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999章 受伤
    杨波朝着四周看了看,很快便是意识到,这里是颜如玉的房间,他愣了愣,冲着颜如玉笑了笑,“我就占用一会儿,你也不要着急,很快的。?  ?? ”

    颜如玉朝着杨波看了看,转身出去了。

    杨波盯着自己的手臂,眼前光华闪过,透过厚厚的石膏,他便是见到,手臂上竟是有不少的裂纹,甚至有数处已经完全碎裂开来。

    杨波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是待在医院,而是待在酒店里,不过,他也没有管那么多,眼前光华闪过,光华透过石膏,不断滋润着手臂!

    经历了之前那场战斗,他体内的灵力所剩无几,但是好在使用光华并不需要灵力,而是他之前存储在玉剑之中的灵力,不断朝着他的体内涌入,滋润着他的内伤,让他能够快地好起来。

    在秦屠夫杀过来的那一瞬间,杨波没有时间去掏出玉剑,也没有办法调动丹田内的剑意,不过,令他想不到的,还是体内那缕剑意,竟是如此厉害!一举救了他的性命。

    思索间,杨波手臂上的裂痕逐渐愈合,手臂的疼痛逐渐渐渐消散,只不过,光华消耗太快,只是片刻,他便是不得不暂停下来,手臂上的伤,也已经好了大半。

    此时,杨波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喧闹声,他不禁皱眉,缓慢地下了床,抬脚踢了踢门,颜如玉似乎听到了踢门的声音,转身看了过来,见到杨波神色疲惫,她不禁微微皱眉,“你没事吧?”

    杨波摇头,“没事。”

    “杨波,你快出来,我送你去医院,龙须沟没有好的医疗条件,所以昨天晚上,只能简单的帮你打了石膏,包扎了一下,现在我们要送你去市里的医院,你的身体不能再拖下去了。”梁容站在外面,朝着这边大声道。

    杨波朝着颜如玉看了看,见到她刚好堵在门口,挡住了梁容等人,他不禁有些感动,他看向梁容,“梁局,真是多谢了,你让我收拾一下,我马上跟你过去。”

    “好,你快点收拾。”梁容道。

    杨波重新走回房间,颜如玉微微皱眉,“这里不是你的!”

    杨波笑了笑,“刚才多谢了。”

    颜如玉压根不搭理他,也不愿说话,显得有些尴尬。

    杨波无奈,只好道:“你觉得秦屠夫受了伤,他这段时间,还会待在这里吗?”

    颜如玉愣了愣,“我也不了解他,只不过,你如果下次面对他,必死无疑!”

    杨波无奈,微微点头,为民除害,也要看自己的能力,现在情况很明显,他如果不能尽快走出去,也许就再也走不出去了,所以他略微犹豫,看向颜如玉,“还是去医院静养一段时间吧!”

    颜如玉点了点头,没有多说。

    很快,杨波指挥颜如玉帮他收拾了东西,他走出了门外,跟着梁容一起上了车子。

    到了车子上,见到杨波闭眼养神,梁容却是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你昨天遇到了真正的凶手?”

    杨波点了点头,“真凶。”

    梁容盯着杨波,“你都没有能够打得过他,他有这么厉害吗?”

    杨波朝着梁容看了一眼,“如果是你的话,只能做炮灰!”

    梁容面色难看,却没有在意,他昨天已经检查了杨波身上的伤,显然打斗是非常激烈的,现场有一大滩血迹,但却不是杨波的,也就是说,双方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打断了骨头,这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达到这种程度?

    梁容略微犹豫,他看向杨波,“凶手到底是人是鬼?为什么会如此残忍?”

    “凶手名为秦屠夫,喜好把人当做血食。”杨波解释了一句,“好了,你也不要太在意,他受了重伤,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上报。”梁容道。

    杨波点了点头,又是闭上了眼睛,没有多说。

    车内一时间有些静了下来,梁容有些犹豫,案子分明已经结了,现在却是要重新确定凶手,而且这个凶手实力高强到了一定境界,压根不是他所能够解决的,他不禁有些犹豫,他如果真是报了上去,上面怎么想?会不会把他留下来,继续查这个案子?

    杨波在昏沉中睡去,等他醒来时,已经到了医院。

    刚住进病房,老爷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怎么回事,你怎么住院了?”老爷子迫不及待地问道。

    杨波有些无奈,也没有隐瞒,“我独自出去散步的时候,遇到了真凶,我们搏斗了一番,双方都受了点伤。”

    老爷子有些无奈,“那是受了一点伤吗?你那分明是受了重伤,你也不要多说了,好好养伤,早知道我就不会让你过去了。”

    “爷爷,您就放心好了,我这么年轻的小伙子,养伤还不快吗?十天半个月,就会完全好了,您就放心吧,这件事情也不要告诉其他人,帮我瞒着点。”杨波道。

    崔老爷子拿着电话,好一会儿没有说话,“你是个好孩子。”

    “爷爷,不要伤心,真是没有太大问题,你就放心好了。”杨波道。

    崔老爷子仍旧是叮嘱了一番,方才是挂断了电话。

    杨波在医院里的待遇是非常好的,单独的病床,两名年轻漂亮的陪护人员,拍了片子送过来,主治医生倒也没有隐瞒,“双臂有骨裂,有一处断口,体内脾脏有不同程度伤害,需要马上进行手术。”

    杨波愣了一下,“不是吧,这么点伤,还需要什么手术?”

    “听你的还是听我的?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医生直接训斥道。

    杨波朝着外面看了一眼,“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了,颠簸了一整天,我感觉太疲惫了,我怕今天如果手术的话,我就撑不过去了,医生,能不能改成明天?”

    主治医生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盯着杨波上下打量,面上有些奇怪,“你这么年轻,怎么就不怕死?你要知道,拖过一晚,都会存在生命危险的!”

    “医生,你就放心好了,我会对自己负责的!”杨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