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门入侵 > 正文 第三十六章:海盗收藏
    棉布杰克态度坚决,道:“鹰,那你知道咱们的火炮还能用多久么!要是不进行全方面的维护,最多三年,四门地精火炮全部要放弃了。?  ”

    “船长会解决这个问题的!”独眼海盗恶狠狠地说着,面目有些狰狞。

    棉布杰克愣了一下,心中有些不满,这是担心自己地位提升?自己是魔法师,学会了修理地精火炮的话,的确会更受重视,自己原本就是操炮手。

    “先让他处理一门试试,如果可以的话,再弄其余三门。”班恩倒是支持棉布杰克。他对地位不太敏感,也没什么争权夺利的心思。

    “班恩,不能信任那个魔法师!”独眼海盗还在坚持。

    “鹰,你应该听从大副的命令。”棉布杰克年轻气盛,不肯让步,说话也有些生硬了。

    “他又不是船长!”

    独眼海盗这话,让班恩心中都生出微微的怒意。他不是船长,但是船长不在,一切由他来做主,这是大副的地位决定的。

    “诸位,是在谈论我吗?”船长室的门开了,一个年轻的魔法师站在门口,脸上带着笑意,向屋内张望。他毫不掩饰的表情,就像是在嘲讽海盗们是一群乌合之众。

    “谁让你来……”

    砰!

    夏河不等独眼海盗说完,手杖在地上用力一顿,整个舱室震颤起来,海盗们的耳中出嗡嗡的轰鸣。

    独眼海盗的鼻子淌下两行血来,班恩一伸手,按在他的肩膀上。

    夏河好整以暇,扶着手杖道:“这条船不错,我四下看了看,整体都接近史诗等级的魔法战舰,就是维护差了点。”

    独眼海盗胸腹之间气血翻涌,班恩的力量帮他压制大半,还是有些头晕,说不出话。可是他的头脑清醒了很多。

    “法师阁下,请坐。”班恩虽然不擅长交往,可等级放在那里,没有被夏河的气势压制住,他伸出手来,指向对面的椅子,就看夏河敢不敢进入房间。

    夏河看了一眼班恩,这个海盗头子脸上一道狰狞的疤痕,身材健壮,气息沉稳。按照神周世界的标准,也是个强悍的武者,在这个世界,稳稳的二十级往上。真打起来,自己会死的。

    夏河笑了笑,一步走进船长室,在班恩面前坐了下来。

    他在龙虎道箓之中取了茶具出来,泡了点神周世界带来的茶叶,用魔法加热,然后取了几个雪白的杯子,倒上茶。他的每个动作都十分简练沉稳,精气神凝聚,谁都看得出来,他的心中并无畏惧。

    “请。”夏河捏着茶盅,自己啜了一口。

    海盗们看着淡绿色的茶水,都不敢下口了。魔法师弄出来的东西,这颜色还如此可疑!

    棉布杰克咬了咬牙,伸手抓起一杯,一饮而尽。滚烫的茶水,被他用魔力强行降温,喉咙还是烧灼一样的痛。

    没毒……

    这胆气的比拼,还是夏河赢了,棉布杰克喝茶喝的那么悲壮,海盗们都是脸红。

    “船上的动力还挺好的,不过地精火炮再不修复,两年之内肯定损毁。我知道你们没什么钱,杰克说你们有些藏品,不清楚价格,我可以进行评估。要是有合适的我就这算成帮你们维护武器船只的钱,这样可以么?”

    “我是班恩,这个是二副、鹰,三副、西奥多,棉布杰克,我们的魔法师。克劳德负责谈生意,经常不在船上。”大副班恩为夏河介绍自己身边的人。

    “阿斯拉。”

    夏河也不关心为什么海盗的核心船员这么少,其实是海盗船长夺权不久,以前的海盗头子都被干掉了,眼下这些人他是最强的一个,船长不在的话还能充场面。

    班恩也是佩服这个年轻的魔法师,他看出来阿斯拉的等级不会有十级,然而从头到尾阿斯拉都是谈笑风生,没有半点畏惧的情绪。只有鹰一个人反对,这事情容易了许多,夏河被他领到圣奥丁号的仓库,去检查海盗的战利品。

    班恩这个海盗大副,没有他的外表那么强势,夏河倒是很快和他说上话了。这南方海域的海盗们不止是抢劫,也做生意。相互之间交易频繁,圣奥丁号存在的时间也有过五百年历史了,是一条古老的战舰。

    每隔一段时间,海盗船的所有财富,都会被船长集中起来,藏在某个秘密的岛屿上,不可能随身带着。不过船上还有个仓库,是近期得的东西,又不清楚价格,或者是没有人要,都在仓库里丢着。

    夏河要看的就是这些,如果运气好,就会有值钱的玩意。

    夏河也对班恩直言,修理海盗船很费钱,没有十几万金币下不来。不过那些都可以找别人做,地精火炮就得专业的法师来了。

    地精火炮之外的魔法火炮,攻击力低,范围小,主要是清理敌人甲板用的。

    夏河还建议圣奥丁号拆掉普通的弩炮,那东西在海战中无用。

    去掉弩炮之后,可以在上层甲板布置箭塔,接舷战的话,箭塔的辅助效率还是很高的,能补充人手不足的问题。

    仓库里的东西不少,夏河一件件的检查,还真让他找到两样值钱的玩意。

    一个一尺多高的神像,一个龟甲造的符文。

    魔法符文是已经衰退的力量体系,和神像一样,这个龟甲符文胜在材质。神像最少有两万年的历史了,是古老的海神信仰。海神是古神主神之一,已经陨落。这神像里没有半点神性残存,但是和龟甲都能当做修复魔液的原材料。

    修复魔液的原材料都是按克卖的,两件东西夏河自己的估价就过一万金币。

    夏河就说了价格,也不哄骗海盗,算了六千金币。六千金币的话,足够自己应付一段时间的了。至少修复地精火炮不是问题。

    海盗们拿这个东西去卖,最多也就是四成获利,夏河给的价格不算低。

    这种仓库,圣奥丁号还有,在隐秘的海岛上。圣奥丁号的传统就是这样,如果估算不出价值的东西,也不会贱卖掉,而是留下来当纪念品。

    “这样的神像,我们应该还有。”棉布杰克一路陪同,听说能折算出六千金币,立刻向夏河推销。

    “神像不值钱,材料值钱。这就好比用黄金打造一个锄头,你不能说锄头值钱一样。”夏河说的通俗易懂,班恩就有些失望。

    夏河笑道:“如果你们有别的仓库,也可以带我看看。别人四成收,我是五成到六成的价格来收,我们两边谁都不亏。这两件东西放在黑市,我估计最多给你几个金币,欺负你不懂行情。”

    班恩一想也是,几个金币收古董,是黑市常见的行情。不是所有古董都值钱,黑市管这个叫撞宝,吃了亏双方谁也别埋怨。

    收了海盗的钱,夏河立刻投入精力,帮助海盗修复地精火炮。

    在修复地精火炮之前,夏河先调配出了修复魔液,又制造了一些魔法药水。至于甲板上的建筑想要重来,夏河可搞不定,得战舰回船坞里才行。但是夏河依旧坚持,让海盗们更换甲板,下面的基座夏河重新调整,加入了生命古树的木材,分散整个武器系统的压力。

    夏河这一忙就是六天的时间,四门地精火炮全部修复完成,甲板也换过了,又制造了可以升降的箭塔六座,前甲板四个,后甲板两个。

    绞盘式投石机得去买,夏河负责制造火油石球,弩炮就暂时没拆。而魔法火炮,夏河只是修复了一些损伤,暂时无能力改进。

    夏河又说了后续的修改意见,准备提供一些简易图纸。

    海盗们防备之心渐渐松懈下来,棉布杰克又一次提出了请夏河帮忙的想法,当着大家说了出来。

    夏河自然愿意帮助海盗们寻找船长,棉布杰克说的比较轻松,夏河也提出要去黑市,采购一些材料,进一步修护圣奥丁号。

    当天圣奥丁号就停留在了一个岛屿,夏河没下船,海盗们忙了整天的时间,卸下货物,进行补给。实际上船上还有伤员,海盗在这岛上有产业,伤员都放下去,又增补了一些新的水手上来。

    圣奥丁号的这个巢穴,距离龙之岛的最南端风暴角只有两百多里的海路。圣奥丁号的航过了四十节,不到三个小时就能到达。但是圣奥丁号不可能在暴风角停靠,只能在暴风角附近放下小船,让夏河乘坐小船入港。

    小船拖在圣奥丁号后面,一共就十几个水手,夏河和棉布杰克同行。

    魔法师的身份是有用的,出入暴风角,毫无问题,港口也不会为难。夏河还特别为棉布杰克炼制了一件魔法袍,他自己穿的华丽,棉布杰克穿的太朴素,两个人走在一起怎么看都是别扭。

    夏河又借了一根魔杖、一本魔法书给杰克。年轻的野法师看起来,就有些风采了。

    棉布杰克拿着夏河借给他的魔法杖,心中感慨万千,他拼死拼活得的财富,都用来购买技能书了,装备上很是寒酸,所以得了个绰号叫做棉布杰克,连一件像样的魔法袍都没有。再看看阿斯拉,人家那样才是真正的魔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