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门入侵 > 正文 第三十四章:野法师
    “你胆子不小。  ”夏河冷冷地盯了一眼克劳德。一千里和一千九百里差的太多,普通人用这个来判断距离的话,都可能有生命危险。

    克劳德摊手,也没有对抗的姿态。他自己觉得不会是眼前魔法师的对手,自己背后还有条魔法战舰呢,希望这个魔法师冷静些。

    “带我上船吧,我可不想在海上飘荡两千里。”夏河不由分说,对克劳德用命令的语气道。

    “我做不了主。”克劳德苦笑,如果对方不是魔法师的话,他还无所谓。随便把来历不明的魔法师带上船,船长会砍了他的脑袋。

    “我听说,海盗不仅抢劫,偶尔也会做生意?”

    克劳德傲然道:“那当然,我们做生意的时候,信誉还好过那些商人。”

    “嗯,我想看看海盗的生活是怎样的,让我在船上一天,我就付一个金币。”夏河出手大方,配上他的打扮,让克劳德确信,这个年轻的家伙的确是意外来到了这个鬼地方。一个奥术帝国的魔法师,没兴趣跑来专门坑圣奥丁号。

    夏河直接取了十个金币出来,强行让克劳德带他上船。

    海盗也是无奈,这个距离,估计魔法师想要自己去圣奥丁号也不难。他也不想对方受什么刺激,他不怕年轻的魔法师,但是他很珍惜自己的船。

    克劳德带夏河上了大船之后,直接把他送入最好的客舱。

    “法师大人,船长不在,我得去……”

    “去吧,如果房门锁着,就不要打扰我。”夏河挥挥手,让克劳德去了。他这一副贵族法师的做派,也不知道能撑多久。这条船上,有过二十级的大师。不过自己是魔法师,魔法的威力或者无法对抗大师,但是能毁船。

    夏河在客舱里做准备,万一海盗翻脸,他也得有能威胁对方的本事才行。

    圣奥丁号的船长室里,海盗们在争吵不休。

    “班泽,要是我说,咱们还是找个大岛,把那魔法师送下去。”

    班泽是个雄壮大汉,脸上一道斜着的伤疤,从额角到脖子,狰狞可怖。他是圣奥丁号的大副,船长不在,原本是该他拿主意的。可是面对魔法师,他也很迟疑。

    “西奥多,他要是不肯走怎么办?”

    “那就干掉他!”一个戴着眼罩的独眼海盗恶狠狠地道。

    “鹰,要是干不掉怎么办?咱们不要船了?”

    “要不咱们花点钱,把他骗走?”一个穿着丝绸长袍的年轻海盗目光闪烁。

    “那就得凑钱,想雇佣魔法师的话……”

    海盗们都放弃了这个想法,在6地上,雇佣魔法师往往都是数十甚至上百金币,在海上的状态下,魔法师更是稀缺资源。万一对方开价几百个金币,这些人还真凑不出。别看圣奥丁号每次劫掠都有上千金币的收入,可是海盗船本身也是个吃钱的大户。

    再说财政大权掌握在船长手里,大副能调动的资金不多。这次船长走的匆忙,也没留什么钱给大家。

    要是船长在就好了,海盗们都这样想,可有不敢说。

    这样说的话,分明是不给大副面子。

    班泽虽然面貌凶恶,可性格并不算多么强势,他迟疑道:“还是我和他去谈谈,只要不激怒他,应该一路平安的吧?”

    “班泽,也许不用那么麻烦。”一直不说话的一个海盗开口了,他穿着灰色的棉布袍子,年轻而又英俊。和其他的海盗相比,他就像是一个算账的先生。

    “哦?棉布杰克,你有什么想法?”班泽认真地询问,杰克是个野法师,同时也是一个合格的操炮手,在海盗之中,野法师已经是高级人才了。

    所谓野法师,就是没有老师指引,靠着一些魔法书籍和奇遇,获得冥想的能力,进一步成为正式魔法师的职业者。野法师通常都有比较明显的弱点,或者说短板。不过野法师会把精力集中在他们擅长的领域,在某些方面,可以和正式的法师媲美。

    在绿森或者奥术帝国,野法师没有任何地位,但是在圣奥丁号上,棉布杰克是第五人。船长,大副二副三副,然后就是他了。

    “那个法师非常有钱,富有得我都想打劫他。看他的魔法长袍就知道。遇到他是一次意外,那么我们从他的角度来想,最想要什么?”

    “你就直说。”

    “如果我是,流落荒岛,最希望的就是安全抵达龙之岛。强大的法师可以自己造船,这里距离龙之岛不到两千里,如果给我一条魔法动力的小船,一天一夜就能抵达。可是海中的魔兽太多,所以他才向搭乘我们的大船。另外,他没有海图。”

    “海图不能给他!”班泽坚定地道。

    “为什么?”棉布杰克反问。

    班泽楞了一下,心说这海图流传出去的话,咱们吃饭的本钱就没了。要知道圣奥丁号的悬赏可不低,一直没有被抓到,就是能够利用南方复杂的海况来躲避敌人。

    “船长不在,我不能做这个决定。”班泽回避了问题。

    野法师叹气,又道:“还是让我去和他交流吧,我的意见是,最好把他扯到计划中去。”

    “不行,船长的安危……”

    “我们只知道船长困在了风暴角,并没有确定她被抓了。”

    棉布杰克的话,引起了大家的共鸣。船长不仅是战斗大师,还是伪装高手。在没有掌握圣奥丁号大权之前,船长可是一直以各种身份活动在龙之岛的。

    被困的消息传出来,船长可不一定被抓了,暴风角的人,也许根本不知道船长的身份。

    如果是这样的话,雇佣魔法师前去探听消息,肯定不会让人误会成海盗。

    就是不知道,魔法师会不会接受这样的雇佣呢?要是需要很多钱该怎么办?

    “我去和他谈,谈不成的话,责任在我。”棉布杰克冷静地道。

    “好。”班泽松了口气,他也不想去和魔法师谈判。因为他不知道怎么交流。也许再干两年,自己就应该养老了。自己的能力,到底是不足以当这个大副。要不是船长看在以前的情分上,他最多就是一个战斗水手。

    夏河在船舱里看书,棉布杰克敲门的时候,门就自动开了。

    野法师站在门口,道:“尊贵的法师阁下,我可以进来吗?”

    夏河抬头,看了看棉布杰克。野法师很年轻,可能和自己差不多,应该有过十二级的样子,面貌儒雅,穿着一身棉布长袍,上面的魔法属性低的可怜。夏河现一件事情,这个海盗船上的人,都很干净。

    别小看这点,很难得。海盗船常年飘在海上,淡水资源是缺乏的。这么大的一条船,几百个水手,按理说是没法洗澡的。要是这条船上提供了足够好的卫生条件,付出的代价不算小,这条船的船长,也是个有趣的人呢。

    “进来吧。”夏河把书收起来,看到野法师的眼中,有着一丝的狂热和羡慕。他看的是魔法笔记,是一些魔法师在修行中的感悟,还有不少的见闻,对传说的考证等等。这种书籍一本都是几十个金币,甚至上百金币的。

    魔法议会高价收购这些,又有意销毁副本,所以类似的笔记价格不可能跌。

    他这种野法师,没有足够的钱,也就买不起这种书。要知道魔法师做笔记的时候,大多数会用上魔力,笔记中除了文字之外,还能体会到更多的信息,只有魔法师才能感知。笔记中还有很多很多的密语,迷锁,有时候会蕴藏宝藏,也有的会藏着神秘技能。

    “阁下……”

    夏河笑了笑,对棉布杰克道:“你自己也是法师,不必这样拘谨,我叫阿斯拉,你呢?”

    “杰克,他们叫我棉布杰克。”野法师自我介绍的时候,下意识的用手抚摸着自己的棉布长袍,这个绰号,有点讽刺,是在说他很穷,不像个法师。

    “杰克,请坐。”

    棉布杰克大大方方的坐下来,问:“阿斯拉……你是怎么看待海盗的?”

    “一份没有前途的职业。”夏河随口回答。

    “没有前途?”夏河的话让棉布杰克有些意外,他原本以为夏河会从别的角度鄙视海盗的身份。

    “当然,如果你有足够的力量,就应该组建国家,成立海军,掌控航线,操控贸易。抢劫能赚几个钱呢?你看雷欧大6的圣雷帝国,操控和绿森大6之间的贸易,富得流油。人家是明目张胆的从商队里拿钱,根本不用抢。”

    “多谢指教了。”棉布杰克恭恭敬敬的给夏河行礼。

    “不用客气,那么,他们派你过来,是同意我的条件了?”

    “法师先生想要留在船上……我还有个问题。如果您觉得海盗是没有前途的职业,为什么还有兴趣花钱来参观呢?”

    “知识是无价的,从现实角度来说的话,也许有一天,我会需要一支海盗舰队。”

    看到棉布杰克一脸迷惑,夏河就笑了起来,道:“如果我成为国王,想要操控航线,航线上没有海盗的话,商人怎么肯出钱寻求保护呢?”

    棉布杰克恶寒,这个法师好邪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