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重返二十年前 > 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母子坦白
    “不好,过得一点也不好。妈妈,我很想你们,很想很想。”光光红着眼眶走近妈妈,有自己的小手抱着妈妈和阳阳,带着哽咽的声音:“对不起,妈妈,是我没有保护好阳阳,让她为了救我出来,她放弃了逃走。

    是我没用……妈妈想变强大,我也想变得强大。我后来虽然回到了景家,但是便,爸爸他已经牺牲成为了烈士。所,所以,我回来后,第一时间就想办法联系上了他。

    我不想他死,但是我恨景家。

    可我只是一个小孩子,我除了让他帮我,还能有什么办法?

    除非,一开始,我们就不和景家有任何的联系。但是,我和阳阳的血脉是永远也和景家割不断的。只要我和阳阳都活着,就算爸爸他死了,景家还是会找到我们的。

    妈妈,我自私也激进了些,但是我不希望妈妈和阳阳都生我的气。我不想变成这样,真的,就刚刚你进了急诊室时,阳阳变成……那样,我也害怕。”

    是的,即便光光从二十多岁回来,但是看到阳阳那样冷漠的眼神,还是针对自己的时,光光是害怕的。

    他不怕杀人,不怕血,不怕任何算计和阴谋,甚至都不怕死。

    可光光怕阳阳变成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不把他当成弟弟的姐姐的陌生人。

    也怕妈妈对他失望的眼神。

    光光从来都知道,一个人会有很多各性格。所以,光光有理由相信阳阳也有两个不完全相同的人格,成熟的或者原本的。只是那种成熟得像个真正的姐姐一样教训自己时,光光本能的就想去为自己辩解,可当他发现想开口时,却怎么也张开不了口,反驳不了。

    就像他自己也是一样的,前世,他可以面对敌人无所畏惧,在面对景家人时变得聪明却又听话并一点点的算计;在面对关心自己的悠悠姑姑时,他可以像个真正的小孩子一样对着她撒娇。

    冷面的、阴狠的、毒辣的、温暖的、软弱的都是他,但却会因人而异。

    光光记得最强烈的一次,是他一次出任务回来,躲过所有人,跑到了烈士陵园挖便宜老爸的墓,里面是空的……是的没有尸体,只有几件衣服,以及一本日记。看到那一切时,光光跪在那里痛哭且大骂。

    如果不是被他自己制作的微型拍摄机随身跟拍的话,光光自己都不记得,有过这样疯狂的举动。

    也因此他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摸枪,不能单独出行。

    光光害怕,害怕世上只剩他一个人。

    “所以,妈妈你们能不能不要怪我,也别不要不理我。”曾经的光光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变得强大,甚至不择手段也要踩着景家往上爬,而忽略了很多后事是景老爷子帮他善理的。

    以至重生回来,光光做的很多事,阳阳和楚芸珍看得一清二楚,就连事事都听从的景柏涛亦是一件一件的帮光光善后。比如洋城那边的家电汽车走私;比如,那矿产……

    光光他错了,家里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聪明。

    更何况世界这么大。

    “光光,我们永远是一家人,至亲,是不会生气也不会怪你的。你告诉妈妈,他今天的离开也是因为你吗?他是什么时候牺牲的?”是的,这点楚芸珍特别特别想知道。

    毕竟,前世她真的是恨死了景柏涛。

    如果不是景柏涛的不负责任,她楚芸珍哪里会带着两个孩子在楚家过那么苦的日子,更不会让她的两个孩子被拐卖,过上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

    尽管重生来过,真正的接触了景柏涛这个人,楚芸珍也接受不了他成为自己最亲近的人之一,更别说像阳阳希望的那样,成为一家人。她可以当着两个孩子的面去假装,但内心依然做不到。

    楚芸珍甚至可以和很多父母一样,为了孩子将就……于景柏涛。也是当时答应和景柏涛和平相处的原因,也一度的答应了景柏涛,她会学习,至少假如哪一天,楚芸珍一定要带着两个孩子回到景家时,她能以一己之力护着两个孩子。

    所以,现在,楚芸珍很想知道也想了解属于景柏涛的一切,关于过去,关于未来。

    “牺牲于九五年五月任务,最后立墓入烈士园是在八月三十。”更多的说情,光光也不能对妈妈说。而且这件事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发生,与前世许多都已经不同。

    比如,与景柏涛一起搭档的两个人,莫未平和卢力辉一个转业,一个退伍。轨迹发生变化,光光自然也可以大胆的去怀疑,便宜老爸一定也不会走上前世的老路。

    “他离开是回景家,与妈妈生病有关。这次是全国性的传染病毒,妈妈有印象吗?”

    被儿子这么一提醒,楚芸珍开始搜索前世的记忆。前世的这个时候,她好像刚逃出楚成的软禁,记得当时逃出来后也生病发烧了,不过楚芸珍却是以为自己受到了惊吓。

    不过,也在后来她出不了省时,看报纸和新闻上报道了这一则消息。

    了然后的楚芸珍也不在问有关景柏涛的事了,而是问了另一个:“你找到了阳阳……那里面有没有楚春兰。我前几天郊区别墅看到了她,但是林婶拿回来的资料又不是她。”

    景柏涛这位两个孩子的爸爸,有了儿子的相护,楚芸珍变决定随其自然,她现在更想的还是楚春兰的事。这个女人,才是最狠毒的,两世来,楚芸珍都不想放过她。

    前世是因为楚芸珍没有机会,也见不着。

    现在有了机会,又有了能力,楚芸珍真的很亲手折磨楚春兰。

    光光听着妈妈的问题,想了不到一分钟就给出了答案:“她看起来是不是和楚春兰有些相似却又不相同对不对?整容……现在很多女人已经会在自己脸上动刀了。楚春兰这个女人,能在我和爸爸手里逃出来,那背后的势力不简单。”

    这个名字,光光自然是记得的。

    唯一一个,还是一个女人能从便宜老爸和他布置的天罗地网中逃出来,现在还能安然出现在燕市的话,那就印证了之前所有的猜测。她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抢了妈妈男人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