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常馆长
    杨波把哥窑瓷器留了下来,他带了汝窑碎瓷片,便是回了帝京,同他一起回去的还有华清韵和刘胖子。

    休息了一晚,第二日一早,杨波便是带着汝窑碎瓷片去找了国家博物馆的常馆长,常馆长算是熟人了,甚至杨波手上的鱼纹彩陶罐,还借给了国家博物馆展览了一段时间。

    常馆长非常热情,在博物馆门外迎接了杨波,见到杨波,他便是笑道:“杨先生,真是稀客呀!”

    杨波笑了起来,“常馆长,您真是太客气了,我来找您,可是为了请教问题的!”

    常馆长满面笑容,面上的皱纹更加明显了,“请教可不敢当,难道还有你鉴定不出的物件?我可不相信啊!”

    说罢,常馆长侧身朝着里面伸了伸手,“走,咱们进去详谈!”

    杨波点头,跟着常馆长走了进去。

    国家博物馆就在人民大会堂对面,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博物馆,隶属于文化部,也就是崔世源所在部门,但即便是崔世源面对常馆长,都是恭敬地称呼一声常馆长。

    常馆长在业界名气极大,杨波和对方打过不少交道,他倒是觉得这位老者很可亲,对方的敬业又令他感到敬重。

    两人一路走进去,有不少博物馆的工作人员都是好奇地看过来,他们朝着常馆长打着招呼,一边盯着杨波,很多人都是知道,常馆长可是一大早就站在门外等候了,他们今天还以为是来了大人物,没有想到,来到这里的,竟然是个年轻人!

    杨波被很多人注视,他倒是没有多少在意,只是在路上,不时打量着四周的藏品,这里馆藏文物高达百万之多!

    很快,杨波便是进了常馆长的办公室,这处办公室面积并不大,在办公室的三面墙壁摆满了书籍,在办公室正中,则是一张办公桌,上面放了几册书。

    常馆长示意杨波坐下来,便是要倒茶,杨波连忙接过茶壶,“常馆长,您这样就折煞我了!”

    常馆长笑了笑,“别,你小子今天过来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我必须要客气一点,要不然回头你把鱼纹彩陶罐就带走了,那可就不好了!”

    杨波笑道:“我是这样的人吗?”

    常馆长这才是松了手,让杨波动手倒了茶水,两人坐了下来。

    杨波也没有绕圈子,直言道:“有个事情,您可能也有所耳闻,我在金陵建了一家博物馆。”

    常馆长点了点头,“上次开会的时候,你父亲提到过这件事情,还说让我多多关照!”

    杨波拱手道:“我那是小地方,当然是需要您关照的!”

    常馆长摇了摇头,他朝着杨波身旁看了一眼,杨波今天带了一只木盒过来,“你可不是需要我关照的,你就直说吧,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杨波笑了笑,他把木盒放在桌面上,朝着常馆长推了过去,并没有开口说话。

    常馆长看了一眼,开玩笑道:“我和你父亲很熟悉,你怎么还想着送礼呢?如果礼物不够贵重,我可不会收啊!”

    说话间,常馆长便是打开了木盒,看了过去。

    看到木盒中碎瓷片的一瞬间,常馆长本来还满带笑容的面上,顿时僵住了,他陡然站起身来,声音隐隐有些颤抖,“这……这是汝瓷!”

    说罢,常馆长瞪眼看向杨波,“你手上怎么会有汝瓷?”

    杨波笑了笑,并没有答话,他朝着木盒指了指,“我过来,是想要让您看一看,这是宋朝的汝瓷吗?”

    常馆长这才是反应过来,他刚才太过激动,有些失态了,他重新坐了下来,打开抽屉,拿出了白色手套和放大镜,他戴上手套,一手拿着放大镜,细细看了起来。

    汝窑瓷器被称作“玛瑙为釉古相传”,就是指汝窑瓷器以名贵玛瑙为釉,色泽独特,这种釉色,看起来古朴大方!

    常馆长拿着碎瓷片看了好一会儿,方才是抬起头来,他把放大镜轻轻放在一旁,开口道:“这的确是宋朝汝窑瓷片!”

    常馆长盯着杨波看了看,他这一次并没有再去追根究底,他犹豫了片刻,开口道:“你手上有完整的汝窑瓷器?”

    杨波点了点头,“我有!”

    常馆长顿时有些激动起来,“这是想要借我用了?”

    全世界一共拥有宋代汝窑瓷器65件,能够收藏汝瓷的博物馆不超过十家,国内仅有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沪市博物馆三家藏有汝瓷,其他都是分布在国外,这其中并不包括帝京博物馆!

    杨波笑了笑,很是干脆利落,“好!”

    常馆长顿时愣住了,他盯着杨波,有些诧异,以往提及这种事情,他都是好话说尽,杨波才能答应下来,没有想到这次,杨波竟然答应的这么爽快,该不会是有陷阱吧?

    杨波看到常馆长狐疑的模样,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多解释。

    常馆长略微思忖,想到杨波来到时说过的话,顿时想到他即将建成的博物馆,他不禁点头,“我明白了。”

    杨波笑了笑,“等几天,我把汝瓷给您送过来!”

    常馆长点了点头,“那我就不客气了,你手上还有什么好东西,尽管都送过来就好了!”

    “没了。”杨波连忙道。

    常馆长盯着杨波,“真是没了?”

    杨波点了点头,正要开口,常馆长开口道:“我有两个身份,一个是馆长,另外,我还是京大历史系的博士生导师!”

    杨波愣了一下,像是常馆长这样的大拿,在史学界地位很高,必然会有其他的身份,他看向常馆长,有些不解。

    常馆长笑了笑,“这次邀请曹司长演讲,是我的注意,他把事情推给了你,我本来还打算给你打个电话来着,既然你来了,那我就直说了,这次听课的本科生很少,基本上都是博士,还有本院系的一些教师。”

    杨波瞪了瞪眼睛,“不是吧,不全是学生,这种情况下,让我去讲课,不合适吧?”

    常馆长笑了起来,“没有什么不合适,不过,如果你觉得准备得不够好的话,可以把教案拿过来,我帮你先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