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1006章 另有会场
    曹元德以为这里是在交易古玩,但是进来见到这种情况,他有些奇怪,不禁看向杨波,“这里的真古董怎么那么少?看来我的消息有误,有人告诉我,这里可能会出现国宝级文物,我这才拉你过来的。? ”

    “拉我过来?付钱?”杨波笑道。

    曹元德无奈,他瞪眼看向杨波,“你就不能把我想得好一点,在你眼里,难道我就是那种人吗?”

    杨波哈哈大笑起来,“开个玩笑,你绝对不是那种人,不过,是谁告诉你的啊,这里压根没有古玩啊!”

    曹元德无奈,“你也知道,我们作为主管部门,有很多渠道,每天也会收到大量的举报信件,这封信寄过来时,里面放了一张请柬,我今天事情不是很多,也就过来了。”

    杨波微微皱眉,他还以为文物局有知情人士,没有想到,对方也是两眼一抹黑。

    杨波朝着四周张望着,这里只有这一个大厅,看起来熙熙攘攘的,很奇怪。

    华清韵拿着玉佩,朝着杨波问道:“我怎么感觉这只玉佩摸起来清清爽爽的,感觉和其他玉佩完全不一样!”

    杨波笑了笑,“这只玉佩本来就不一样,你戴的时间久了,就会知道了。”

    杨波看了一圈,没有能够找到周新两人,他略微愣神,正常情况下,难道他们不应该在这里面逛一逛吗?

    不过,杨波随即又是想到,这里面环境奇差,人群熙攘,声音吵闹,他们不愿在这里也正常,只是他们去了哪里?

    曹元德似乎也意识到这一点,“你那两个朋友去了哪里?他们好像是拿到了邀请函的,这样说的话,他们可能比咱们更清楚内幕。”

    杨波点头,“我们先出去看一看,我总觉得他们丢下咱们,肯定是知道了什么?”

    走到会议室门口,两名守卫在门口的工作人员拦住了他们,“先生您好,这里是不允许随意进出的!”

    杨波和曹元德对视一眼,更加笃定起来,应该有其他的会场,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他们之所以拦住里面的人,就是为了不让他们现这个秘密。

    杨波皱眉,“我和薛钟是一起的,他刚出去,给我打来电话,让我出去。”

    两名守卫对视一眼,有些犹豫。

    看到这种情况,杨波顿时反应过来,这两人一定是认识薛钟的,而且还知道他的身份!

    “怎么?薛会长的客人,都不能出去了?”杨波冷哼一声,迈步走了出去。

    华清韵紧随其后,曹元德跟着走了出来,“看来你的朋友能量蛮大的嘛!”

    杨波朝着曹元德看了一眼,“我总是有一种感觉,我觉得江南会可能就是这场活动的起人之一!”

    “江南会?”曹元德有些惊讶,显然不是很理解这个名字的意思。

    杨波摆了摆手,“余杭当地的一个组织,刚才我们所见到的年纪稍大一些的,是江南会的会长!”

    杨波说了两句,站在走廊上,朝着四周张望起来,眼前光华闪过,透过厚厚的墙壁,杨波看到了各种情形,他微微挑眉,很快便是现了周新两人。

    “走,咱们再上一层楼!”杨波道。

    曹元德很是惊讶,不知道杨波刚走出来,哪里来的自信,竟然知道对方在哪里,还是说,他和那两人有沟通?

    曹元德摇头,他相信杨波,觉得杨波应该不会搞什么小动作,他连忙紧跟了两步,朝着楼上走去。

    到了楼上,杨波迅找到他们之前所在会议室的对应的楼上,他看了看门牌号,见到门外数名守卫,杨波微微皱眉。

    曹元德却是压根没有意识到问题,他把请柬递了过去,守卫在门外的那人冷哼一声,“不好意思,先生,这里是私人宴请,您的请柬不是到这里的,请您离开。”

    曹元德愣住了,“他们怎么进去了?”

    守卫摇头,“请柬不一样的,你的是什么颜色?你是红色的请柬,这里应该是绿色的请柬,所以你不能进去。”

    曹元德还要辩驳,杨波却是拉住了他,杨波朝着守卫看了两眼,这里的守卫极为健壮,甚至有一言不合就想要动手的趋势。

    杨波拦住了曹元德,开口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们这里好像有其他的方法进去。”

    守卫愣了一下,上下打量着杨波,微微点头,“先生,您请!”

    说罢,守卫便是把杨波请了进去,曹元德两人则是被拦住了,守卫笑了笑,“只要您测试通过,就可以进去了。”

    “如果没有通过呢?”杨波问道。

    守卫摇头,“没有通过自然不能进去。”

    走到会议室门口,杨波就是微微皱眉,因为他见到在左侧的桌子上,竟是放了一柄木剑,在木剑下面,则是放了一截木桩!

    这里的会议室和下面差不多大小,但是站在里面的人却是少了很多,只有二三十人,杨波走进去,瞬间就吸引了全场大半的目光,不过,见到他拿起木剑,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是朝着他的方向看了过去!

    周新看到杨波的身影,震惊不已,他转头看向薛钟,“是你告诉他的?”

    薛钟摇头,“不是我说的,而且,他应该没有请柬,要不然也不可能来砍树桩!”

    周新皱眉,却是没有多说,木剑是桃木剑,木桩是黄花梨木桩,按照木质来讲,黄花梨木紧密结实,用斧头砍都费力,更何况是桃木剑?

    杨波转头看向身旁的守卫,“砍出一道印迹?”

    守卫咧嘴笑了笑,露出一口好牙齿,“不是,砍出的印迹,必须有三指深!”

    杨波愣了一下,三指深已经有三公分了,这柄剑剑身也不过这么宽,他略微犹豫,转身朝着后面看了看,眼前光华闪过,杨波见到场内不少物件竟是有微微的宝光,他便是转过身来,举起了桃木剑!

    现场所有人都是看了过来,这项砍木桩的传统是早就存在的,但是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尝试了,因为大家都是有圈子的,有了请柬就过来,没有请柬就不过来,像是杨波这种不请自来的,还真是少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