眉,不知道这柄桃木剑到底如何,不过,既然是杨波留下的东西,很有可能是不错的!

    周新又是朝着室内看了看,室内还摆放了一些字画和瓷器,但是这些他都不感兴趣,他这才是朝着杨父道:“杨先生,这些能不能送给我?”

    杨父本来还是满面笑容,听到这个“送”字,顿时面色微变,“这些都是小波的东西,我可没有权利送出去的。”

    薛钟尽管不太明白周新到底要做什么,但他也只能支持,他看向杨父,笑道:“杨先生,咱们到外面去聊吧!”

    杨父点了点头,“不过东西要先放下来,毕竟都是小波的东西。”

    周新皱眉,他觉得杨父可能是知道他的是好东西,更是焦急起来,语气难免生硬,“我能拿他的东西,那是给他面子!”

    杨父瞪眼盯着周新,“你是谁,口气这么大?”

    薛钟连忙劝道:“好了,大家都少说两句,要我看,这件事情也很简单,这样吧,杨先生,您开个价,如果觉得合适,我们就带走。”

    杨父朝着室内扫了一圈,又是朝着杨朗示意了一眼,开口道:“你们恐怕是不太清楚的,我和小波关系非常好,我们虽说是父子,但是我们之间相互尊重,他现在年纪也大了,他的东西,我是绝对不可能轻易乱动的。”

    周新面色微变,很是不善。

    没想到杨父话锋陡转,“不过,既然你们都是他的朋友,又对他这么友善,我也不能不给你们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