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门入侵 > 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遗言
    珍妮花的半位面,会成为很多人想要的东西,皇帝也会想要。毕竟在珍妮花的半位面里,有制造混沌壁垒空间的材料。

    自己有坐标,可是从来都没去过,也不打算去。

    等自己的实力,不怕传奇强者围杀的时候再说。

    珍妮花的半位面,夏河从来都没想过获得,他原本以为,珍妮花的力量,不可能被人杀死。

    突然之间听说珍妮花死了,夏河很难过。

    珍妮花是魔法师,然而她的行为像是道士,为了她的道,殒身不恤。

    夏河把任务安排下去,又留下来三个一直和他有联络的教授。

    这三个人都是史诗,但是年纪略大,已经没希望晋升传奇。一级魔法学院,是不会用他们当教授的,二级魔法学院通常也不会,但是夏河的这个学院,原本就是人手不足,想要凑合格的教授也不容易。

    夏河随手放出三张椅子,摆在面前,道:“米尼,克劳恩德,马修斯,你们都坐吧。”

    “是,校长。”这三个史诗法师,恭恭敬敬。

    “这两年,辛苦你们了。”夏河道。

    “这是我们自己的选择。”马修斯是三个人之中最强的一个,他代替其他两个人道。

    “学生转移的事情,做的不错,你们现在可以跟我回太阳城,或者去暴风角。也可以留下来。”

    三个史诗法师相互看了一眼,还是马修斯道:“校长,我们的实力,没可能达到传奇,去了的话,用处也不怎么大,就留下来吧。”

    夏河笑了笑,道:“那就留下来,不过你们的几个孩子,都很有出息。过个五六年,差不多就能为我做事了。现在都在忙着修行的事情。”

    三个老法师欣喜,他们无法成就传奇,寿命就有限,所以把心思都放在后代身上。夏河在他们的孩子里,选了一些去暴风角。这也是他们愿意卖命的原因。这三个人,要是强行提升到传奇,也不是不能。

    不过那是以后的事情,夏河现在可不许愿。

    “大家都知道,你们三个是我的人,所以也不用避讳什么,这几件东西,你们留着防身。”夏河说着,每个人送了两张卷轴,一个徽章。

    三个人欣喜,那徽章,就是夏河家族独有的东西,他们算不得夏河家族的人,给的是类似顾问徽章一样的玩意。

    这徽章本身有个防御魔法,还可以储存另外一个攻击魔法,然后就是有着自己的空间属性。最重要的是上面的火鸦图案,有了这个徽章,以后他们也不至于没人要。夏河承认了他们的努力。

    至于另外两张卷轴,就是能够长期储存在徽章里的神火飞鸦卷轴。

    这个东西,威力巨大,谁都知道。

    而且有火抗的人,可以在飞呀的后背上停留,防御住这个火属性伤害,就等于能飞行了。史诗法师自己也会飞,但是飞行的时候,难以释放法术。乘坐神火飞鸦,可以肆意的往地面丢法术,这个卷轴的价值,就显得很大了。

    然后夏河又取出三颗金色的珠子,交给三个法师。

    三个法师的脸色,都有些尴尬,他们感觉得到里面的神力属性。

    “算是一个黄金神域吧,叫什么都行。这个能破坏传奇法师的界域力量,让你们有机会在传奇法师的面前逃走。用了这个,再用神火飞鸦,足够你们逃到魔法塔。”

    “大人,您还是少和神灵往来吧。”米尼忍不住道。

    “本来我是无所谓的,你们也不懂里面的关键。不过财富女神,我已经把她从暴风角赶走了。”

    “赶走?”三个人一脸惊奇。

    “虽然付出了些代价,可是她不走的话,我就翻脸了。”

    米尼都不知道怎么说好了,大人还不是传奇,竟然敢对神灵这样。奥术帝国的法师不尊敬神灵,可那是远隔万里开外啊,去了绿森,也未必干刚正面。

    但是血法师就敢,真是神奇的事情。

    “学院这边,应该是安全的,不过我是以防万一。你们几个,这东西用了,以后就没法再奥术帝国的混了,只能跟着我,再也别回奥术帝国。”

    “大人,我们明白。”

    “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马修斯笑道。

    “是啊,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夏河道。

    这三个人,擅长的是教学,让他们去牺牲,根本就毫无意义。

    “行了,你们这几天留在魔法塔里,我给你们准备了几本书,修行几天,课程让被人带一下。”

    “是。”三个史诗法师答应着,就留在了魔法塔。

    夏河自己出了魔法塔,去了小剧场,这里依然荒芜,他让别人不要动这里,要保持原样。现在是冬季,小剧场里又积满了雪。夏河往雪里一跳,黄泉遁地符发动,迅速潜入地下数百米深度。

    在地下,有个狭小的石室,桌椅整齐,桌子上摆放了一封信,旁边一个木盒。

    夏河没先去看信,先打开木盒,里面是一个正方形的魔法物品。夏河握在手里,神识感应,发现外层像是石头的正方形物品,里面是精密到了极致的金属机械。而且这金属机械,表达的是魔法文字。

    珍妮花的修行秘密,都在里面了,好复杂的东西!

    夏河不意外,这个地方是珍妮花告诉他的,如果珍妮花死了,就让他来看看。夏河握着那精密的魔法机械,有点想要哭的感觉。

    他迅速收起这东西,然后才拆开信来看。

    阿斯拉,真是遗憾,没能有时间和你多交流魔法。你是来自其他世界的人吧?我想这个很多人都心中有数。不过他们肯定不知道,你不止是其他世界的人,你可能来自其他宇宙呢。

    夏河手一抖,自己竟然被校长看穿了。

    你知道吗,我看穿你之后,就做了一件事情,偷了你的一滴血液。别人都做不到的事情,被我做到了,我是不是很强大!

    夏河看到这里,仿佛看到珍妮花在大笑,浑身的肥肉乱抖,一副得意的样子。

    你啊,平时连一根头发都不掉,就是怕别人针对你吧。是的,魔法的世界太过神奇,很多古怪的诅咒,只要用你的头发,指甲或者血液,就能完成。放心,你的那滴血液,被我彻底的销毁了。

    让我惊奇的是,销毁你的一滴血,我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才让它彻底消失在世界上,永远不会被别人再发现。

    让我欣慰的是,你是纯粹的人类,不是什么古怪生物变化来的。

    阿斯拉,我别无所求,只希望你不是来毁灭这个世界的。

    我这个人,不算是什么好人,去其他的世界战斗,也曾经杀过无辜。我也没想过,有一天,我会为守护这个世界牺牲。

    可我不能不做,这是我老师希望我去做的,我欠他的。

    夏河看到这里,心头一酸,就掉下泪来。

    不是他和珍妮花多么的亲近,只是珍妮花的话,让他想起了自己的老师。

    阿斯拉,我不求你为这个世界献身,在你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保护这个世界不被毁灭吧。作为回赠,我修行的秘密,都在旁边的盒子里。这封信,本身也是一个卷轴,当你用掉这个卷轴之后,你会暂时拥有和我一样强大的力量。

    这力量,有多强呢?让我想想。

    我去过一个深渊,用手撕了个恶魔君王,他在我手里哀嚎,就和一个纸人一样,被扯得零零碎碎的。同时被扯碎的,还有他那可怜的灵魂。

    当然,拥有这样的力量,并非没有代价,在这力量从你身体里消失之前,你会和我一样的可爱。

    夏河茫然,和珍妮花一样可爱?

    忽然之间,他想明白了,是和她一样肥胖吧。

    为了这种力量,珍妮花付出了外表的代价,哪怕她是强大的传奇法师,也没法改变她的身体。其实这种付出,在一些极端的世界里,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必要了。

    这个世界的法则很高,获得力量,没必要走极端。

    你会逐渐恢复正常,身体里的力量会消失,能存留多少,全看你自己的身体素质。你应该对这份馈赠感觉满意吧,这原本是属于我自己的,独一无二。

    “我很满意,珍妮花。”夏河揉了揉眼睛,继续看下去。

    我对皇帝很失望,可我对他无可奈何,阿斯拉,你不要针对他,除非你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他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甚至算不上是纯粹的人类。当我知道这个的时候,皇帝已经控制了朱诺之城,在那个城市里,没有人是他的对手,神也不行。

    慢慢积蓄你的力量吧,不要着急,对于魔法师来说,生命是个很漫长的过程。

    不要担心你的秘密,这封信,你发现没有,别人是看不懂的。只有你能看到里面的东西,只有你能释放其中的力量。

    我真是个伟大的魔法师,唉……

    “你的确挺伟大的。”夏河自言自语,翻到了下一页。

    “没什么好说的了,这一页是第十魔法学院的完整地图,后面一页是朱诺之城的图纸,最后一页我还没想好画什么,你留着当卷轴材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