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门入侵 > 正文 第十章:金币
    夏河临窗站着,楼下是条安静的街道,树荫浓密,遮了骄阳。  这里算是冒险者工会的地盘,有穿着皮甲的佣兵巡逻。

    他在想,自己是停留一天就走呢?还是在这里做一段时间的冒险者。

    铁壁城没有贵族势力,就是冒险者工会,神殿和魔法议会三家控制。在绿森大6生活,不可能不接触这三方。

    如果能先熟悉一下也好,直接去佛罗伦萨的话,自己又没什么真正的经历,两眼一抹黑啊。先混出点名声也不错,铁壁城这里,冒险者多如牛毛,等级又偏低。

    至少,自己应该先熟悉一下魔法议会和冒险者工会的行事风格。

    这种东西,在书里是学不来的。

    夏河的目光向远处眺望,虽然视线被高楼遮蔽,他还是感应到了魔法塔。在城市的北面矗立着三十多座魔法塔,魔法议会在这里有个传奇法师坐镇。

    真是可怕的力量啊……

    “芙蕾雅,你先出去转半个小时。”

    “阿斯拉大人,半个小时就能搞定吗?”芙蕾雅的脸上全是天真,夏河哭笑不得,挥手把这个设定坏了的神灵赶走。

    芙蕾雅皱了皱鼻子,悄然出了客厅的门,来到走廊里。

    在楼梯的转角处,走上来一个少女,穿着月白色的牧师袍,十六七岁的年纪。少女的身上散着若有若无的神力,她进入旅馆的时候,芙蕾雅就感应到了。

    如果能吃掉她,自己的神力又能增长不少,可惜啊,这里不是死亡之地了……

    芙蕾雅向少女牧师笑笑,少女牧师还以微笑,心中的感觉有些古怪,说不出什么原因。两个人擦肩而过,少女牧师回头,芙蕾雅的身影已经消失了楼梯位置。她只看到黑色斗篷扬起的一角,在阴影之下,有一丝鲜红流动。

    少女牧师摇摇头,来到夏河的房门前,举起手要敲门。

    “进来吧,门没锁。”夏河的声音在里面传出来,少女牧师的手尴尬地停住了。好敏感的魔法师!

    她双手推开门,跨过门槛,看到客厅中央,一个年轻的魔法师端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扶着手杖,目光望过来。

    他真年轻,可能连二十岁都不到?

    魔法袍很华丽,仿佛丝绸一样的面料,却有着魔兽皮一样的厚重感。领子和袖口,都有独特的徽章,应该是来自奥术帝国的贵族谱系。他扶着的手杖上,有个魔法封印石。封印石中的力量让少女牧师有些不安。

    如果魔法师动攻击……

    不不不,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荒谬的念头?

    少女牧师微微行了个礼,开口道:“打扰了,法师先生。”

    夏河也在仔细打量少女牧师,她只有十六七岁,脸上的青涩十分明显。五官看起来很普通,夏河却知道是恒定了神术之后,让她的身上产生的保护效果。

    “我是阿斯拉?夏,请问你是哪位存在行走于人间的代言人呢?”夏河的语气里,殊无半点恭敬之意。

    少女牧师没有感觉被夏河冒犯,她平静地道:“我叫艾琳,晨曦是我的信仰。”

    夏河的表情里,似乎多了一分生动,他很自然的笑了起来,指着旁边的椅子道:“你来找我,是因为请不到更好的魔法师吗?”

    少女牧师满脸通红,她差点以为夏河是全知全能的神了。

    “阿斯拉阁下……”

    “艾琳,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夏河的神识扫过龙虎道箓内的新空间,现自己根本没什么好招待牧师的。亡灵法师不喝茶,也不吃水果。

    夏河干脆取了个青瓷杯出来,给艾琳倒了杯水。

    “请原谅我的冒犯。”艾琳努力的想要组织语言,却现无论怎么说出请求,最后都会落在阿斯拉的那句话上——她真的请不到别的魔法师了。

    因为她没有钱,而这个任务要尽快完成,她也等不起。

    夏河在笑,还有什么能让一个主神等级的神灵信徒羞于开口呢?她肯定是缺钱啊!不过他笑着笑着,就有些笑不出来的感觉。

    自己才来到铁壁城,屁股还没坐热乎,这个牧师就找上门来,听着怎么不太靠谱?

    自己被神灵关注了?这他妈的是要死的节奏啊!

    “我是希望可以雇佣法师阁下,但是我连定金都付不起。”艾琳鼓起勇气,实话实说。

    “你连一个金币都没有吗?”夏河皱着眉问。

    “一个金币还是有的……”艾琳的脸又红了,她问过好几个法师了,定金都过了十个金币,雇佣价格在五十个金币以上,然后还要战利品分成。夏河说一个金币,肯定是在和她开玩笑。

    “嗯,我的定金,是一个晨曦金币,只要你付得起。”夏河心中念头百转,还是决定冒险和这个晨曦之主的信徒接触。

    这件事情很惊悚的感觉,但是也怪不得夏河敏感。

    晨曦金币,是晨曦之主赐予信徒的物品,上面恒定了一个祝福。晨曦金币并没有什么强大的威力,这东西只是代表神灵对信徒的爱和认可。虽然说魔法师弄一个佩戴在身上,多少会有些提升效果,可奥术帝国的法师,不会信仰任何神灵。

    艾琳也是知道这点的,所以面色古怪。晨曦金币她是有的,也不是舍不得拿出来。

    “我的芙蕾雅行走于黑暗之中,需要光明的守护。”夏河表情真挚,看着艾琳的双眼。艾琳有一双铁灰色的眼睛,看上去永远神情坚定,信仰纯洁。

    芙蕾雅?

    艾琳想起走廊里那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少女,行走于黑暗之中,她是个刺客!

    怪不得自己有些不舒服,擦肩而过的时候,心中仿佛缺失了什么一样。如果那个时候她对自己出手,自己会死掉的吧?

    “如果你愿意的话。”夏河双手扶着手杖,心中笃定。

    夏河临时起意,想要一枚晨曦金币。这东西不能靠抢,抢来也没有用。至于买卖?能获得晨曦金币的信徒,又怎么可能愿意出售神的眷顾。

    “好吧,可是……”艾琳慌张地从口袋里取出一枚金币来,捧在手上。

    “晨曦是希望,他会宽恕一切。”夏河笑着,用两根手指,轻轻拈过这枚晨曦金币。艾琳感觉手中一轻,心里也莫名的轻松起来。

    在黑暗中渴望光明,芙蕾雅应该是值得救赎的人吧?

    神要是知道自己把金币给她,应该也不会怪罪。

    “艾琳,你遇到了什么麻烦?”夏河收起晨曦金币,和颜悦色地道。

    送出晨曦金币之后,少女牧师思维清晰多了,她也认真地看着夏河,道:“我需要去一个新现的遗迹探险,队伍里缺少一个施法者。”

    “等一下,艾琳,请从最开始的地方说起。”夏河当然不肯错过机会。这可是晨曦之主的牧师,等级应该不满十级。高级的牧师,自己还不敢接触呢。

    艾琳明显迟疑了,夏河看到她的表情,身上缓缓的放出一层魔法的光辉。

    “以魔法的名义起誓,艾琳,我会为你保守这个秘密。”

    艾琳想起一见面的时候,夏河还是比较冷淡的,听说她是晨曦之主的信徒,这才有了交流的热情。这个魔法师,应该是对晨曦有好感的吧。

    “一年前,我获得了神谕。”

    艾琳的一句话,就让夏河的心脏抽搐了一下。她说什么?神谕?

    这要是个神眷者,自己凑上去是不是在玩火?

    玩道宫的话,最糟糕也要十年之后遭报应。玩弄晨曦之主眷顾的牧师,分分钟降下神罚啊!

    要不明天自己去神殿送点祭品,刷刷好感?

    夏河扶着手杖的掌心都有些出汗了,艾琳继续道:“神预言了灾难,并且给我指了一条模糊的方向。”

    “灾难?”夏河的声音有些沙哑。

    “席卷世界的灾难已经降临。神国在战火之中燃烧,荣耀即将不在。”

    “具体的呢?”

    “可能是我不够虔诚吧。”艾琳叹气,神谕的后半部分并不算清晰,她得到了指引,却不知道灾难到底是什么。她只能为守护神灵去做好准备。

    “噢。”夏河有些失望的样子,心里却响起了炸雷。

    在他看来,道门入侵,就是最大的灾难。因为道门培养的神灵,会成长为天帝,天帝册封大量的神灵,掌管山川河流,城市荒野,一寸土地都不放过。不管是对诸神的信徒来说,还是奥术帝国的无信者,这都是彻头彻尾的灾难。

    晨曦之主是强大的神灵,按照这个世界的说法,是十二主神之一,至高神力。晨曦之主在人间的教皇,是个半神强者。

    不正常啊,自己只是一个一品道士,相当于五级魔法师,怎么可能引起这样强大神灵的关注?

    “还有什么信息么?哪怕是你不清楚的。艾琳,这也关系到奥术帝国。”夏河认真地道。

    “是个我不懂的词。”

    “什么词?”夏河心中祈祷,千万不要是道宫,千万不要是道宫。

    “贝萨因都。”艾琳的喉咙里,吐出一个模糊的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