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1079章 畏罪
    杨波抬头朝着冢原次郎持剑立在他面前,并没有任何拔剑的意图,他不禁有些疑惑地看向对方。

    冢原次郎笑了笑,“之所以做这些,只是想要警告你一次,希望你下次注意一点,你现在不过是引气境圆满,能够杀你的人太多!”

    说罢,冢原次郎竟是转身离开了。

    杨波看着冢原次郎的背影,微微摇头,他很诧异,对方为什么没有拔剑,难道是他觉得不值得拔剑,或者是说,他还有其他的顾虑?

    王小七趴在地上,差不多已经断了气,他的两个手下,早就趁着这片刻的功夫逃跑了,现场只剩下杨波和罗耀华两人。

    罗耀华站在一旁,大口喘着粗气,一手抚着胸口,“真是吓死我了,怎么会出现这种状况,你要知道,我是多么关心你的安全,那个倭国人那么厉害,如果真是把咱们留在这里,该怎么办?”

    杨波朝着罗耀华看了一眼,微微摇头,“他心有顾忌!”

    说话间,杨波便是听到了车子的声音,他转身看过去,见到崔一平从车子上跑了下来,跟在他身后的是颜如玉,崔一平大概是不放心他的安全问题,跟了过来。

    “你怎么能找到这里?你也在我的车子上安装了定位仪?”杨波朝着崔一平看过去。

    崔一平上下打量着杨波,忍不住骂道:“你还有脸说,我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你都没有接,车子停在荒郊野外,很有意思吗?”

    杨波愣了一下,面上有些尴尬。

    崔一平冷哼一声,便是拿出手机报了警。

    杨波朝着颜如玉看过去,“大晚上的,让你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颜如玉朝着杨波看了一眼,“最近有人传言,说帝京出现了一个引气境圆满的高手,能够使出心剑。”

    杨波顿时愣住了,很显然,这是在说他,他不禁朝着颜如玉看了过去,颜如玉是见过他使用心剑的,只是不知道她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颜如玉说了一句,便是不再开口,让杨波干着急。

    不过,他随即想到,难道冢原次郎也是知道了这条消息,心有顾忌,这才不敢留下来?

    因为杨波的车子留在这里,所以他们也不能离开,只能等了警察过来,杨波去做了笔录,这才是回到市区。

    车子正要回四合院,杨波朝着罗耀华看过去,“还有一个人也参与了这件事情,我要去看看。”

    崔一平忙了一眼,打着哈欠,“不要急,先回去休息,就算是晚一天去,又能如何?”

    杨波摇头,“晚点就什么都赶不上了,你先回去休息,我们去去就来!”

    “还是一起去吧!”崔一平不放心道。

    杨波朝着颜如玉看了一眼,颜如玉压根没有搭理他,他只好笑了笑,没有提让她先回去的事情。

    很快,车子来到了后海,天刚蒙蒙亮,整座城市还没有苏醒,后海却是有不少人零零散散地走出来,他们大都神情疲惫,面色苍白。

    杨波走在大街上,看着灰蒙蒙的夜色中,有霓虹灯都黯然失色了不少,在路上,他见到不少男子手牵着手,朝着外面走出去,也有不少外国人穿梭过去,很快,他们一行人来到了皇后酒吧的门外。

    杨波朝着里面看了一眼,便是走了进去,酒吧的表演早已结束,场内几乎没有人,只有音乐的声音在空中飘散,服务员抬眼见到杨波走进来,“不好意思,我们不营业了。”

    杨波朝着服务员看了一眼,“我来找你们周老板,我们约好的,你知道他的办公室在哪里吧?”

    服务员朝着杨波好奇打量了一眼,朝着里面指了指,“在里面。”

    杨波点了点头,径直朝着里面走了过去。

    罗耀华本来走在杨波身后,神色略显疲惫,似乎是嗅到了皇后酒吧里的香气,荷尔蒙升起,他笑着快走了几步,“我走在前面,看看是不是能够捉了他的奸,我一直怀疑,他是喜欢男人的!”

    说话间,罗耀华一句走到了办公室门外,他把耳朵贴在门上,并没有听到里面的声音,他笑了笑,把手放在门把手上,轻轻拧开了房门,他转身朝着杨波笑道:“一定会有重大现的!”

    杨波却是早已瞪大了眼睛,他朝着里面看过去,看着办公室内的情形却是惊住了,因为他竟是看到周媚儿吊在吊灯下,早已没了气息!

    罗耀华转身朝着办公室内看过去,顿时瞪大了眼睛,他看着周媚儿吊起的样子,“他……他怎么会这样做?”

    杨波朝着室内看了看,“我们走吧!”

    罗耀华也没有走进去,他把门重新关上了。

    杨波转身朝着崔一平无奈道:“你们先回去吧,我们要接着去做笔录了。”

    崔一平摇头,“算了,我真是累得受不住了,你们自己搞定吧!”

    来到了市区,崔一平对杨波的安全就放心了,所以他径直离开了。

    杨波看向颜如玉,“你回去休息,还是?”

    “我留下来吧,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颜如玉道。

    再一次拨打了报警电话,三人在门外等了大半个小时,又是耗费一个多小时做了笔录,这才是结束了派出所之旅。

    罗耀华朝着杨波看过来,“你回去之后,一定要搞个火盆,去一去霉气,咱们真是太倒霉了,怎么总是遇到这种事情?”

    “我也不想遇到这种事情,只是现在压根没有办法。”杨波无奈道,这件事情罪魁祸还是冢原次郎,只是杨波并没有太大的把握,而且一时间也抓不住对方,恐怕很难善后!

    回到家中,林琳一直在等待,见到他们回来,也没有多问,直接端了早饭上来,开口道:“你们到底去哪里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我带他去破处了。”罗耀华道。

    客厅里所有人都是愣住了,杨波朝着罗耀华直瞪眼,林琳朝着杨波看了看,又是朝着罗耀华看了看,面上忍着笑。

    罗耀华面上有些涨红,“呃,我说错了。”

    只有颜如玉不是很懂,听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