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1005章
    第一千零五章鱼佩

    杨波抬头看过去,见到周新和薛钟就站在面前,开口说话的正是薛钟!

    曹元德站在杨波前面,愣了一下,不禁好奇看向杨波,他难道和别人约好了?

    薛钟走了过来,似乎因为外人在场,他并没有称呼杨波“前辈”,他笑着道:“杨先生,好久不见!”

    杨波点了点头,“你们来的真早,杨朗人呢?”

    “杨朗先生已经回家了,我们也不能一直留着他。?  ”薛钟道。

    杨波点了点头,正要离开,周新却是迫不及待地道:“颜如玉呢?颜姑娘去哪里了?”

    “颜姑娘走了,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杨波道。

    周新愣了一下,随即摇头道:“这怎么可能?你该不会把颜姑娘私藏起来了吧?杨波,你这是不想让颜姑娘见到我!”

    杨波看着周新,皱眉不已,对于这种不识大体的世家子弟,他都懒得解释,不过,华清韵握着他的手紧了紧,他只好解释道:“颜姑娘的确是已经离开了,我没有必要骗你,而且,颜姑娘的选择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你觉得我不想让她见你?这可能吗?”

    周新盯着杨波,面色不善。

    他和薛钟一路从金陵追过来,这么多天,都没有结果,甚至现在连颜如玉在哪里都不知道,实在是太过屈辱!

    薛钟拉住了周新,只好朝杨波道:“杨先生,要不,您先进去,我们在这边再等等?”

    杨波点了点头,“好!”

    杨波走了进去,曹元德好奇看过来,“怎么回事这是?”

    “没事,不要管他们!”杨波道。

    曹元德看了一眼,微微点头,“有事情的话,可以告诉我!”

    杨波笑道:“放心好了。”

    两人朝着里面走了进去,这里的布置更像是一个跳蚤市场,大大的会议室里,竟摆的像是农贸市场,地毯上放置着各色玩意儿,看起来古旧,但多半都是赝品!

    曹元德背着手,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似乎对这里的物件很是感兴趣。

    杨波则是带着华清韵,缓缓地走着,他盯着眼前各色刀枪武器,还有不少银镯玉佩,甚至还有一件看起来就像是金刚琢。

    华清韵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她看着眼前的这些物件,禁不住低声道:“像是这些罗盘、符箓、玉如意,外面也都有卖的,而且价钱不高,这里在大酒店卖,有什么区别?”

    杨波还没有答话,正坐在他们身前的摊主便是冷哼一声,“这里面的区别大了,你怎么能把我们这些法器和外面那些狗屁倒灶的东西相提并论?小姑娘,我善意地提醒你一句,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

    杨波微微皱眉,抬头看了过去,见到摊主看起来六七十岁,花白胡子一大把,倚老卖老装疯卖傻,想要装作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但是真正的得道高人,怎么可能会在这里摆摊?

    老头说话声音大了一些,引得周围人关注,他们都是看了过来。

    “怎么说话呢?怎么能这样讲!”旁边一个摊主立刻跟着反驳道。

    杨波顿时怒道:“跟你有关系吗?你瞎起哄什么?”

    老头儿见到为他说话的同行竟是被杨波呵斥,顿时不满道:“小伙子,做人要低调,你这样子迟早是要吃亏的!”

    杨波朝着老头看过去,指着他面前摊位上的玉如意道:“我不知道什么是法器,但是我清楚知道,这件玉如意是玻璃的吧,这件金刚琢,也真是钢铁所做,至于玉佩,南阳玉。”

    老头儿面色大变,“你胡说!”

    杨波盯着老头,没有再说,但是老头却是再也不敢多说一句,实在是杨波和这些赝品打交道了太长时间,一眼就能看出来,压根不需要任何技术含量!

    相邻摊主低着头,不敢开口。

    曹元德走了回来,拉着杨波道:“你跟他们一般见识做什么?咱们转一圈,赶紧走,我怎么感觉这里不像是古玩交易,倒是很像法器交易大会。”

    杨波却是没有告诉他,这里正是法器交易大会。

    一行三人接着朝前走过去,华清韵满是好奇,杨波扫一眼便知真假,只有曹元德会认真看下去。

    会议室很大,老头子周边几个摊位,都是听到了杨波所说的话,知道他是行家,所以当他站在面前时,大家都不怎么热情。

    杨波也不用烦神,他偶尔见到有价值的物件,倒是会停下来看一看,只是能让他拿起来看的实在不多。

    很快,杨波又一次停了下来,他拿起了一件鱼佩,这只鱼佩从雕工上来看,应该属于清朝中期,是杨波仅见的第一件古董,最为关键的是,他能够隐隐从鱼佩中感受到一丝灵气的气息,这种灵气对人体有益。

    杨波把鱼佩递给华清韵,“喜欢吗?”

    华清韵看了看,见到鱼佩雕琢线条清晰自然,整条鱼看起来栩栩如生,面上自然有几分欣喜,她有些犹豫,“会不会太贵了?”

    杨波摆手,拿着鱼佩跑过去跟老板讲价,杨波是讲价的老手,很快便是从五万块,讲到了三千块,拿了下来。

    曹元德这才是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他朝着鱼佩看了一眼,“这只鱼佩雕工不错,但是这种等级的古玩,应该吸引不了你的注意啊?”

    杨波笑了笑,“我喜欢,就是这么任性!”

    曹元德瞪了瞪眼睛,“你有钱,你就糟蹋吧!”

    杨波笑了起来,追了上去,解释道:“我买下来,是因为我觉得那块玉佩摸起来很舒服,让人放松。”

    “你就吹吧!”曹元德有些不愿意相信。

    杨波笑了笑,倒也没有过多解释。

    现场的古玩多半是赝品,至于传说中的法器,更是难得一见,杨波和曹元德走在里面,倒是挑出了不少真古玩,曹元德显得很兴奋,杨波却是没有太多的想法。

    很快,又是挑出了一件真品,庆贺之后,杨波方才是现,他们已经从头走到尾了,现场这么多摊点,两人竟只能买了数件,挑选实在是显得有些苛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