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1026章 询问
    崔世源匆忙赶过来,见到老爷子正抚摸着大门上凹陷的位置,他顿时愣住了,“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道?”

    说罢,崔世源便是看向崔世勇,“大哥,你们部队也有不少奇人异士,他们能够做到吗?”

    崔世勇摇头,“很难,这力道太大,几乎相当于一头牛的力量突然撞击到了门上!”

    老爷子转身朝着崔世勇看过来,“一头牛的力量?”

    崔世勇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的确是有这么大的力量,这道门很结实,用的是特殊的复合钢材,当初我也是知道这件事情的。?? ?? ”

    老爷子不禁皱眉,他朝着大门一推,大步走了进去。

    崔世源却是拉住了门外勘探的民警,细细询问道:“这里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也是刚到,具体不是很清楚,我们接到报警,说是这里有打架斗殴,有人受伤,我们赶到这里时,现场已经没人了。”民警回了一句。

    “您认识这院子里的人?我们现在马上要进去调查。”民警问道。

    崔世源点了点头,“对,这件事情要查清楚,调查清楚才能安心。”

    说罢,崔世源便是跟着走进了四合院。

    杨波重新梳理了体内灵力,逐渐恢复过来,让他有了些许体力支持,正运功间,外面响起了一片嘈杂之声,接着,就是传来了敲门声。

    杨波恢复了一些气力,他走下床,打开门,见到崔世源站在门外,崔一平、老爷子、大伯,都是站在外面,他不禁一愣,“你们怎么都到了?”

    崔世源满面怒气,他上下打量着杨波,见到他身上没有受伤,这才是舒了一口气,他仍旧是瞪眼盯着杨波,“到底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被仇家寻上门来?把你母亲吓坏了!”

    杨波愣了一下,这才是明白过来,一定是母亲给他们打了电话,他笑了笑,“爸,没事的,也不是什么大事,我都已经处理好了。”

    崔世源指着外面,质问道:“大门上的凹陷是怎么回事?”

    “哦,可能是没有注意,砸了几下吧?”杨波道。

    崔世源面色微变,“砸了几下?真是拳头砸出来的?”

    杨波本来没有反应过来,他也没有注意到大门上有什么凹陷,见到崔一平等人全部都是面色大变,他方才是意识到他的大门似乎是用了特殊的钢材制作,所以一般人压根砸不出痕迹来!

    杨波笑了笑,“好了,都是已经过去的事情了,我会处理好的。”

    “崔一波,请你回答我们的问题,门上的凹陷,到底是不是拳头砸出来的?”崔世源盯着杨波,坚持问道,“你不要以为我们来到你这里就是来做客的!”

    杨波有些犹豫,见到林琳不知何时,已经走了过来,她面带愁苦,朝着杨波这边看过来。

    杨波无奈,只得道:“是用拳头砸出来的!”

    “你大伯刚才已经说过了,想要砸出那样的效果,需要一头牛的力气,你到底招惹了什么样的仇家,对方到底和你有多大的仇恨?”崔世源盯着杨波,接着问道。

    杨波无奈,“爸,有些事情,不好说清楚,也说不清楚的。”

    “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着,等你理清楚,等你把这件事情说清楚,就算是等到明天,我们也可以等下去!”

    崔世源的表态让杨波顿时明白了他们的态度,他只好软了下来,朝着客厅指了指,“咱们坐下来说吧!”

    杨波并不愿意细说这些事情,但是这时候如果不能给出解释,恐怕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民警这时候也走了进来,想要询问具体情况,老爷子压了压手,“小同志,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先了解一下情况,待会儿的时间全部都交给你记录。”

    民警似乎认出了老爷子的身份,“崔将军,您忙,我们等等也可以。”

    在客厅坐下来,杨波看向老爷子,略微犹豫,开口道:“今天来找我那人,和宇文差不多的状况。”

    老爷子面色大变,“你说什么?”

    杨波只能硬着头皮,“我说那人和宇文差不多。”

    老爷子紧紧盯着杨波,“你也跟着宇文学了?”

    杨波点头,“学了。”

    老爷子盯着杨波,上下看了看,终究还是没有多说什么,他微微摇头,叹了口气。

    两人一问一答,说了两句,老爷子就好像是完全明白了一般,这让其他人都是有些纳闷,因为他们还没有搞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要打马虎眼,实话实说,究竟做了什么事情!”崔世源盯着杨波,接着逼问道。

    老爷子却是摆了摆手,“算了,他不愿意说,就不要多问了,以后孩子的事情,都少过问。”

    说罢,老爷子便是站起身来,他朝着杨波看了一眼,微微叹气,“你和他走到一起,我早该想到这一点的,只是那时候我一直欺骗自己,觉得你天赋应该不高,没有想到,你终究还是走上了这条路。”

    杨波看着老爷子,“爷爷,我不是想要有意欺瞒,实在是这件事情有些特殊,您还记得我刚开始被追杀那件事情吗?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就开始跟他学了。”

    老爷子盯着杨波,面上有些沉默,良久方才是谈道:“孩子,我知道,你在外面做了很多的事情,要不然也不会有现在的家业,只是你走上这条路,让我感觉到害怕,我前段时间之所以逼着你结婚,就是想要让你安定下来,只是你现在这个样子。”

    杨波看向老爷子,“爷爷,您放心好了,我一定能够处理好的,而且,我也不会给家里带来麻烦。”

    老爷子轻轻一叹,转身离开了。

    崔世源看向杨波,“你们究竟在说些什么?”

    “爸,您就不要管了,这件事情,您就放心好了。”杨波道。

    崔世源看着杨波欲言又止,他又是朝着崔一平深深地看了一眼,跟着走了出去。

    大伯走过来,拍了拍杨波的肩膀,也出去了。

    现场只留下崔一平,他看着杨波,很是无奈,“你懂的,老实交代,我肩负重任,要撬开你的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