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门入侵 > 正文 第四十一章:杀戮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饭馆内的盗匪、桌椅、餐具碎片,被龙卷裹在一起,从地面到天花板,左右盘旋。任何声音都不能从里面传出来,棉布杰克还能看到一张张的脸,无声地扭曲着,他看到那龙卷慢慢的变成红色。

    凉气从棉布杰克的脚后跟向上窜,冲入脑后。他第一次感觉血色如此可怖,眼前就是炼狱,阿斯拉就是炼狱魔王。

    夏河扭过头,一口血吐出来,还是喷在了魔法袍上。

    淤血被魔法袍吸收进去,他的左半边身子散发着腥气,血炼过的长袍带着妖异的光芒,让人无法直视。

    战斗大师送入腹内的战气就像是高速旋转的铰刀,夏河忍着疼,六命元符奋力一转,将战气吸收进了六命元符的核心,一点点的消磨着。回春术的效果这才变得明显起来,夏河惨白的脸上有了一点殷红。

    夏河一步跨入后院,来到无头尸体旁边,伸手就要将尸体收入龙虎道箓。

    一个扁平的金属匣子跌落下来,只有一本的大小,夏河手疾眼快,将金属匣子用真气摄入手中,揣在怀里。这就是战斗大师从旅馆老板那里得的东西了,没法收入空间装备,肯定是很特殊的玩意。

    自己差点被杀,收些利息理所应当吧?

    数十个红甲盗匪从旅馆中走出来,狂风之中,夏河随手一指,元素的力量汇集在指尖,然后释放出去。风暴之中,上百的电链落下。棉布杰克刚刚回过神来,就被闪电亮得双眼刺痛。

    “叫上你的人,咱们得走了。”

    棉布杰克哆嗦了一下,双手有些发抖,他从怀里取了个哨子出来,塞在嘴唇里,奋力的吹了三声,两长一短。

    暗荆棘!大地之牙!火狱术!

    大雨之中,火狱蔓延,庭院中的大树也燃烧起来,整个院子都被蒸汽变成白色。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夏河随手补了三个石英风刃,一米多长的石英风刃拦腰扫去,白色的蒸汽之中,传来盗匪痛苦的哀嚎声。

    “你们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夏河说着,转身穿过饭馆的大堂,来到街道对面。战斗大师抛掷出的长枪在街对面的墙壁上穿出一个直径半米多的大洞,夏河顺着洞穴,找到了差点杀死自己的长枪。

    自带技能的史诗武器,总算可以弥补自己的损失了。为了逃过致命一击,自己用掉了任意门卷轴。

    棉布杰克找到了两个水手,他在大堂之中看到街道上年轻的魔法师走过来。阿斯拉的半边身子都是血红色的,雨水顺着魔法袍流淌,鲜艳刺目。

    野法师有了深深的敬畏,看到夏河招手,他默默地带着水手走入越来越大的雨中。

    “带路,去落脚的地方。”夏河言简意赅,他的伤还没好,真气消耗大半。这真气的损耗,基本上都是因为中了战斗大师一拳,自己强行用真气压着伤势。反而是释放魔法损耗的真气不多,除了闪电冰锥和法师之怒外,其余的魔法消耗都是普通。

    夏河跟在海盗身后,边走边思索战斗得失。

    闪电冰锥的弱点太过明显,就是锁定不易。尤其是面对比自己等级高的敌人,这个魔法就缺少了一个前缀,让敌人犯错的前缀。如果只是用于追击受伤的敌人,那还不如用元素火矢或者石英风刃。

    不过闪电冰锥的优点无法替代,攻击速度超过了光系之外的任何法术,杀伤力巨大,直接让战斗大师浪费了一次复活术。

    原本自己近身肉搏的能力并不差,只是肉身退化的厉害,这才不得已,硬受了战斗大师一拳,直接被打掉半条命。如果自己还是一阶道士的话,一记守元锤,就能把战斗大师砸成肉饼。

    棉布杰克走入一条小巷,脚下的积水已经没过膝盖,两侧院墙高耸,这巷子就变成了一条河流。

    他爬上台阶,来到一扇门前,伸手就解开了门户上的迷锁。

    夏河跟着棉布杰克走进院子,两个水手在后面把门关了,在里面上了门栓。庭院里也有着积水,不过地势较高,在墙根处形成了个直径一米多的漩涡,向外排泄。这庭院也不算太大,长宽四米出头,院子里一棵树孤零零的立着。

    “阿斯拉,你的伤怎么样了?”没等进屋,棉布杰克就急切地问。

    “轻伤,不碍事。”

    棉布杰克让水手去忙,他带着夏河来到卧室:“你先休息,有事情就叫我。”

    夏河点点头,棉布杰克把四本魔法放在桌子上,低头退出了房间。年轻的野法师有些不太敢看夏河的眼睛,夏河方才杀戮太盛,又没掩盖灵魂深处的杀机,让他十分不自在。魔法师的灵魂感触非常敏锐,夏河那个时候暴露出来的东西,是他还没有触摸过的领域。

    夏河也知道自己出了什么问题,生死之间,再没法稳如山岳。

    哎,毕竟灵魂的主体都在太阴镜里,现在投射在灵魂之海中的部分相对弱小,如果不是这种手段,也没法瞒过龙虎道宫。

    不是什么人都能加入道宫的,想要成为道宫的战争道士,虽然不需要查清楚祖上三辈,可至少要看看你的灵魂有没有什么问题。道宫自身对外征战,见识过太多世界的古怪生灵,怎么可能会不小心。

    夏河四个人离开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一个魔法师带着七十几个红甲海盗,来到了夏河战斗过的现场。饭馆里没有活人,夏河杀死海盗的同时,还杀了所有的食客。棉布杰克都没意识到,夏河这是在主动灭口,原本也没打算放过这些人。

    魔法师一头银色的长发,皮肤像是白纸,鹰钩鼻,眼窝极深,五官像是在白纸上画出来的简笔画,只是寥寥数笔,就画出了他的阴沉残忍。

    现在魔法师有些想要呕吐,饭馆里铺了一地的血肉,混杂在木屑和瓷片里。

    如果他是普通人也就罢了,偏偏他是一个精神力细致入微的魔法师,地上的东西他可以轻易的分辨出哪些是肠子,哪些是眼珠,脑浆、指甲、舌头……

    恶心很快变成了愤怒,他意识到,眼前的场景让他生出软弱的情绪。

    绝不可以软弱,因为这个世界,弱肉强食!

    他抬眼向后院望过去,那里是第二处战场。火狱已经熄灭,燃烧的大树也只剩下一截焦的树干,微微散发着热气。地上的积水之中,漂浮着炭块一样的尸体,都被魔法切割得七零八落,不知道是被烧死的还是先被切碎的。

    法师紧紧的握住拳头,声音嘶哑:“枪王大人的爱徒呢?小战神哪里去了!”

    他的精神力已经扫过旅馆和饭馆上下几层,没有一个活人。夏河清理了现场之后,所有在这里的人都抓紧时间逃走了。

    在暴风角,这样的天气也就意味着有元素紊乱,想要抓住制造杀戮的魔法师,比登天还难。地上连脚印都留不下,最好的猎犬也嗅不到残留的气息。

    “大人,您应该过来看看。”

    有个海盗在身后低声道,魔法师回头,目光穿过街道,这才看到街道对面的墙壁上,一个触目惊心的窟窿。他的精神力蔓延,迅速绘制出了一条线路。那个窟窿的起始点,就在旅馆的院子里。

    死了?小战神死了?

    这个念头生出来,法师更加的愤怒了。要是枪王最喜欢的弟子死了,枪王要的东西没了不说,他也会受到牵连。

    “给我去找,找不到的话……”魔法师牙齿咬得嘎嘣嘣直响,女王培养这些垃圾有什么用!上百的十级职业者,全都被杀了,敌人就像杀鸡一样。强行提升等级的药剂也不便宜,女王到底存的什么心思?

    红甲海盗们战战兢兢,魔法师要是迁怒的话,他们一个都活不成。

    法师来到街道上,站在墙根前,看着被史诗长枪刺穿的窟窿,心中也有着震惊。这一枪换做是他也不好躲,小战神这是拼命了。拼命也没能杀死对方,敌人是什么人?

    雨水从天上泼下来,红甲海盗们在雨中搜寻,苦不堪言。雨水在魔法师身体周围被无形的屏障推开,法师身上一滴水都没有。天空的怕人,雷声绵延不绝,所有元素遗留下来的痕迹,都在这雷声中毁灭了。

    “大人!”一个红甲海盗跪在地上,双手捧着一物。

    法师猛然回头,看到怒目圆睁的一颗人头,捧在海盗手里。不是别人,正是枪王最心爱的弟子,女王亲自赐予名号的小战神库布里克。

    噗!

    法师盛怒之下,一根冰锥刺了过去,捧着头颅的海盗被冰锥从口中刺入,在脑后穿出,当场死在地上。

    “废物!”

    海盗们噤若寒蝉,法师也没再泄愤,他伸手抓了头颅,向着海边走去。

    这事情他已经无法独自解决了,还得交给老师处理。要是自己去面对枪王,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海盗们面面相觑,法师没有新的命令,他们只能跌跌撞撞跟在后面。大雨洗刷着街道,空荡荡的饭馆里,一地的碎尸无人清理。

    雨愈发的大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