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门入侵 > 正文 第七十二章:传奇擂台
    财富女神显示神迹,第二天就传了出去,就陆续有不少的人前来神殿。

    阿比盖尔身为区域主教,手下还没牧师,只能自己亲自接待。如果在平时,职业者也不会如此,现在的情况,血腥玛丽封锁这里都一个月了,暴风城领主的手下还很镇定,但是被困在这里的职业者们人心惶惶。

    谁也不知道,等待他们的命运是什么。

    就这样拖着,时间久了,开始有人投奔暴风城领主,有的人就投靠了血腥玛丽。现在有人来投靠神殿,夏河就看到了某些存在在背后布局的手段。

    财富女神,恐怕和血腥玛丽也有过交锋。

    血腥玛丽杀了不少人,黑市之中,可以说是血流成河。没有人怀疑血腥玛丽的决心,哪怕你的背后是一个帝国贵族,实力领主。

    “法师大人,主教请您过去。”一个穿着白色牧师袍的少女来到夏河门外,恭恭敬敬。

    少女牧师只有十六七岁的年纪,圆脸,皮肤被太阳晒成小麦色,身材高挑,看上去有五六级的水准。她之前是被阿比盖尔雇佣来的普通人,前几天信仰了财富女神,立刻就开启了职业能力,升级坐火箭一样。

    “我这就过去。”夏河收拾书籍,整理衣裳,那少女牧师就在门口等着。

    夏河几天都没出门,走出房间的时候,感觉日头变得很毒,天上没有一丝的云。少女牧师走在他前面,只超出半步的距离。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莫妮卡,阿斯拉大人。”少女牧师脸色微红,回答道。

    “神殿最近招收的神职人员多么?”

    “主教大人还有两个学生,都没觉醒呢。神殿甲士招募了二十个,其余的就是打理房子的佣人,都不是职业者了。”

    两个人随便的说着话,很快就来到神殿之中,神殿中的金光已经散去,夏河看了一眼财富女神的神像,发现这神像身上的衣裳已经不是纯金色,黄金做底,上面布满了精美细致的花纹。财富女神的姿态变了,她靠在神座之上,左手捧着财富之书,右手捏了一枚金币。

    大殿侧面的房间里,奥维利亚也在。

    “嗨!”夏河主动招呼,奥维利亚对他笑了笑,她英气勃发的脸上,就有了些温暖的味道。夏河给她的皮甲非常不错,适合她的变身技能。这次密室修行,让她彻底掌握了新的装备,技能也有所提升。

    “阿斯拉,你来了。”阿比盖尔见夏河盯着奥维利亚看,就从旁边出声叫醒魔法师。

    夏河见她一副端庄典雅的样子,心中暗笑,这是有了手下,成了区域主教,阿比盖尔说话都有些绷着了。

    “阿比盖尔主教……”夏河行了个法师礼,阿比盖尔恨的牙根痒痒。

    夏河坐下,扫了一眼房间里的人,阿比盖尔身边站了两个少年男女,都穿着白色长袍,还不是职业者,这就是她的学徒了。更远处站着的是十个神殿甲士,全部穿着暗金色的全身甲,甲胄上神纹细密,从头到脚包裹得严严实实。

    神殿甲士的心脏位置上,是一个财富金币的图案,五芒星倒垂。

    神殿甲士身上的气息,和神殿隐约律动的神力暗合,这已经不是浅信徒能做到的了。这十个神殿甲士虽然只是十几级的样子,但是在神殿范围内,绝对可以围杀二十五级以下的大师级职业者。

    “这位是阿斯拉大人,神殿的名誉主教。”阿比盖尔金色琥珀一样的瞳孔里,散发着寒意。不过德鲁伊也是她的客户,不能摆脸色。

    夏河尴尬点头示意,阿比盖尔道:“事情有点变化,血腥玛丽的人将擂台设立在海上。擂台规则也更改过了,没有固定名单。每个擂台,每家可以出三个十级到二十五级的职业者参战,轮流上台。”

    看夏河和奥维利亚都没什么表情,阿比盖尔道:“是生死擂,你们可以不去,反正我有一个名额,你们在神殿也有投资,可以分一部分在手里。”

    “我的人死了八个,血腥玛丽的人下的手。”奥维利亚抿着嘴唇道。

    “我杀了血腥玛丽的人。”夏河也跟着道。

    阿比盖尔叹气,这两个人谁都不肯退缩。她从自己的钱袋里取出两个透明的金色颗粒,交给夏河和奥维利亚。

    “这东西可以击破空间屏障,逃离擂台。你们两个,都欠我三十万金币。”

    奥维利亚收了金色颗粒,也不问是什么,夏河认识这东西,在财富之书里兑换,的确是需要三十万金币。

    神力真髓,财富女神赐予的力量,精神力就可以操控激发。

    不过这东西兑换需要身份,至少是神殿的金袍牧师才有资格。夏河这个名誉主教都不可能买得到。这算是财富女神给信徒的福利。

    阿比盖尔嘱咐莫妮卡看守好神殿,照顾好两个师弟师妹,她带了神殿甲士,和夏河奥维利亚一起前往港口。

    她故意不收拢声音,水晶鞋踩在地上叮叮咚咚,奥维利亚果然用眼睛瞄了瞄。

    阿比盖尔就有些得意,她一边走,一边对夏河道:“以后有钱了,应该打造一辆黄金战车。这样走路,腿有些累。”

    港口外两里多远的距离上,停了一条红色战舰,这战舰比两个圣奥丁号还大,张着红色的魔法动力帆,战舰周围笼罩着黑色薄雾,若有若无,夏河眺望过去,感觉视线都被扭曲了。这血色战舰,比靠近港口那些游弋的战舰可怕得多,夏河看到舰艏上,狰狞的魔法炮露出粗大的炮口。

    小船接引,把夏河等人带到了血帆战舰上。这战舰的甲板以上,全部是战斗用建筑。脚下甲板干净整洁,走上去就像是暴风角的长街,稳如大地。

    可能是为了炫耀,夏河等人被带着从前甲板上船,那尊魔法炮抵近观看,竟然散发出一股界域般的力量。阿比盖尔和夏河三个都没受多少影响,十个神殿甲士的呼吸却变得沉重。要不是身上的铠甲恒定神术,此刻恐怕已经瘫软在地了。

    史诗器灵,虚假界域!

    这条船并非血腥玛丽号,只是女王手下一条血帆战舰,就有如此强大的史诗武器,血腥玛丽的力量,恐怕已经可以匹敌一个小型王国了。

    后甲板清理出一块空间,暴风城领主已经到了。

    整条战舰被无形的力量包裹起来,血帆之下,一丝风都没有。甲板中央,摆了一张四四方方的金属桌子,比正常的矮了一半。

    血腥玛丽和暴风城的人,远远对着这张桌子坐着,各据一方。

    阿比盖尔捧着财富之书,一本正经的和两方招呼:“领主,法王。”

    夏河的目光一扫,那暴风城领主四十岁左右的年纪,脸上并无皱纹,身材健美,穿着锦袍,相貌堂堂正正,有种中年男子的成熟风度。

    而那血腥玛丽座下的法王,只看脸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但是两鬓的头发有些银丝,没有特别遮掩或者改变。接近传奇的史诗,已经可以控制外貌,寿命也很长,可以达到三百年以上。

    法王穿着纯黑色的魔法袍,魔法袍看上去质地坚硬,褶皱就像是金属弯曲一样。他的左手一个戒指,右手两个指环,并没有带满装备。

    法王最特殊的是他的双眼,就像是两口深沉的古井,不起波澜。

    精神力很强大,灵魂已经开始有蜕变的迹象。夏河心中判断着,也看出了法王的缺陷。他开始衰老,如果不进阶传奇的话,几年之内就会彻底变成一个老人,寿元终结。

    这就像是道士卡在九品境界上一样,阴神无法转为阳神,寿命终究有限。

    三方的人都到齐了,法王站起身来,走到方桌前,从戒指里取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物体,放在桌面上。这东西青铜色,花纹繁复,脱了法王的手之后,内部就发出咔咔的金属齿轮转动声。

    夏河瞳孔激烈地收缩,这东西不对劲!

    青铜方块一样的物体转眼增长到了桌面大小,上面的花纹扭曲,在任何一个面看过去,都像是黑沉沉的洞穴。这诡异的东西散发出邪恶的气息,和血帆战舰周围弥漫的薄雾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界域。

    半残的神器,传奇等级的物品!

    “这是女王为大家准备的擂台,某个地狱君主留下的小玩意,利兹魔盒。”法王的声音就像是铁锤敲在砧板上,打得每个人都心摇神驰。

    残破的神器,生死擂台,就是财富女神的神力真髓,也没法将其击破。

    阿比盖尔面色阴沉,她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抓住魔法师。阿斯拉只有十级,施法等级不足二十级,要是被困在利兹魔盒内,必死无疑。

    夏河手掌不着痕迹的轻轻一翻,在阿比盖尔的手背上拍了拍,让她放心。

    “女王的规矩,上了擂台,就再没退路。”法王伸手,在利兹魔盒上轻轻触碰了一下。利兹魔盒的顶部,黑光闪烁了几下,利兹魔盒内部的景象就放了出来。图像飞速地转换,很快定格。

    这是一个四面封着铁条的金属囚笼,铁条上魔纹凝聚,长满尖刺。

    “第一场擂台,囚笼决斗。”