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门入侵 > 正文 第三十九章:法师之怒
    “杰克,你所有攻击魔法之中,元素魔剑是最强大的,可这样的冷却时间……你不可能永远都一剑斩杀敌人。??  再学两个以上这种威力的魔法吧。”

    棉布杰克苦笑,他一是没钱,二是没地方获得技能书。

    “我可以帮你寻找适合你的技能书,先准备三千金币吧。”夏河故意把价格定的极低,法不轻传,能让棉布杰克感觉到经济压力就好。不是真的让他倾家荡产,卖身还债。

    “我知道有个技能非常适合你,就是龙族的真言枷锁。如果你的战斗冥想真正掌握了以后,真言枷锁的威力会比其他人类用出来大,因为你的灵魂有了龙族特征,这个技能可以替代次元锚,而且降级使用的时候,就能对盗贼有克制作用。”

    “我一定攒钱!”

    “你自己如果有什么藏品的话,也可以给我看看,或者能解决你的问题。”夏河有意放水,如果棉布杰克真的拿不出太多金币来,夏河随意收购点他的藏品就行,管他值不值钱,道宫自己设计的魔法就成千上万。

    “我是有一些,不在手边。”棉布杰克对夏河这么说,他因为没有空间装备,所有藏品都在老巢那边的家里。

    暴雨打在窗外的闸帘上,声音嘈杂。夏河忽然侧耳倾听,在外面的街道上,传来密集的脚步声。

    暴雨倾盆,狂风卷着水在街道上清洗一切,这样的环境里,怎么还有这么多的人?

    砰!

    一个火球炸碎了大门,洗天洗地的大雨之中,一群穿着红色铠甲,戴着面具的人冲了进来。

    “都给我坐好!”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大汉怒吼一声,他手中提着一杆长枪,四下扫了一眼,最后来到柜台前。

    “叫你们老板出来。”

    “老板不在。”侍者战战兢兢的回答。

    “答案错误。”大汉的声音在面具后出来,又冷又硬。然后他的长枪,就刺穿了侍者的咽喉。侍者的脖子向后一仰,摔倒下去,鲜血喷起,大汉的目光,落在另外一个侍者的身上。

    “老板在后面旅店里。”那侍者不敢有任何的拖延。

    “黑庭斯,让他们把钱都交出来,其余的人跟我去后面。”长枪大汉干脆利落,一枪又捅死了第二个侍者。更多的红甲盗匪冲进来,全部都是职业者。

    饭馆里的客人原本没在意,以为是私人恩怨,长枪大汉竟然要开始抢劫,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抽出手中的武器。

    “杰克,你说怎么办?”夏河随口一问。杀进来的盗匪,全部是十级往上的,数量已经过百人,一部分盗匪上楼,分出两队进入地下一层,动作有序,显然是长时间训练过的精锐。

    棉布杰克很想忍了,可是看看夏河手上的指环,身上的魔法袍,就知道阿斯拉绝对不可能交出这些的。

    “逃吧。”

    “我觉得,还是试着谈谈的好。”

    “敢在暴风角抢劫的人,没什么好谈的吧?”

    夏河丢了一瓶药水给棉布杰克,道:“迫不得已要动手的时候,先喝下这个。”

    棉布杰克把药水捏在手中,手指都有些白了。真的打起来,对方人多,可是会死的。

    冲入饭馆的红甲盗匪数量越来越多,站起来试图抵抗的食客一个个坐了回去。夏河看到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盗匪,手里握着细长的刺剑,目光冰冷地扫视着。

    夏河站了起来,向他招了招手。

    “你是黑庭斯?”夏河看那盗匪走来,开口询问。

    “你没有听到命令么,坐下,交出身上所有的东西!”盗匪用细剑指着夏河,强硬地道。

    “我是魔法师,能不能有优待?”夏河心平气和地道。

    “哈哈哈!”盗匪的笑声很年轻,他被夏河逗得止不住笑,足足笑了半分钟的时间,才对夏河道:“你他妈的算老几?”

    “我肯定不会让你抢的,一旦动手,我会杀死很多你们的人,但是不会杀你。因为你的固执,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你说你的结局会怎样呢?”

    “废话!”叫做黑庭斯的盗匪一剑刺向夏河。

    棉布杰克毫不犹豫,拔了瓶塞,一口喝光了里面的药水。清凉的气息渗透整个身体,他惊讶的现,自己感应魔力的能力,提升了一倍还多。与此同时,自己的思维也格外清晰,身体的力量也提升上来。

    他妈的疯子!

    夏河没想到对方真的立刻动手,在这个世界,很多人是不愿意抢劫魔法师的,因为代价太大太大了。

    不过这个黑庭斯还真是弱智,自己要是没本事,怎么可能找麻烦?

    黑庭斯的脚下,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出数十条黑暗荆棘,一下就把黑庭斯的下半身缠得死死的。夏河后退半步,黑庭斯的细剑无法存进,一个暗影箭也命中了他的小腹。黑庭斯感觉身上一麻。

    黑暗荆棘强烈的毒素让他眩晕,什么技能都用不出了。

    芙蕾雅为夏河选择的魔法,都是她亲自设计改造过的,抑制技能的毒素,夏河自己都没听说过,不知道芙蕾雅是怎么设计出来的。

    黑庭斯被攻击,红甲盗贼们愕然,对方疯了不成?

    反抗,就是死啊!

    迷雾弥漫,夏河释放了一个感知共享,这个技能,他只有五级,效果很差。不过棉布杰克依然感觉到了迷雾之中每个敌人的位置。

    白色的电链在迷雾之中闪烁起来,红甲盗匪被电链命中,异常酸爽。

    麻木和疼痛两种感觉交替而来,等级较低的盗匪甚至直接失禁。最强的黑庭斯一个照面就被夏河暗算,在他走来之前,夏河已经在地下放了个黑暗荆棘的种子。狂暴土傀儡召唤出来,一共两头,一左一右守住两侧,迷雾之中,石英风刃乱飞。

    普通的魔法师的确不敢反抗,可夏河的六命元符,让他能够随时随地频施展魔法,又没有反噬。只要真气充足,十几级的职业者,在这种狭窄的环境里,夏河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过。

    “黑庭斯,是什么给了你勇气,让你敢于激怒一个魔法师?”夏河不紧不慢地释放着魔法,收割红甲盗匪的生命。石英风刃,暗影箭,元素火矢,分金之刃……

    如果对方有魔法师,一个风系魔法,就能吹散迷雾。

    棉布杰克心中凛然,又忽然异常的激动。阿斯拉这样的,才算是魔法师啊!自己迟早有一天,也要像阿斯拉一样,一个人就能掌控战场!

    “黑庭斯,现在你后悔了吗?”狂暴土傀儡击倒了两个靠近的红甲盗匪,棉布杰克立刻补了两个螺旋奥术飞弹。这个技能,他已经可以做到五连。

    “你一定觉得,你很有价值,就算是做错了事情,也不会遭受惩罚。很可惜,法师是非常公正的,不允许这样的事情生。”夏河说着,对自己用了一个回春术。消耗掉的力量和真气都在补充,黑庭斯身体之中的生命本源,却被夏河强行抽取出来。

    这是一个邪恶的战场魔法,本意并非惩戒。

    黑庭斯尖叫起来,夏河叹了口气,这家伙还真是可悲。原本以为这些红甲盗匪已经足够精锐,现在看起来,不如帝国正规军。

    如果黑庭斯是个帝国正规骑士团的军官,肯定会听取夏河的意见,放过魔法师。就算不肯的话,也不可能轻易冒险,接近一个神态从容的施法者。

    谁说魔法师不会近战的?夏河用分金之刃,就能砍死重甲战士。

    更别提召唤战锤这种暴力攻击,就是圣骑士被砸一下都要半死。

    红甲盗匪们快要疯了,迷雾电链这个法术,电链本身并不多,同时存在的也就十几个,还很难杀死敌人。可是电链造成的麻木效果,让他们没法去攻击魔法师,只能原地站着,等待魔法的降临。

    更新了魔法之后,战斗似乎变得很容易了?

    夏河感应着每个魔法,石英风刃绕过一个红甲战士的腰,战士身上迸出的白色战气被切开,然后是战甲,血肉,脊椎。石英风刃颤抖着,高摩擦着,出尖锐的金属声。元素火矢从一面盾牌上以垂直的角度穿透过去,后面的红甲盗匪胸口被击穿,心脏在燃烧。暗影箭悄无声息,在空中诡异的扭曲折返,一个双手持剑的盗匪连续十几剑,都没劈到,最后被暗影箭从口中射入。

    十五级以下的敌人,没有施法者的帮助,对自己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夏河忌惮的是那个去了后面旅馆的大汉,那是一个战斗大师,应该能够硬抗电链的麻痹效果。长枪也是附魔装备,被捅一下不是玩的。

    如果那个大汉回来,夏河不介意用掉一张神火飞鸦符。

    黑庭斯绝望了,一切生的太快,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自己的人就死了大半。就算库布里克回来也晚了,自己毁了一整队人。而且自己身体之中,不知道什么被抽走了,自己的等级在下降,身体在被破坏,从根本上破坏。

    就算活下来,自己也已经变成了个废物。

    他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没听魔法师的建议,而是一剑刺了过去。

    夏河可不后悔,他身上的东西太重要了,无论如何都不能交出去。再说他来这个世界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好好的按部就班生存下去?

    “杰克让开!”夏河直接动了感知共享的能力,棉布杰克脚下微微一动,身体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韵律。女巫舞步动,从窗外刺来的一枪命中了狂暴土傀儡。三米多高的土元素生物轰然粉碎,堆了一地的沙土。

    夏河心中也是惊讶,持枪大汉从旅馆中出来他就感应到了,这一枪来的太快,横跨百余米的距离,杀气凛然。

    夏河瞬间回了个大火球术,试探了一招。五米多直径的火球出现在持枪大汉的面前,长枪只是摆了个枪花,火球也被击溃。

    人类的大师,可比吸血鬼厉害!

    夏河稍做判断,就得出了结论,这个大汉的等级肯定没有二十五级,但是除了不会飞之外,其他的一切,都要比吸血鬼子爵强。

    要不要丢下杰克?夏河脑子里的念头一闪而过。

    夏河还没做决定的时候,棉布杰克已经动了他的法术——元素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